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七届世运主办城中讲真象(图)


【明慧网2005年7月20日】2005年7月14日至24日,第七届世运会在德国北莱茵州(Nordrhein-Westfalen)的三个城市举行,拥有世界最大内陆港的德国杜易斯堡市(Duisburg)是此届世运会的主办城市。为了使更多的世人了解真象,尽早结束江泽民及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已持续六年的无理性镇压和残酷迫害,北莱茵州的部份法轮功学员于7月16日星期六,在杜易斯堡市中心举办了反迫害、讲真象活动。

高精度图片
讲真象
高精度图片
游人了解真象

这个仲夏日的天气也很作美,气温不到30度,皓日当空但并不炽烈,故而游人较以往周末更多。学员们准备了中、德、英及其它语种的讲真象和揭露中共恶行的资料,有报纸、传单和光盘等,以使不同语种的各界人士尽快了解法轮功真象,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

* 有缘人纷至沓来

一个学员在不到一个小时里,就有至少四到五人向他询问学功的详细时间和地点;一个第一次参加讲真象活动的当地新学员一会儿的功夫就和三个人约好了时间和地点,带他们去炼功点;笔者也被几个人询问炼功及教功的信息。

高精度图片
功法演示

一个年轻女士得到详细的炼功时间和地点信息后还意犹未尽,索性跟着正在炼功的学员比划起来。

一个德国老太太用轮椅推着老伴走过,得知是法轮功真象咨询台时说:我早就想学,就是不知道在哪里能学。我告诉她炼功点在哪里后,她很欣慰的说:那太好了,我们就在附近住。并和老伴说:我们一起去啊,你也看一看。

一位女士看了真象展板后问我:我在这个城市一直在找一种这样的功想学,你知道哪里有吗?我告诉她,那就星期天到河边去学这个功吧,这个功叫法轮功。

一个德国女学员正打坐炼着静功,飘飘的很舒服的时候被一个人打断了,很抱歉的对她说:我看了好一会儿了,这个打坐真是好啊,在哪里能学得到?……

在真象展台前,当地学员还不期而遇了好几个已经和大法结缘但还没有真正走進大法修炼的人。一个大陆女同胞两年前从学员这里得到大法书,后来虽然有过两三次接触,但还没学功,一晃两年没有再见面了。她认出学员后热情的上前打招呼。攀谈后得知,她已经读了《转法轮》,而且自己有时候也会跟着书比划动作,或试着炼盘腿,这次她有心想学功了。

一位50多岁的欧洲人曾于一年前学过功,他还曾把教功录像转录了下来。尽管已经一年没有再见面,看到法轮功真象展台后,他径直走到学员跟前说:你是××,我没记错吧。也向学员询问了新的炼功时间和地点。

一位德国人约在两年前就买《法轮功》一书自学炼功,与此同时他还练着别的一些功,如太极等。据他讲,他在这方面已经探索了20多年,练过多种不同的功法。大约一年前,他已把其它的都放弃掉了,只炼法轮功,又买了《转法轮》一书,但一直是独自炼,也看书,就是不参加集体炼功学法,可我们每次在杜市的活动他总能不期而至。这次的活动他又是不期而至,还和一位德国学员谈了很长时间,又在一边观看学员炼功,看了很久,直到他必须去上班才走。

一位刚做了母亲不久的女士学炼功已有半年多,今年四、五月以来就一直没有时间炼功,大法书还没有完整的看过一遍,但觉得这个功法就是好,也有心继续学炼。和丈夫带着婴儿到市中心遛弯儿,与我们的讲真象活动也是不期而遇。正好旁边就有带小弟子来的老学员,这位是年轻母亲的老学员得知这位女士的情况后就主动向她介绍自己的经验,她们轻松愉快的谈了很长时间。

* 反迫害人人有责

这次还有一个明显感觉是,能住步停下来听学员讲真象的人们大多数都愿意在反迫害征签表上签名,笔者不时看到游人听学员讲真象后就转到征签桌前去签名。有五、六个类似旁克式穿着黑色奇装异服、留着很怪发型的德国男女青年,听学员讲真象后知道是反迫害,也走过来签名支持,桌前正有两人在签名,他们就耐心等着,没有喧闹,他们中有的人甚至在每个表上都签了名;有一个年轻男子,了解真象后对功法感兴趣,把学功时间和地点都记了下来,道别后走到同伴那里,却又走回来问在哪里签名。原来他的同伴签名后就在一边等他,从同伴那里得知我们在征签后又返回来补签名。

高精度图片
签名反迫害

笔者在征签时遇到一个有趣的事例。在展台附近的一条长凳上坐着一个年纪约六十来岁的德国人,好象无聊又无奈的打发着时光,给他传单不接,给报纸也不要,于是我就给他讲:那边正演示的静功叫法轮功,法轮功在中国受迫害已经六年了。中国共产党和希特勒一样也是独裁者,中国至今仍然没有民主和信仰自由。

他接口说道:还说民主呢,这里不也一样没有民主嘛!

我说:在德国人们至少能公开表达自己的意见,能自由选举呀。他说:那顶什么事儿,你说还不是白说,谁听你的!他们(执政者)还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讲民主也没起作用,失业反而越来越多。

我说:是啊,所以我们在这里办信息台也是要告诉这里的政治家不要把眼睛光盯在進口中国的便宜物品上,而加大本国的失业人口。很多便宜物品都是中国监狱里生产的,它才便宜的,可是做这些物品的人却是无辜的人,象法轮功学员,讲真善忍的,还有基督徒和天主教徒等,他们根本没有做错什么,中共却把他们抓在监狱里,折磨致死。

他说道:你以为你们在这里办个这活动,那么远的中国就会改变了吗?这简直让人觉得好笑!

我被这位德国人的牢骚逗笑了,我说:你这个问题说得好。正因为我们不能在中国讲,我们才不得已在这里讲真象,面对迫害总得有人有勇气站出来。德国不是有一位牧师写了几句闻名世界的诗句说,纳粹来抓犹太人他没有站出来,纳粹来抓工会的人他没有站出来,最后纳粹来抓他时也没有人站出来,因为已经没有人可以站出来了。所以我们在这里征集签名,当越来越多的德国人知道中国到底在发生什么事时,这里的政治家就必须和中国谈这个问题,不能光盯着中国的便宜价格;而中国要和外国做生意就必须改善人权。我们这个事是绕了一个大圈子,可是是有作用的,每一个签名就是一份力量。我想请问您,您愿意签名吗?

在我讲时他的脸上已经明朗开来,听到我的请问后,他笑着站起来说: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有道理,我当然愿意签名了。于是,带着发自内心的愿意走到征签桌前签了名。

* * * * *

这次活动能有较好的效果是当地法轮功学员辛苦付出和默契配合结果。两个有车有真象展板的德国学员都是默默的主动配合,第一个联系的学员说没问题,我能去杜市,并把这个周六专门留给杜市的活动;另一个学员间接得到这里办活动的消息后,马上主动询问当地学员展板是否有安排;一个住在另一城市的德国学员看到来往的人挺多,担心传单不够,也没有问谁,下午特地回家往返一趟,从家里拿来近千份最新传单供大家派发。大家的齐心协力使这次活动始终祥和直至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