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2005年7月24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下面我跟大家汇报一下几点修炼体会。

1. 在证实法工作中多修自己、宽容同修

师父《在亚太地区学员会议上的讲法》中说:“围绕这三件事,怎么样把它做好,同时修好自己,救度众生,难度最大的就是救度众生。怎么样做好,其实就是个协调问题。我讲协调也就是配合好,证实法也是修炼,都向内找就会配合好。大法就是修炼,没有什么其它东西。”

在证实大法的工作中时常会有意见不一致,每个人证悟到的法理不同固然是个因素,但我发现更经常的原因是自身没修好的地方在起着负面作用。

在准备一个六月份的活动的过程中,佛学会和负责媒体的学员一共5个人,2人是一种想法,我和另外2人是另一种想法,都在按自己对法的认识去理解着师父对活动的指示。因为我们之间缺乏沟通,使得弟子间的间隔放大到我们地区更大范围的弟子中,以至于活动前两天的筹备会不欢而散。纷乱中有个学员很生气的说的一句话让我听得特别清楚 —— “都是他们三个在背后唧唧咕咕!”

虽然我没有太动心,因为我知道她是在气头上说的话,但是却引起了我的思考。是啊,虽然我们没有想在背后嘀咕人的心,没有想搞小团体的心,之所以三人在电话上谈只是因为知道跟另外两个学员在这个问题上想法会有很大不同,可能会不容易沟通,所以先三人交换一下看法。然而客观上造成的效果就是让别的学员觉得是背后唧唧咕咕。

出现问题了肯定有我的因素,找找自己,我发现的确有我没做好的地方。为什么对有些学员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抓起电话就打,而对另一些学员就不能,除了熟悉程度不同之外,更主要的原因其实是我怕面对不同的意见,是一个不愿改变自己的心,潜在的就是不想先看看别人说的是不是有道理。师父告诉了我们天上的神做事是什么状态,在意见不同时,他们是看对方的结果是不是能够达到要达到的。也许达不到,但是愿意去看对方的意见,能否有这一念却是最关键的。

我还想起师父早就讲过:“大法弟子们切记,将来无论何时、何地、何人,以任何借口把大法分成部、派、门、宗等类似行为都是乱法。”(《定论》)我想历史上的修炼人是不是就是因为固守自己的理解,愿意和与自己见解相同的人在一起,而不愿听取不同意见才人为的搞出许多派别,甚至发生争斗呢?或许这是我们应该引以为戒的深刻教训啊。

意识到这些问题之后,我就与其他四位学员交流,建议我们作为协调人,自己首先应该加强沟通,消除隔阂,这样才能做好我们地区的协调工作,使整个环境朝着健康的方向发展。邪恶干扰表面上看是表现在大家为一件事本身的对与错而争论,而其实是因为我们深层的修炼上的问题,修炼的问题解决了,也就没有漏洞可钻了,我理解这就象师父讲的病的问题:另外空间的灵体拿掉之后,这个空间的肿瘤自然就没了,如果象西医那样,只解决表面的病症,根本的问题不解决,过后病症还会返回来。

在前些年,我不喜欢看到弟子间发生矛盾,喜欢看到一片和气。在后来很长时间里,才在学法中逐渐从内心理解师父所讲的 —— 有矛盾是正常的,只有通过矛盾才能暴露出我们的执著心,关键是如何在矛盾中不要僵持不下,要尽快提高上来。如果我们发生了矛盾,不是利用它提高,而是一次次的加深对对方的成见,那么就会使邪恶有了最得心应手的干扰方式。有时我看到某个学员和某个学员好象之间过去积累的负面因素长期不去,两句原本很平常的话,马上就能触发这些负面因素,开始言语不合,使得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不能得到正常的讨论,有时听到同修的抱怨,重复的也是其他同修几年前的事情。我自己在这方面也经历了许多,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我感到对我帮助最大的就是能尽早提醒自己以法为大,并且包容同样是还在修炼过程中的同修。

在筹办一个大型活动的过程中,另一个协调人对我处理一些事情的方式有看法,给我打电话,那些天事情多、压力大、心急气躁,我心性没守住,互相言语不合,最后她说了一句,“从你来了以后,我们这里真就够乱的了。”然后电话就断了,不知是她挂了,还是我手机没信号了。当时心里真不舒服,心想:“这大帽子扣的,我来这里到底干什么了,至于因为我把这儿搅乱了?”真想找个人发发牢骚。

稍微冷静下来,想到的是,其实她是气头上的话,怎能当真呢?都是修炼中的人,必然也有守不住心性的时候,自己不也是吗,那我应该计较吗?师父不是要我们宽容吗?我要因此跟她产生隔阂,那不正是邪恶最高兴的吗?我要是跟太太或别人发牢骚,那这件事很可能会传很广,那些本来对她就有看法的同修说不定还会加深对她的成见,这就会在我们地区造成一个很大的负面之场,甚至会持续很长时间,必然影响DC的证实大法工作。这绝不会是师父要的,而圆容师父要的才是宇宙中我们每个生命的最大善念,我应该让负面的东西尽可能到我这儿就截止。所以,这件事情我也就谁也没有告诉。

同时,她的话也真的是提醒了我:搬来这个地区近两年了,也真有没做好的地方,“添乱”或许是夸张,但今后也真是要经常提醒自己,来到这个在正法中这么重要的地区,应该多做正面的贡献,不做或少做负面的贡献。两、三年前一篇明慧文章里的一些话,给我印象非常深,至今仍常常想起:“我们每个人的任务之一就是起‘粘合剂’的作用,把粒子与粒子之间的裂痕除掉,使我们成为金刚不破的粒子团。”

2、平时保持正念、不让邪恶钻空子

正法到了今天,邪恶越来越少,我们也在每天发正念,但是在平时如何保持正确的状态,对于抵制邪恶的干扰是至关重要的。

我几乎每天都看大法弟子办的面向常人的网站,目地是了解时事动态、观点评论。但有一段时间状态不好、不精進,所以也在上面看两眼那些给常人看的文章,比如时装模特表演、环球小姐评比之类的,那当然就会助长一些不该有的念头。有一天看到一篇中篇小说,说是在大陆被禁止,出于好奇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就看了起来。描述的是不健康的东西。知道应该停下来,但是想看个结果,就还是把它看完了。看完后我忽然意识到:这是什么?这不整个就是本黄色小说吗?我开始懊悔起来。原本在修炼后的这些年里,对这类新闻和小说要么是没兴趣,要么是很容易的就能控制住自己,但在今天放松自己的时候,只因为是我们自己办的媒体,好象就放松了警戒,忘记了这是面向常人的媒体。

大脑就是个容器,看什么装什么,那两天脑子里就往出返小说中的情节。第二天开车到外州开一个重要的项目会,快到终点时,高速公路上下错了出口,比正常情况多绕了一小时的路,到加油站加油,别人告诉我车胎漏气了,打了气开到旅馆。第二天原本重要的会,我却不时想着修车的事。中午修车,轮胎里拔出一个一寸半长的螺丝钉,而且是从正面扎進去的。我当时震惊了。别说一般的扎个胎都不是偶然的,更何况这么离奇:越长的钉子越不会从路面上扎進车胎正面的,我也没有压过什么木板,坏人要破坏也是从侧面扎最容易。我明白了,是我这两天的状态被邪恶钻了空子,邪恶一旦抓住把柄它是可以利用任何超常的手段来害我的,越想越后怕。

回家后第二天早上起床,用完卫生间,水一冲就下楼了,一个多小时后上来,发现水箱还在哗哗的流水。原来拉杆断了,水流了一个多小时。

我更明白了,车胎“漏”气,水箱“漏”水,全是一个字“漏”啊,而且是严重的“漏”,都是我自己的“漏”太大了。我真的惊醒了,无论以前修得如何,直到圆满之前的那一刻邪恶都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把正法修炼弟子拖下去啊,绝不是做了多少证实法的工作就有什么功劳簿可以躺了。修上来难,但被毁掉可能就是一瞬间的事啊。我也由此更深刻的认识到:受到干扰时,一定是邪恶有漏洞可钻,对旧势力的否定本身就包括着向内找、堵上被钻的漏洞。每天都在做着救度众生的事情,如果自己把握不好,不仅影响救度的工作,而且有可能被夺去人身、彻底失去救度许许多多众生的机会,那将是师父和宇宙众生多么痛心的事啊。

3、学法

师父早在“走向圆满”中就说过有些为大法做工作的人不能静心学法,这几年讲法里也经常谈到学法的问题。我的学法这几年来一直是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心静,也能学進去,但也有很多时候要么学着学着就迷糊了,要么就是脑子里不断翻出一天中发生的事情,再不就是晚上来个什么急事儿或临时通知的电话会,就把学法计划冲乱了。时间长了,修炼人不能保证学法的质和量,心里真是非常痛苦。我太太每次看到我看书打瞌睡时都会说:“你要把一天中最清醒的时间拿来学法。”但我始终没有去突破,每次读到师父讲学法的问题时,或是同修谈学法体会时我的心里就打鼓,有时还给自己找借口:“我又要工作,又有这么多大法的事情,哪能象有些同修那么有时间呢。”有时没完成学法计划时,还会闪出一念,师父都说了,只要心静,哪怕少学一点。

终于有一天,在开项目例会时,项目组4、5个同修互相问了一下各自的学法炼功情况,发现几个人的状态都不理想,好几个都是平均《转法轮》一天学不到一讲。这真让我们警醒了。一个学员提议每天早上在电脑上一起学法,有一个形式督促自己。

几天下来之后,感觉太好了: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学法,头脑清醒,也还没有干其他事情,不太会溜号想别的事,真正感觉是在学法,一边领会着师父的法理,一边对照着自己的修炼,真是与以前大不相同,好象回到了迫害没开始时修炼最初的几年。

我真后悔啊!后悔为什么没有早几年就这样做,多少宝贵时间就这样惨痛的浪费掉了,后悔把太太的逆耳忠言当作耳旁风,有时甚至还恼羞成怒。现在坚持快两个月了,修炼人学法有了保证,每天心中倍觉踏实,一天当中也比以往更容易守住心性,更靠近“真、善、忍”。

由此我也认识到,当同修(特别是做夫妻的同修)给自己提出忠告时,真是一定要好好想想,因为那常常是自己看不到或重视不够的问题,而这些很可能是对自己修炼很重要的问题,甚至是象我学法这样至关重要的问题。抓住机会向内找,受益提高的是自己,修炼的好,救度众生的工作会做得更好,也能使更多自己身体对应的穹体中的众生得度;若不能抓住机会,那一切也就正相反。

以上是在做证实法工作及正法修炼中的点滴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05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