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州市大法弟子许清焱的故事


【明慧网2005年7月21日】

流水村父老乡亲们:

大家好!大家知道本村村民许清焱的近况吗?请听我们慢慢道来。

许清焱,今年47岁,是法轮大法弟子。修炼前身患多种疾病:痛经时常伴随着她、腰肌劳损导致她腰部疼痛难忍,干不了活,躺着都疼、特别是甲状腺瘤急需动手术,因家里没钱只能眼巴巴看着瘤子越长越大。几种病痛折磨得她死去活来,年纪轻轻的就丧失了劳动能力。当时才30多岁,以后的日子可怎么熬啊?渐渐地她的性格孤僻了,那时的她时常暗地里流眼泪,有时趁着洗脸的功夫背着母亲哭一会儿,怕母亲看见伤心。

那时她与母亲一起生活,想着自己浑身的疾病,她有时竟庆幸自己是单身,否则还得连累别人。病痛的折磨使许清焱心情非常烦躁,虽说娘俩儿相依为命,但她总看着母亲不顺眼,心里的怨气都向母亲发作,有时竟长时间不与母亲说话。母亲心疼女儿,只好忍气吞声。母亲年事已高,走路不便,一天,老人家想吃点儿肉,就让她去买,她当时走路不太费劲,本来能去,可她就是不去,根本不体谅母亲的心情。没办法,老人只好踉踉跄跄地自己去买。看到母亲回来时气喘吁吁的样子,她没有一点儿内疚感,不以为然。后来她身体每况愈下,加上与母亲不和,她大姐只好将母亲接走。

1997年12月12日,许清焱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在这之前功友告诉她:法轮大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她一炼功,果真如此。不久她所有的疾病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滋味,那种感激无以言表。从此她如饥似渴地捧读《转法轮》,努力用“真善忍”约束自己。

想到自己以前对母亲的不孝,她十分内疚。不久她做了个梦,梦中她与母亲生气,竟动手打了母亲。醒后她非常震惊,她又回想起那年买肉的情景,想到风烛残年的母亲,便再也抑制不住悔恨的心情,她立即赶到大姐家,进屋就跪在母亲身旁,请求母亲原谅……。当时母亲和大姐感动得都哭了,大姐说:“修炼一个月就这么大变化,法轮大法真神奇!”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可法轮大法能做到:江山易改,秉性能移。从此许清焱孝敬母亲,关爱他人,健康的身体使她焕发了青春,她开始自食其力干起了农活,她还主动帮助大姐侍弄果园。一家人和和美美,其乐融融。

可是好景不长,刚刚过上一年多的美好生活,1999年7月21日许清焱听功友们告知:法轮功被定为“非法组织”,予以“取缔了”。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第二天她打开电视一看,果真全是诽谤之辞。这么好的功法被定为“非法组织”?当时许清焱指着电视惊讶地说:“这一定是奸臣当道!”于是她立即决定进京上访,要为大法讨回公道。第二天她来到天安门广场,走到门洞那儿,刚要向行人打听一下国家信访办在哪儿,这时过来一个武警,她向武警弘法并准备打听道儿,这个武警一听她是炼法轮功的,立即把许清焱抓住,把她拉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里还有其他被非法抓来的功友。警察们叫这些炼功人站在一个大厅里,挨个审问地址和姓名,还逼着按手印。抓许清焱的武警让她把说过的话再重复一遍,并按手印,她坚决不按手印并据理力争。一个五大三粗的便衣喊道:“就她不按手印,她这么艮。”说着抓住许清焱的头发,往花岗岩大柱子上“咣咣”直撞,然后把她拖进车里,送到了北京体育场。当晚她被北京公安送回,非法关进了市拘留所。一个月多后她又被送到黑山县拘留所和看守所,在这两处又被关押一个多月,最后绝食5天后,才被放出。

眼看着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继续遭到诽谤和诬陷,世人深受蒙蔽,许清焱勇敢地走出来向人们讲述大法的真象。1999年10月的一天,太和区大薛派出所的警察突然闯入许清焱家,将她强行绑架到派出所,连夜又把她送入锦州市戒毒所,那里已经关押了几个功友。

几天后,市公安局刑侦队的警察非法提审许清焱,问她都到哪儿去了,她不予回答。晚上10点钟,这个警察喝得酩酊大醉,对她说:“许清焱:今天便宜你了。”她被送回戒毒所。接下来的一天上午,黑山县公安局又提审许清焱,之后她被非法送到市第一看守所。她绝食抗议,被强行灌水,七、八个犯人摁着她,捏鼻子、掐嘴往里灌,可是没灌进去,她的毛衣被灌得湿漉漉的。后来她又被管教金利文扣在铁椅子上,一天半的时间不让上厕所。5个月后,许清焱在没经过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被非法判了3年半徒刑,送到沈阳大北监狱。

初到大北监狱,牢头给她一本监规让她背,许清焱认为自己没有犯罪,不是犯人,所以她把监规扔了,被牢头打了两个耳光,又把她双臂抻开,绑在床上。接着她又被关进了小号。在小号里,她盖的是棉花套子,吃的是玉米糊。在狱中的几年里,她虽冤屈满腹,但始终善待他人,不记不恨。她多次绝食反迫害,每次都被强行灌食。第一次灌食,七、八个警察将她摁在床上,王姓院长亲自指挥犯人动手,他们给许清焱的嘴里塞进一个嘴撑子,下了胃管,胃管像小手指粗。犯人又拿着大手指宽的竹板在她的嘴里上下搅和,专门刮她的小舌处,一会儿她就顺着嘴角往出淌血,嘴插不进去,他们就从鼻子里下管。每次灌食都疼得许清焱直流眼泪,可王院长从不手软。有一天许清焱被他们折磨得肾衰,经检查4个+号,她感到前胸疼痛,气短,即使这样许清焱仍被逼着出工干活。一天晚上回来,她躺在床上,再也动不了了。一个犯人对她说:“焱子,你这么好的人要是从这里抬出去,叫我们心里多难过。”

眼看许清焱的刑期已满,吴队长邪恶地说:“你这么坚定,也不能放你呀。”3年半的时间,许清焱没有高墙之内的感觉,她面对迫害,不悲不恨,心态祥和,笑容常在。她的大善大忍深深地感染了狱中的人们,大家对她都很敬佩,甚至这里的恶警也未动转化她的念头,就连在她面前提起法轮大法的师父都很尊敬。出狱前队长让她写“认识”,她写了几首诗以言志,表现了一个大法弟子对自己信仰的坚贞不屈。

2003年5月她被释放出狱,住在二姐家。她继续学法、炼功,并向家乡的父老乡亲讲述大法真象,不久她病体康复。没想到2004年2月4日,刚刚获得自由8个月的许清焱又遭劫持。那天晚上8:30左右,她正在家中与功友王玉兰闲聊,突然太和区大薛乡派出所片警张文新带着一群警察闯入室内,进屋后他们四处乱翻,一个警察要取大法师父像,许清焱予以制止,被这个警察打了两个耳光,打得她双耳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见了。这些警察连夜把许清焱和王玉兰送进市第一看守所。2月28日,许清焱被非法劳教3年;王玉兰被非法劳教1年。两人被送往沈阳马三家教养院。许清焱被分到二大队一分队。

一到马三家,她就被几个犯人和“犹大”围攻,逼着她转化。这些恶人把她绑在床上,昼夜不让她睡觉,许清焱善意地劝她们不要作恶,她们就用毛巾勒她的嘴,用铁勺子撬她的嘴,还将大蒜塞满她的嘴。她的牙被撬活动了,也被大蒜呛出了眼泪。就这样一连40天,许清焱也没屈服。5月的一天早上,恶人们见她还不转化,大队长张秀荣和分队长杨小峰带着4、5个人进屋不由分说地就用胶条把她的嘴封上,然后用铐子把她铐在了床上。她们走后,许清焱感到胸闷、气短,出一身冷汗,只听到“咣铛”一声,她脑袋触地,左腿跪在地上,手被铐在床上,脸色煞白,一会儿她就休克,什么也不知道了。恶人们上来掐她的人中,但不给她松铐,一直铐到晚上8:00才打开铐子让她上厕所,吃早饭。

一连一个星期都这样折磨许清焱。一天她们又把她弄到了沈阳精神病院,一路上许清焱高喊:“法轮大法好!”李队长用饮料瓶子狠抽她的头部。到了精神病院,许清焱逢人就讲大法真象,告诉人们“天安门自焚案”是假的。到了病房,她冲着窗外讲真象。医生说要给她打针,在她的抵制下没打成。回到马三家后,一个恶人上来猛打她的耳光,当时就把她的双耳打聋了,(至今也没完全恢复听力。)她又被扣在床上,嘴被胶条封住。队长杨小锋说:“这次给你治病花了200元钱。”(许清焱知道这笔钱得从她的帐上扣。实际上这次治病没花钱,因为许清焱不配合,没治成,这纯属诈骗。)

第二天早晨她被关进了小号。小号设在4楼,共有9个约双人床大小的房间,(其中4个是闷罐子,全封闭的,门是用造革包的,人进到里面呼吸非常困难。)许清焱先是被送进没封闭的小号中,两分钟后又被拖进闷罐子里,在闷罐子里她的双臂被抻开,扣在长凳子上。当时许清焱正赶上来例假,血流到脚面子上,又流到地上。她感到呼吸困难,难受极了。

第二天恶人们将她从闷罐子里提出来,关进普通小号里,她还是被扣在长凳子上。10天后,她又被强行上了老虎凳。队长杨小峰讽刺地对她说:“这回你舒服了吧,看你的脚,肿得像猪蹄子。”20天后,她被放出小号。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摧残的每况愈下,想起自己因炼大法而疾病痊愈的往事,她又开始炼功。9月1日,她因炼功被关在一个库房里,双手被铐在一个货架子上,站了9天9夜,脚背肿得起泡了,左腿瘸了。一天半夜,她身体突然向前一倾,手铐声把犯人惊醒,一个犯人看着她痛苦的情形,难过地说:“焱子,你的行为感动了天和地。”这时许清焱才注意到窗外雷雨交加。她自己在心里感叹道:美国士兵虐囚事件在全世界引起强烈反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却无人知晓,江氏利用中共迫害好人的恶行在中国社会被掩盖着,人们很难知道真象。9天9夜后,她才被放回监室。

12月1日,管教们给学员们上诽谤大法的课,为抵制洗脑许清焱几次从教室里跑出来,后来她被叫到队长办公室,她刚进屋,大队长张秀荣和张卓惠冷不防窜上来,对她拳打脚踢,她忍住疼痛,不停地向她们弘法,她说:“谁家没有父母儿女、兄弟姐妹?不能因为你们的工作不同,职业特殊而做出一失足成千古恨的事,当历史走过这一页的时候,扪心自问,你们将如何面对你们的亲人、街坊邻居?”张秀荣和张卓惠打累了,就把许清焱关进了小号。冬天的小号里没有暖气,像冰窖一样,她在这里被关了9天9夜,等把她放出来时,人冻得已经不能走路了。在以后的1个多月里,她走路得靠人扶着,全身骨头疼痛难忍,自己不能躺下,翻身困难,时常在半夜疼醒。

2005年1月,二大队成立了5分队,即“严管队”,许清焱和30多名坚定的功友被押到严管队,不让洗衣服,不让洗澡,吃的全是窝头。那时正值三九天,严管队的室内不给供暖,大家集体绝食抗议,并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十几个恶人过来想把大法弟子分开带走,大家围成人墙,决不让她们把人带走,结果恶人没有得逞。2月下旬的一天,许清焱和另一名功友用力把严管队的窗户打开,冲着食堂的人群高喊:“法轮大法好!”她再次被关进小号。恶警为了折磨她,在小号内24小时不停地放高音喇叭,专门播发男性病广告。几天后,许清焱的神经和心脏受损,她感到心脏跳到嗓子眼了,就趴在了地上。这次她在小号被关了10天才被放出。回到严管队后,大家还在集体绝食,“法轮大法好!”的喊声时起彼伏,后来大家开始拒穿囚服。

4月17日,大法弟子邱丽被拉出去灌食,许清焱高喊:“法轮大法好!”大队长李玉明扒拉她的头问:“给她灌食,你喊啥?”答曰:“我师父说了:‘你的事就是他的事,他的事就是你的事。’”。这时大家开始集体喊口号,许清焱被拉出去,推进值班室,大队长谢某把门关上,凶神恶煞似的扑上来,将许清焱一阵毒打,边打边喊:“我就掐你这个尖儿!”许清焱的两面大牙被打活动了,耳朵再度失聪。谢某打累了,就把许清焱铐在暖气上,不一会儿,许清焱感到呼吸困难,她休克了,人顺着暖气往下坠,手铐越来越紧,疼得她汗水湿透了衣服。又过了一会儿,她苏醒过来,支撑着站起来,眼前一阵发黑,一头扎在身边的办公桌上。又不知过了多久,她又醒了过来,又支撑着站起来,这时大队长李玉明进来要许清焱的口供,许清焱对李讲真象,李让她签字,她拒签,李站起来狠踢她一脚,说:“我叫你跟我弘法!”接着李玉明用胶条把她的嘴和耳朵封住,然后扬长而去。之后,许清焱提出上厕所,被值班队长刘静拒绝。直到晚上10:00才将她放回严管队。由于长时间不准解手,造成她突发性腹部大面积肿块,同时她的胸部和心脏被打得严重受损,功友们向恶警反映说她有病了,恶警不理。

4月20日,她们不得不带许清焱去医院检查,结果检查出两个12cm的肿块;3个5-6cm的肿块,所有肿块已经扩散,被确诊为子宫肌瘤;同时伴有心肌缺血。4月24日许清焱出现病危症状:呼吸困难,口水下来了,舌头吐出来了,头不能动弹。当天她被拉到医院抢救,医生说得动手术,恶警们给她家人打电话告之病危,说:“许清焱9年前就得子宫肌瘤了。”家人质问她们:“既然9年前就得了子宫肌瘤,那当初进你们教养院体检时怎么没查出来?如果人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们负责任,跟你们没完!”恶警们要求家人把她接回去,遭到拒绝。当天许清焱从医院被送回号内。

26日清晨,张队长告诉号内功友给她穿好衣服,然后恶人们把她抬上了车,他们开车送她回家。路上她们对许清焱说:“到家后让家人把你留下,我们教养院不能收你了。”车到流水村后,许清焱的哥、姐和外甥女看到她的病态,简直认不出她了,大家质问马三家恶警:“把人弄成这样送回来了,这人都不行了,你们咋送回来的,咋拉回去,我们不收。”许清焱流着眼泪揭露她们对自己的迫害。这时大薛乡派出所片警张文新厚颜无耻地又来了,假惺惺地说着关心的话。后来许清焱的二姐与她丈夫商议决定把人留下。这样经过1年多的炼狱折磨,许清焱逃出了马三家这座人间魔窟。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用她的血肉之躯见证了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惨无人道的迫害,同时也用她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坚如磐石的意志告诉人们:“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面对今天这样一场国家和民族的灾难,我们怎能觉得事不关己?当看到一个又一个的普通百姓只因信仰“真善忍”就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甚至被劳教、判刑、迫害致死时,我们又怎能视而不见?不愿放弃信仰的大法弟子难道就得受到惨无人道的迫害吗?每一个声音都是有力的,所有的声音合在一起就一定能够震慑恶人!我们真诚希望家乡的父老乡亲对大法多一点儿了解,对大法弟子多一点儿关爱,善待好人不会使您失去什么,只能给您带来幸福的未来。

劫后余生的许清焱目前正在抓紧学法、炼功,她的腹部肿块渐渐消退,我们祝愿她早日康复,好人一生平安!

祝流水村全体居民安居乐业,身体健康!

锦州市法轮大法弟子
2005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