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鹰、“转化班”和退党(下)


【明慧网2005年7月22日】(接前文)

潍坊“洗脑中心”、昌乐劳教所、大庆市让胡路区公安分局也只是全国的缩影。在江泽民自6年前发动的这场对法轮功学员精神和肉体的双重迫害中,参与其中的又何止仅仅是潍坊市、大庆市?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不完全统计,仅山东潍坊市辖区的市、县私设的洗脑班就多达13个;包括济南、潍坊、淄博等山东省17个地级市所辖市县共设立洗脑班70多个!而类似的情况遍及全国各省、市、自治区(除西藏和青海暂无资料显示)。自6年前的7月20日以来,超过10万法轮功学员未经任何司法程序被关入劳教所(按中共规定,批准劳教无需通过司法程序,因而实际上中共的劳教制度本身就是公然违反宪法的整人手段——笔者注),更有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行绑架至各类“法制中心”遭受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类似潍坊法轮功学员张亮的悲惨遭遇在全国比比皆是。

2003年11月,邯郸法轮功学员李明涛因为不放弃信仰被押送到石家庄北郊监狱,强行关在小黑屋里。他被强迫坐在墙角的小凳子上开始“熬鹰”——即昼夜不让合眼的折磨毒打。监狱教育处的官员“开导”道:“你不要再固执了,都已经進了监狱还怎么修炼?心里想什么我们不管,写个保证就行了。你要知道这可是强制改造机关!”李明涛仍然坚持“我们修炼大法做好人绝对没有错”,并抗议对他的迫害,拒绝任何无理要求。“执法者”们终于沉不住气了,教育处的赵军竟残忍的将铁钉钉進了李明涛左手的无名指和小拇指的指甲缝中。半年多后李明涛被钉的一个指头仍在化脓、溃烂。

年轻貌美、时年32岁的成都法轮功学员祝霞,在经过1年半多的非法劳教和整整10个月连续3个洗脑班(即:郫县洗脑班、彭州洗脑班、新津洗脑班) 长期关押、酷刑折磨和疯狂洗脑、毒打、游街示众、连续不让睡觉等折磨后,于2004年4月2日回到家中时,身心已经受到严重摧残,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高精度图片
迫害前
高精度图片
迫害后

现在祝霞经常出现幻觉幻听,并且不分昼夜的折腾、哭、笑、骂人、打门窗,大小便弄得到处都是,盖被子要把被套扯掉只盖棉絮,并且经常用手捂住头部惊恐的大声喊 叫:“你们要强奸我吗?”

……

也有一些“洗脑班”、劳教所以伪善的手段对待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开始会用几天时间“谈心”,甚至“问寒问暖”,使得法轮功学员心理放松,甚至怀疑被报道出的“洗脑班”、劳教所酷刑的存在。然而一段时间以后法轮功学员还不“转化”,这些“杰出”的凶徒便露出本性了。其实,即使凶徒们的本性始终深藏不露,那些伪善的手段也不过是“熬鹰”中的清水和羊肉而已。一位海南某劳教所工作人员和一位海外法轮功学员之间,有这样一段网络对话:“你们说的迫害不是事实,我们对他们(指被关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笔者注)很好啊。他们绝食,我们还把青菜煮得很烂连着粥一勺一勺喂他们呢!” “是么?人家在家里好好的难道不会自己吃饭,非要被抓到劳教所享受‘喂饭’?!”…… “过去那些恶霸强占良家妇女,不也对被抢的女子很好么——穿金戴银,还有佣人,还许诺封‘二奶’呢!恶霸的目地是强占别人的肉体,劳教所的‘思想转化’是强奸人的灵魂,二者又有多大区别呢?”

不论是面对利诱、哄骗还是折磨,对于“熬”不过去而被迫写“保证书”的人来说,所谓“转化”,就如同那曾经高傲不羁的雄鹰最终完全忘记自由翱翔,沦为与走狗为伍的“鹰犬”。河北省省会“法制教育中心”的“教育处处长”孔繁运曾当众对已“转化”的人说:“什么时候我看到你们打人、骂人才算真正转化彻底了。” 这就是中共定下的“教育、感化、挽救”成功与否的标准:将人性彻底推向恶的一面。对于任何一个有尊严的人,这其实是一个精神死亡的过程。在日内瓦联合国第 六十届人权委员会会议期间,法轮功学员陈刚讲述了他因修炼法轮功在中国遭受的洗脑折磨。陈刚说他“因身体上无法再继续承受惨无人道的摧残而违心的屈服了,这毁灭了我的尊严与信心,我甚至想到了自杀。” 他说:“肉体的死亡是一种死亡,还有一种死亡是精神的死亡。二种死亡,一样的虐杀。”

已持续六年的强制洗脑镇压,致使千万家庭破碎,无数人在这场迫害中受到身心摧残。然而正如法轮功创始人所言,“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 法轮功没有在灭绝性的恐怖迫害中象中共江邪集团预想的在三个月内被铲除,数以千万计的法轮功学员却在历经风雨中越来越成熟、坚韧,走向崇高的升华。同时,越来越多所谓“被转化”者在《明慧网》上具名发表“严正声明”,声明在劳教所及洗脑班的高压洗脑下,被迫违心写下的不修炼保证作废。到目前已有 27万多人次发表这样的声明,这从一个侧面说明,高压和强权无法阻挡人们心底对真理和渴求。

半个多世纪以来,我们这个饱经沧桑的民族经历了太多次的“熬鹰”。从“反革命”、“右派”、到“走资派”、“×教徒”,被中共煎熬的实际上不仅仅是“一小 撮××分子”,同时也是无数参与批斗、表态、过关、签名的“广大人民”的良知。在这一次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不仅有形形色色的谎言欺骗来煽动仇恨,更有高压逼迫人们违心地表态过关,以株连手段摧毁人与人之间仅剩的那一点诚信。既然在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中,人们为了生存可以不得不越过道德底线而违心表态,可以“揭批”毫不了解的陌生人,甚至以“不参与政治”为借口而“心安理得”的漠视对法轮功学员的摧残、虐杀,那么出于同样的心理,人们也可以“理所当然”的围观歹徒行凶而无动于衷,人们也可以为了在商战中生存而尔虞我诈,走门路、拉关系,以至于制造、贩卖各种伪劣商品,乃至毒酒、毒米、毒奶粉……当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因为恐惧被“熬”而俯首听命,放弃原则和道义的底线,乃至完全忘记自己曾经是如何自由翱翔之时,实际上被摧毁的是整个民族的未来。

六年来无数法轮功学员以和平、理性的讲清真象,冒死揭露中共残暴的洗脑和谎言,为的正是早日结束这场民族的浩劫,为了唤醒更多人的良知。实际上当中共“强大”得需要威逼普通百姓走形式表态,需要以酷刑强迫人写自欺欺人的一纸“保证书”来俯首其强权之时,却恰恰表明其内心的极度空虚与恐惧。大纪元社论《九评共产党》彻底戳穿了中共的邪恶和其虚伪的面具,在过去几个月内,300万中国人选择了良知和勇气,公开告别中共;更有中共内部官员不断觉醒,不再追随邪恶迫害良善,这正是中华民族重获新生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