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一年的修炼经历


【明慧网2005年7月24日】

师尊好,全体同修好!

我的交流分为四个题目。

第一部份:喜得大法,走上修炼之路

我是去年七月份得法的,至今整一年了。

我自幼多病,从小就是一个药罐子,得法前,我基本就是靠着药活着,不吃饭可以,不吃药不行。来美国前,什么都没问,只问了这儿有没有中医,有没有中药,因为我根本不能吃西药,吃了就要死掉一样的。俗话说:“久病成医”,我也懂了很多中医之理,熟人们有了病都来问我,连有些医生都和我商量着开药方,但就是治不好我的病,而且越来越厉害,每天都要吃七、八种药。

原来也曾试过气功,但是什么反应也没有。就这样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我全身都是病,曾经一下子瘫痪过,尤其是我的脊椎和双腿,不能蹲,不能弯,上下楼痛苦不堪,坐在椅子上站起来都困难,更别提我的胃了,已经到了胃癌前期。

我个人自小生活经历一直是曲折多难,尤其是经历过所谓“文革”之后,觉得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虚伪和自私,对人生和世人都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兴趣,那时候就对生死无所谓了,只不过就是不敢自寻死路,自觉还没到那个份上,就是活着吧,捱一天算一天,吃药不是治病,只是为了使自己不太难受而已。

周围的朋友有几次劝我试试法轮功。我1996年还在国内,妹妹的男朋友借我一本《中国法轮功》,当时看了,只觉得这个功法是教人向善,很好,如果人们都学了这个功,那世界就会变好了,可是,也是机缘没到,当时自己在迷中太深,也没有继续去学,失之交臂。因为我对政治毫无兴趣,也不看电视,至于后来的什么“4.25”、“天安门自焚案”等等,我也全不知道。提起法轮功能祛病健身,我也总是笑笑说,得啦,天底下没有什么能治我的病的,随它去吧。

我是做房地产的经纪人,一个偶然的机会辗转联系到离我家不远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忽然有一天晚上,这位学员给我打电话,告诉我那个星期六下午要在一个图书馆教功。本来周末我都是很忙的,偏偏那天的客户取消了看房,于是我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去了。没想到那天学功的只有我一个,他们给我放教功带,教我炼功。当时五套功法还没做完,我胃里就有了“饿”的感觉。这可是我多年久违了的感觉了。

我全身都有病,但究起病的根本,还是胃。我的胃我想其实差不多都是个大烂口袋了。什么生、冷、油、腻全不能吃。连喝室温的水都马上会引起胃出血。没有食欲,不知道饱饿,象我这么个大块头,每天只能吃一点点,任何东西吃到我嘴里,感觉都是在嚼棉花套子一样。可这时候,我感觉饿了!我当时:惊讶、惊喜、甚至想,这是我的感觉吗?是真的吗?继续学,第四套法轮周天法,要下蹲,我说可能不行,我曾经瘫痪过,我的全身都有严重风湿,我已多年不能屈膝,更别提下蹲了。当时同修说:别管,你就蹲,我真蹲下去了!我越来越感兴趣了。

于是那一天我是基本学了功,同修把教功带子借给了我,同时我还请了师父的《转法轮》,当天晚上回家我就开始看师父的书,这本书每个字,每句话都说到了我的心里,解答了我心里所有对人生的疑问,重新给了我信仰。使我知道了人为什么是人,做人的目地是什么,是修炼!我要修炼,我要返本归真,我要跟师父修炼!我用了两宿的时间把经书看完了,心里感到找到了生命的答案,找到了归宿。也知道了自己生命中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原因的。以前总是自怨自艾,为什么象我这样一个好人却总是遇到不公,现在明白了那是自己的业,自己欠的债是要还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了,充满了祥和、宽容、圆容,而且,全身轻松,那几天,真的是万病皆无,连上下楼都健步如飞。

得法的第二天,我忽然记起,一天多没吃药了,当时心里半疑半惑,自己问自己:你是不是精神作用呀?怎么可能就立即不吃药了呢?于是,我又按往日的那样吃了药,没想到吃了后,十分不舒服,要吐的感觉。往日是不吃药不舒服,这回是吃了药不舒服,多大的差别呀!从那天起,我再一粒药也没吃过!

二、排除干扰,正确认识,坚定信念,永修大法

我得了法了!这个法又是那么好,那么神奇,我真恨不得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都来学,尤其是我的家人,至亲好友们!于是我就给他们打电话,没想到,我到处碰钉子,就连原来劝我炼法轮功的朋友也不理解我,也不支持我。他们最主要的论点是:法轮功言行不一,说不搞政治,却还是搞政治。当时我因刚刚开始学法,自己也了解不清楚,所以也讲不过他们,回来就打电话问同修,但也还是说服不了他们,每每争执起来,结果闹了不欢而散,连朋友都做不成。尤其是我的一个多年的朋友,每次她说了一些非常不好的话,她都会病一场。后来,我也就只好不再和她提了。许多朋友、同事都给我打电话,劝我“要小心”,而我也和他们探讨,毕竟是刚刚接触,而且在共产党社会长大的人,习惯于对一切都不相信,认为一切背后都有阴谋,所以,也是十分小心的。但这些人的论点都不能说服我:什么被人利用啊,法轮功有美国、台湾等支持啊等等,而且,就在我得法初期,师父连显神迹,帮我坚定信念。

1、开头一个星期,我就感觉百病全无。

2、第一个星期日,我去领客户看房,临走之前把烧的粥忘了关火,虽然是拧的小火,但走的时候是上午11:00,回来是晚上7点;这一天我都没想起来。回家开门时,一下子想起来,顿时就出了一身汗,可是屋里什么动静也没有,到炉前一看,那火是关掉的,难道我关了?不是,一看粥,已成“冻”样,只是底部一层焦黄的锅巴,什么事儿也没有!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我,避免了一场大劫,感谢师父!

紧接着就在得法的第二个星期,一天早上我下楼,不知怎的就整个人摔下了楼梯,当时的左腿就反弯着压在了我身子底下,我这么重的身子,再加上自由落体加速度,可想而知。我当时心里什么也没想,只是连呼“师父”,掉到地上后,我自己就立刻站起来,试了试,走路都没问题,我又接着领着客户看房子。过了几天我才发现,左脚的大脚趾全都是瘀血,我知道,这就是讨业债来了,不想让我修,又是师父救了我!

后来我又想办法挤时间每周二去当地学法点学法,记得每一次学法完毕出来,大约是晚上11:30左右,我抬头望月,不知怎的,那月牙不是一个,而是一层层的形成了一朵莲花,莲花上还有两个白云柱,直冲九霄,我当时就被一股极大的力量推动着,心里充满感动,不由得双手合十,礼拜师父。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嘉奖我,向我显示神迹。

我个人身体上的变化非常的大,我祛病祛得很厉害,但全是内里的,人们看不出来,唯一看得出来的是我的肤色。过去许多人不认为我是中国人,都认为我是墨西哥人、印第安人等等,因为我的脸色黑里透青,中国人都知道这个气色很不好,医学上叫“死色”。但自从我学法后,就感觉每天身体都在变化,不断的清理。我的肤色现在和过去简直不可相比。我周围的人就都因此纷纷对大法产生了兴趣,认为这法轮功就是不得了,连这样的病都能治好!我知道,我一切都是师父为我做的,我只有坚定修炼,才是真正对得起师父。

三、修心性

在得法前,我倒是不怎么计较吃亏,占便宜,那只是因为觉得人生不过如此,生不带来,死不带去。计较何来?可是呢,自己的执著是:我不在乎物质上的东西,但是要从事上认识人,一旦我认识了你,就远离你,也就是,心理上还是计较,我不能让你欺骗我。但师父说“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这回学了《转法轮》,明白了轮回、因果、消业等道理,过去我对继父及前夫总是怨恨在心,认为是他们使我得病,是他们毁了我的生活,现在明白了就再也不恨了,心情十分平静,充满了善念。

每天自己做的工作都是和人接触,而且大部份是常人,有一次公司里要经纪人写文章登在报上,这等于是做广告,我写了一篇,不但没登出来,内容却被另一位管广告的经纪人剽窃,变成了他的广告。而后来我的文章虽然登了,却没给放联络电话;甚至有一次把别人的照片登在了我的广告文章上,当时自己心里也很不平衡,就总想和他讲一讲,要讲清楚。后来师父借一个同事的口提醒我,于是我决定,不说也不讲,随他去,后来给我公司登广告的报纸编辑都感到不平,主动把我的电话号码加上去了。

师父说过,要时刻把自己做为炼功人,没有什么事是偶然的。我就尽量无论何事都用法来衡量,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有一天,几乎什么事都堆到一起来了,早晨去过户时,一个客户撕毁了我们之间的协议,拒绝付我约定服务费中的一大部份,还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当时只觉得惊讶、委屈,后来冷静下来,想到大法和真善忍,就说:“好吧,这没关系,少点就少点,但是,我没有做你说的那些事。”回来后和我原来的老板联系对这少量服务费分成儿的事,他又拒绝了我们约定的分成标准,非要按以前的一个作废协议分成,要多收我不少钱。本来钱就不多,如果这样,我几乎什么钱都拿不到了。我一下子头都大了,但想到我是修炼人,我还是平心静气的和他讲道理。但奇怪的是,他说了许多十分无赖和无理的话,听着根本就不象他说的。最后我只好说:“好吧,你看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就放下了电话。

就在这同一天,还发生了其它的事,一个签好合同的客户要退房,就象师父在《转法轮》的“大根器之人”里提到的一样,我想到这是在提高我的心性。我再次检查自己,按照大法去做,以平常心对待,不执著。晚上照样去学法,再也没象以前那样生气,委屈,大吵大闹了。

没想到,过几天,正好我在芝加哥开法会,接到我还在这个公司工作的朋友的电话,她说:“我那天听了你和老板的谈话,觉得你变化可大了,这要在以前,明摆着是他无理,你早就和他吵翻了天,可这次,你竟然能这样对待,真是了不起,是什么使你这样?”我就趁机对她讲了许多大法的事,她是个有缘人,我们商定有机会要见面,我要让她看《转法轮》,她也十分感兴趣。过后她说她会帮我跟老板讲钱的事。我谢了她,但我也不执著,我知道,这是有安排的,该是我的,不会丢,不是我的,我也不能要。在今世,似乎他无理,那也许在前世,是我无理要了他本是他的东西,一切随缘吧。结果,最近,他按原数给了我佣金。

这只是几个大的例子,其实在生活中,事无大小,都按师父说的:处处向内找,无求而自得,只管去做,不要有求;人在这一世,本来是在迷中,我们有幸得法,一切以法为上,其它一切都可不放心上了。

四、正法修炼之路

刚开始得法,见证了大法神奇,我就到处打电话给家里人,亲戚,好友,结果没想到得到的是泼冷水。还有一位朋友干脆说:“你不能你炼法轮功,也就要我们都炼法轮功,那不公平!”后来学法我也悟到,这是我的欢喜心在起作用,也是另一种执著,以后我就改了,再和任何人谈,只是尽量努力做到让他们认识到法轮功是好的,共产党镇压是不对的,这就可以了,至于有缘人,那他们会来得法的,师父也会安排。

我虽然是刚刚得法一年的弟子,但弟子不分新老都有助师正法的责任、义务,以前法会我总是不能参加,因为周末往往是我工作最忙的时候,但最近变了,周末我反而不忙了,可以有时间去参加法会,而且,即使有事,我也尽量把它安排开,听了法会上同修们的经历,深感自己的不足。师父说过,每个人的修炼道路不一样。不一定别人做什么你也非得做什么。于是我就按照自己的工作特点去安排。我的工作特点是流动性大,到处跑,恰巧可以发资料,在工作当中,我努力让我接触的每个人知道有大法,有法轮功,而且正在遭迫害,大家都应该来反迫害。

坚持每周有多半天的时间发放大法弟子办的面向常人的讲真象报纸,按时、按地形成一个习惯,我发现,离家近的商店,大超市,图书馆,火车站都是放报纸的好地方。人们慢慢的就会喜欢这份报纸。有一次,我在等一个迟到的客户,就利用这个时间把这个居民区里边停的车上都放了有关法轮功的传单。我体会到,只要你这颗心时时想着大法,师父就会给你机会。

我走上修炼之路才一年,和大家相比各方面都相差很远,今天只是把我的经历同大家分享,希望能对和我一样的人有所启发。师父给我们指出了一条人成神之路,是从来没有的事情。我们一定要珍惜!希望大家在今后的修炼路上能互相帮助,共同精進,而且欢迎每位同修直言不讳,给我提出帮助!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