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十里坪劳教所奴役大法学员


【明慧网2005年7月24日】十里坪劳教所专门关押男性劳教人员,地处浙江龙游湖镇,东、南、西三面是起伏的丘陵,北面对着湖镇,是个小盆地,夏天闷热,冬天奇寒。

该劳教所对外挂两块牌:一块是“十里坪劳教所”,另一块是“十里坪羊毛衫厂”。里面的工人基本上是劳教人员,另有少量民工。

据说十里坪劳教所对外承接加工业务是从改革开放开始,主要以羊毛衫为主,兼营打火机、皮包、闹钟、玩具等。这些产品运往义乌、宁波等大陆著名出口地,经厂家简单加工或外包装后销往世界各地。这些大陆的出口商品令人难以置信的底价和高质量,名牌“新力”羊毛衫便是典型代表,全是来自对劳教人员的非人奴役。

以十里坪劳教所为例:最长的时候一天要高压劳役16小时左右,没完成任务的还要再加做1-2小时。该劳教所如此毫无人性的非法劳役,却因为每年上交8000万的利润,成为恶党宣扬的所谓“先进典范”,该劳教所所长被恶党评为全国十大优秀企业家之一。

这个黑暗的集中营对法轮功人员就更加残暴和邪恶。十里坪劳教所从1999年开始接收法轮功人员到现在,长期以来形成一套系统邪恶迫害手段。

初期:

因为所部没有具体规定不许大法弟子炼功,他们用的都是平时惩治劳教人员的土办法,这些队长都知道,但从未阻止。具体的迫害手段为:

一、加重任务:如1999年时有一名法轮功学员晚上在自己床上打坐,被强加生产任务。第一天罚晚上加班至凌晨2点,第二天罚加班至凌晨4点。

二、冻:冬天大法学员要炼功,被劳教所恶警拉到门口走廊在零下的温度下冻、站到天亮。

三、打:拳头这个简单的暴力工具,对大法弟子来讲是“家常便饭”。有的大法学员一进来就先被围打一顿,以后不管大事小事都用要拳头解决。曾有一名大法学员因晚上坚持要炼功,被民管会主任从7号门打至11号门,又从11号门打到8号门,直打到恶主任自己没力气才罢手。

中期:

2000年7月,劳教所规定所有法轮功学员不准炼功,但学员们仍坚持,于是所长、队长亲自研制各种酷刑

一、上铐:由于大法学员们坚持炼功,白天被强迫干活,晚上被铐在窗条上。大法学员纷纷罢工抗议,被白天、晚上都上铐。

二、上“控制椅”:2000年7月19 日开始,各中队大法学员陆续被集中绑到控制椅上,两脚用胶带固定到两侧凳脚,双手固定到椅背上,不准睡觉、不准大小便,一天四两饭。叫人不停的读诬蔑文章,当时被绑的有12人。

后来他们又在每个房间按上小喇叭,反复播放诬蔑大法的所谓通告、通知。期间队长也来查房,问“怎么样?”如回答继续坚信大法,便头也不回走了;反之就要求先写四书再放人。事后得知,这一邪恶刑罚是由劳教局郭晓民和劳教所所长薛永兴想出来的。

三、关禁闭、老虎凳、灌食

之后更是成立了专门迫害大法学员的直属中队,由李洪青任中队长,另加兰、王、龚三人为队长。李洪青是十里坪臭名昭著的魔头,治人快而狠,劳教人员闻之色变。

同年十二月,部份邪悟的学员认识到自己邪悟后,改了回来。这时李洪青亲自上阵,将学员一个个吊铐在窗条上,最长的铐了7天7夜,禁闭室关不下,另开了好几个,并赶制了多架“老虎凳”。

关禁闭时恶警规定:第一天不得进食;第二天开始每天四两;无限期关押。上老虎凳不准睡觉,大小便还要所谓的“看态度”。有绝食者被固定四肢,用橡胶管从鼻孔插入胃中灌食,皮管很粗,被灌人只能仰着头,灌好后不抽出。

后期:

2000年以后恶警加强了洗脑,在劳教所内办起了洗脑班。材料主要使用央视诋毁大法的“焦点访谈”、“面面观”、邪悟者的四书及邪悟谬论。迫害手段有:

一、把大法学员的四肢用胶带捆绑在固定的椅子上,24小时看“焦点访谈”等碟片,连续几天几夜,如要睡觉则摇头、把风油精滴入学员眼中、喷香烟、捂湿毛巾等;

二、让一群犹大每天围攻。名义上允许接见,实则利用亲情企图导致学员邪悟;

三、强制让学员表态,辅以威胁、利诱,企图逼得学员走上不归路;

四、掺以宗教书籍,发动犹大与学员探讨宗教内容,寻找学员的执著,以宗教内容迷惑学员不能在大法中正悟;或利用学员的学法不深,趁机灌输邪悟谬论;或利用学员看不到新经文,欺骗说学员悟的和师父的新经文不一样。

五、改动新经文的内容,然后欺骗学员学习;

六、经常让一些社会、宗教界、科技界的所谓“名人”来做报告,诋毁大法,把大法学员当成研究对象,侮辱性的搞心理测试、智力测试;

七、对特别坚定者成立所谓“攻坚”分队,集各种邪术之大全,甚至放黄色录象。

这些恶警中,又以专门关押大法弟子直属中队的牟众明最为猖獗,牟众明自称“直属中队小魔头”,迫害大法学员邪术很多,与犹大高参一起迫害了很多大法学员。

十里坪劳教所的恶警们为所欲为,迫害好人的行为受到中共政府各有关部门的密切配合、鼓励和褒奖,定期举办研讨会,交流经验,甚至莫干山劳教所(浙江省女子劳教所)的多名女大法学员也被送到这里来。恶警还计划成立十里坪邪恶的“教育转化”基地。

十里坪劳教所是邪恶集团在浙江省最大的邪恶势力聚集点和邪恶迫害手段输出地。几年来这个劳教所残害了浙江省大量大法学员。

希望更多的大法弟子来揭露浙江的邪恶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