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盈而后祸 六载报应多


【明慧网2005年7月22日】“善盈而后福,恶盈而后祸”,世间的福祸果报总因不同的原因发生,“神目如电”,天理在制衡着一切:善得善果,恶有恶报,只是来早与来迟。这条法则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在对“真善忍”的残酷迫害法轮功顽强的反迫害中,极其鲜明的体现着。

区分好坏、善恶是有恒久不变的标准的,不是以个人的好恶,一个团体、一个党派的好恶为标准来判断的,与其说这个标准是“客观”的,不如说这个标准是天定的、永恒的,这就是真、善、忍,反映到常人社会中就是行善积“德”、行恶造“业”,有“业”必还,恶报不爽。

六年来,广大法轮功学员在最邪恶、最残酷的迫害中承受着巨大的苦难,从“真善忍”法理中修出的大善大忍、慈悲众生的境界,使法轮功学员们在承受巨难的同时,也在坚持不懈的向所有的世人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启迪善念、呼唤良知,告诉人们:在正邪善恶交战的重要历史时刻,只有认同、顺从“真善忍”,呵护善良,支持正义,才能真正走过险恶,走向美好未来。

六年里,生命的不同选择,也就真的在择善与行恶的泾渭分明中获得不同的结果。

* 一批令人寻味的数字

根据明慧资料的统计,从1999年7月20日至2005年7月20日的整六年中,明慧网报道收集的通过民间渠道证实的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已达2711人,案例发生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而从2001年至今不到五年中,明慧网所报道收集的中国大陆各类恶报事例共3788例,恶报涉及总人数达7280人;恶报事例发生在全国30个省市自治区(除西藏尚未有恶报事例报道外)。

笔者留意到,在迫害法轮功的重灾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人数众多的地区,恶报事例也大量出现。如果将迫害致死案例发生的省份从多到少排列前10名,我们会发现,恶报事例发生数量从多到少的前10名省份则恰恰相同:

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人数    各类恶报事例发生总数
河北省: 366人         河北省: 582例
黑龙江省:331人         辽宁省: 536例
辽宁省: 329人         黑龙江省:432例
吉林省: 323人         吉林省: 394例
山东省: 262人         山东省: 374例
四川省: 153人         湖北省: 212例
湖北省: 135人         四川省: 204例
河南省:  95人         河南省: 177例
湖南省:  83人         北京市: 81例
北京市:  77人         湖南省: 80例

在“名誉搞臭,经济截断,肉体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杀无赦”等灭绝政策下,中共邪恶集团劫持整部国家机器对法轮功实行杀戮,用造谣、栽赃、欺骗、胁迫、株连、恐吓、利益诱惑等等手段,妖魔化法轮功,煽动仇恨“真善忍”,毒化人性,摧毁道德,把全中国的人都拖入了迫害“真善忍”的邪恶运动中。说这是中华民族的浩劫、是整个国家的灾难,确不为过。

如果用因果之道、恶业必报之理来看待这些数字之间的关系,来思考这些数字所表达的内涵,我们会得出一个结论:迫害法轮功、敌视“真善忍”悖逆天理,罪业如山如天,任何卷入其中的生命,都将受到天理的制裁。

* 恶报类型及各类人员统计

通过对恶报事例的观察分析看出,大量遭受恶报之人皆因以行动迫害法轮功学员、以言论攻击诽谤法轮功,或在内心仇视法轮功;还有一些事例是因本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而祸及到亲属家人。这些人有的直接动手迫害,有的助纣为虐,有的举报,有的毁坏法轮功真象资料,有的诬蔑诽谤,等等等等。

恶报的具体表现形式有疾病、灾难、祸患等,作恶程度不同,恶报的程度也不相同。对于罪大恶极之徒,恶报来时也表现的尤其猛烈,常见的有暴病猝死、绝症而亡、车祸惨死等等。

明慧资料显示,参与迫害遭受恶报的各类人员中,以公安、司法和劳教系统人员因在执行迫害政策中首当其冲,恶报人数也为首,各级政府机构人员居次。

遭恶报各类人员人数统计:

公安、司法和劳教系统人员:2670人(其中公安系统2258人)
各级政府机构人员:1859人
文教系统人员:523人
“610”系统人员:237人
其他各类人员(包括各行业人士和市民):1991人
遭恶报总人数:7280人

各类人员,只要犯了迫害法轮功的罪而又不能醒悟和弥补的,不论有多大权势和多少金钱,多么能投机和钻营,都终将逃脱不了报应。由于不同的人背后有不同的因素,报应的时间和过程也不一样,表现形式也会不相同:有的人会立即遭现世报,有的人会往后拖一段时间;有的人报应过程只是一瞬间,有的恶徒则要经受一个痛苦过程。这表明,恶报并非人能左右,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为那是神对人的规范和纠正。人,则只有按照神给人规定的做人的原则去规矩自己的份儿。

* 神目如电 恶报不爽

《太上感应篇》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六年来,如此之多的恶报事例的发生,反过来也证明了对法轮功迫害的广泛和残酷。

其实,很多恶报事例都是不该发生的,是邪恶中共集团的歇斯底里,把众多生命绑架上了邪党以“真善忍”为敌的战车,毒化和欺骗了人的心灵,在几十年“无神论”和“假恶斗”的“党文化”中,彻底迷失了人对神的信仰和天理的敬畏。

可是,生命的选择总是自己做出的,在法轮功学员冒死讲真象中,能够清醒过来的人,才会真正明白法轮功学员是在不顾生死的救人!而那些执意要与邪恶为伍的人,也就终将把自己的生命作为陪葬了。

•凶手在闪电中死亡

2005年5月22日傍晚,天下着小雨,潍北监狱5监区原教育股长刘传东从家里骑摩托车到监狱值班。当他行至潍北监狱医院门口时,空中突然亮起一个闪电,与此同时,骑着摩托车、没戴头盔的刘传东一头撞在了监狱私设的路障上,当即不省人事。当抬到医院时,发现刘某的一半脸撞烂了,鼻子找不着了,脑浆都撞出来了,其状惨不忍睹。当转到潍坊人民医院时,只有心跳,没有呼吸,苟延5天后,于5月27日死亡。

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刘传东是遭恶报了。该人既伪善又凶残,暗地里迫害大法弟子心狠手辣。2002年7月初,他在担任教育股长期间,以训队列为名,曝晒大法弟子一个多星期,刘某亲自监督。2004年7月,他伙同其他几名恶警连续电击一名拒绝奴役劳动的大法弟子4个多小时。山东莱州市电视台记者、大法弟子李光因不放弃修炼,经常被他弄出去电击摧残……李光被迫害致死与刘传东有直接关系。仅仅半年,施恶者刘某就在闪电中撞死。

•“610”人员相继暴死非命

2003年5月,甘肃省山丹县610办公室有两人几乎同时暴死。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王新明是该县迫害法轮功最卖力的“610”成员,横遭车祸,死于非命,死状十分凄惨,面目皆非。县政法委书记尹品文,是该县“610”魁首,于2003年5月中旬突发性心血管疾病暴死,其追悼会的悼词称:“该同志在法轮功问题上,和党中央江泽民同志保持一致,旗帜鲜明,立场坚定,做出了贡献。”

•县委副书记成为植物人

彭开发,湖南省祁阳县县委副书记,在2001年8月全县政法工作会上讲话,前面讲了好多话都没有出事,当他讲到第三个问题:“要把对法轮功的斗争进行到……”时,那个“到底”的“底”字还没来得及讲,突然间两眼翻白,当场倒地。变成了一个生不如死的植物人。当时在场各乡镇管政法的副书记,无不为之震惊!众人议论纷纷,说彭开发对法轮功做得太绝太狠,变成植物人是现世报应。

•不相信现世现报的作恶者惨死

2000年,河北涞水县虎各庄村的电线杆上贴满了法轮大法传单。村民孙志彪出来遛弯儿见到传单,当众一把就撕下来,嘴里说:“我看我怎么现世现报。”

2003年10月的一天晚上,孙志彪打完牌回到家中,竟一下跌倒在地炉子上,其瘫痪在炕的妻子眼睁睁的看着他被活活烧死,也喊不出话来。第二天上午,邻居才发现。他那个揭传单的臂膀被烧焦,其景惨不忍睹,不久,他的妻子也死去。

* * * * * *

“人心发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因果报应不管你相信还是不相信,也不管你是何等身份、多少财富,在善恶必报这个真理面前都是一视同仁,毫厘不差。每一个人都千万不要拿自己的未来开玩笑,善果、恶果都要自己去品尝。

明白的人们在说,六年里,法轮功修炼者们用自己无私的付出,用自己高贵的生命,为所有生命铺就了回归“真善忍”、走入美好未来的机缘。在六年的巨难中,法轮功学员们在实践“真善忍”崇高法理的修炼中,真的是在救人。

神的慈悲在世间展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