东北农大副教授刘丽梅遭迫害 生前仅剩40来斤骨架

【明慧网2005年7月20日】我是在2002年4月被哈尔滨防暴队和双城警力合伙抓捕4名大法弟子之一,我曾和刘丽梅在一起被关押在万家劳教所医院里。

当时我见到刘丽梅时她已绝食大约6个月了,瘦的皮包骨,说话时声音极其微弱,但她还在不断的向身边的人讲真象,喊“法轮大法好”。警察对刘丽梅强行灌食,刘丽梅不配合,抵制其迫害。有一次警察给刘丽梅灌食时,我看到她鼻孔流血,上气不接下气,而警察还不放手,还在强行灌,灌不进去就连打带骂,我断断续续还能听见她极其微弱的声音:“法轮大法好!”警察用胶纸带把刘丽梅嘴给封住粘上,此时刘丽梅已奄奄一息。

警察又改方式迫害,给刘丽梅打点滴,刘丽梅还是不配合,警察就给她打安眠药,每次打完安眠药刘丽梅就像昏过去一样。就这样,刘丽梅被反复灌食、打骂、打安眠药。警察对刘丽梅一直软硬兼施。

有一次刘丽梅被警察打完安眠药之后又是一天一宿像昏了,等醒来时手和胳膊都不会动了。当时我听到刘丽梅说:“我好冷,把我的胳膊拿到被窝里。”当时7月初,天气比较热。我一看此情景,感知她的生命已危在旦夕,就叫了管教。管教一看赶紧找大夫和警察头目,急忙抢救,量血压时,她已经没有血压,心脏已不跳,她的右胳膊被打上点滴,左胳膊也被打上点滴。

这时姓郝的院长来了,揭开了她的被窝,看到她瘦的皮包骨的身体,皮肤粘到骨头上,而且皮就像用火烤干巴了,又有裂纹,就像80多岁的人,就剩下一副骨架。姓郝的院长对她说:我肯定放你,你喝一口奶,我肯定放你。因为怕刘丽梅死在里边,姓郝的院长赶紧找家属办手续,当天上午9点多刘丽梅的丈夫赶来,抱起仅剩30、40斤的刘丽梅骨架,还有一口气,她丈夫说:“我抱回去咋整?”后来听说刘丽梅又被警察转到别的医院去,根本没放,后来还进行了勒索才放她回家。

[档案资料:大法弟子刘丽梅,女,41岁,东北农业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正带研究生,博士在读。99年7.20后,刘丽梅因护卫大法,多次被抓,历经万家劳教所、万家医院等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多次绝食抗议,身体受到严重摧残。2003年8月12日刘丽梅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参与迫害刘丽梅的恶徒名单:
毛姓大夫、韩姓大夫、恶警大队长刘亚芹、唱大夫、恶警于芳丽、韩姓管教、胡姓管教、恶警所长史英白、恶警所长宋兆会、郝姓院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0/1064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