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拯救了我全家 正念正行讲真象

【明慧网2005年7月21日】

(一)儿时的苦难

在山区里提起属虎的,人们都很忌讳。我四岁时,父亲因砍柴落崖而死,人们都说是我害的。妈妈便把我送了人。这家很穷,我只记得自己饿的总哭,不知怎的他们知道了我的属性,又把我送了人。这家也一样,不知过了几个月,还是过了几年,家中连续发生了几件事情。自己的养父养母边指着我边嘀咕着什么,没过几天,自己又被送了人。当时,我还记得自己满不在乎的从包里拿出一双曾是亲妈给自己的稍大点的绣花鞋,穿在脚上跟着领我的人走了,那时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只知道自己是没人要的。

(二)成人的艰辛

在第三家,我长大成人后,便嫁给了这家的老大,生儿育女,日子虽说很贫穷,但也没什么事情。

十几年过去了,丈夫突然患上了神经官能症,整日整夜不睡觉。他的思想中总在想,我如何死?是上吊呢?还是从山上跳下来呢?

我很恐惧,忙带着丈夫到处寻医问药,几年过去了,病没有治好,债墙却高筑。当时我真想自己找点农药喝了,一了百了算了。

(三)得法

一个偶然机会,我的表弟告诉我,不妨炼一下法轮功试一试,或许还有希望。我喜出望外,领着丈夫去了本村的炼功点,恰巧正放师父讲法录音,我和丈夫从头听到最后,如梦方醒,才知道自己为什么吃那么多苦,就是为了消去自己的业力,等待着得大法呀。丈夫也端正了学法的起因,去掉了治病的心,一心的投入到学法和炼功中。县辅导站的同修来我们这里,知道了我丈夫的情况后,把师父的经文交给我们说:“你们先在家炼吧,不要去炼功点了,在哪儿炼都是一样的。”同修的一番话当时我们有些不解,过后才明白。

在家里,我们没有因同修说的话而泄气,而是抓紧时间就背法,从来没间断过,尤其丈夫背下来了经文,他满脑子都是法,自然那些坏东西也不敢往外翻了。丈夫好了,家庭也富裕了,儿子也娶上了媳妇,全村的人都看着我们全家美滋滋的,都在说:“是法轮大法救了他们全家呀”。

(四)邪恶迫害后的彷徨

99年7.20邪恶开始迫害大法,丈夫和我都很害怕,不敢出来证实法与讲真象。有人问我还炼功吗,我竟然说不炼了。我后悔了很长时间,随之身上长满了硬疙瘩,数日不好。

这时,一个同修拿来了师父的经文《建议》“那些得了法的人从表面的人这讲知道了法的内涵的,有的从法中得到了生命的延续,有的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亲朋好友的间接受益与业力的消减,以至师父为其所承受的等等这一切好处;从另外空间讲身体在向神体在转化,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这不就是指的我这样的吗?我和丈夫如梦方醒,决定出去讲真象。

(五)正念正行讲真象

可是从哪儿做起呢?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就从带头抓大法弟子的村干部讲起,因为该村干部带领公安人员亲自抓了该村女大法弟子。对于他的邪恶,同修们不敢跟他讲真象。

晚上,我和丈夫一同進了村干部家里,丈夫一進门就说:“书记,我跟你讲真象来了,法轮功是冤枉的,是扣的帽子。你看一看咱们村炼功的,有一个做过坏事吗?他们都是带头交税。道路被洪水冲坏了,他们不拿政府一分钱,自愿把路修好。不打人,不骂人,你说一说有这样的坏人吗?”

村干部被我们的正念正行惊呆了,忙给我们让座。

我说:“书记,下次不要再领人抓大法弟子了。”

“不是我要去的,是他们叫领的路”,村干部有些害怕。

“那也不能助纣为虐呀,你知道吗?他们是用酷刑迫害大法弟子呀,有多少大法弟子被他们打死了”。我说

村干部低下了头。

“书记呀,你也知道,我若不炼功我早死了”,丈夫语重心长的说。

“是,这个我知道”,村干部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接着说:“你们在家炼吧,不要出去啊!”

村干部这么一说,我们心里更有了底,把真象前前后后都讲给他听,最后他还亲自把我们送出大门。

从此以后,我和丈夫互相督促、互相精進,溶入到了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