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败邪恶的大庆监狱


【明慧网2005年7月24日】大庆监狱表面标榜的是“改造灵魂重塑新人”的部级文明单位的幌子,实则干的却是践踏人权破坏人类道德的勾当。在共产邪灵的操控下,他们采用暴力对全狱的人进行精神与肉体的摧残,使生活在大庆监狱的每个刑事犯人活的战战兢兢,犯人们恨共产邪党恨得咬牙切齿,但是又怕的心惊肉跳、无可奈何。生活在大庆监狱的干警与犯人之间,完全是赤裸裸的压迫与被压迫的主奴关系。在恶警的挑拨与安排下,犯人们为了一点考核明争暗斗、互相残害,很多犯人精神崩溃、自伤、自杀。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他们的口号是:“转化不了就火化”,“绝食致死等于自然死亡”。

大庆监狱有一种“风尚”,就是找关系户,入监改造的犯人如果有受不了监狱痛苦生活的,就可以托人花钱买关系,狱警收到钱后就是犯人的保护伞了,该犯人可以少受虐待,可以不参加劳动,考核还可以得高分,可以自由自在,可以当“犯人头”管别人,而那些没钱没关系的大排“犯人”,只有受苦受累受折磨。 狱警“整”犯人常用共产邪党的惯用手段,挑起犯人斗犯人,用他们的话说那叫拿犯人当棍子。在这种卑鄙残酷的统治下,很多犯人被其他犯人打伤、打残,甚至打死,有些被打死的犯人,因家里没有势力而无声无息的被称做“自然死亡”而了之。内管队恶警如狼似虎,没烟抽就随便到里面抓犯人,不分青红皂白,非打即骂,然后搜身、记名、扣考核分或押小号,犯人们见着内管队恶警就躲,无论做多么正当的事,哪怕是执行狱警交给的公事,也得象老鼠一样鬼鬼祟祟、偷偷摸摸。

被关押在监狱里的大法弟子受尽折磨,恶警采用邪党最腐败的一级压一级的承包制,把责任下给“夹包”犯人,如大法弟子不写“五书”就扣犯人的考核分,不给减刑,在恶警的暗示下,变态犯人采用各种邪恶的惨无人性的方式来折磨大法弟子,如不许睡觉、冲凉水澡、毒打、上刑、捆绑、扎钢针、不准大小便等等,然而,对于这些,恶警视而不见装做不知,一旦出事,就掩盖事实。 2003年4月二监区一大法弟子(记不清什么名字了)被长期折磨致死,然而恶警和犯人传言是脑出血,而后来据同舍犯人无意漏言他经常被打,在临死的三天之内还被犯人艾某打过。2004年12月大法弟子张忠被恶警当场打瘫,住医院半年未见好转反而加重,后保外。2005年4月,三监区大法弟子王洪德在病保外15天后去世,去世时身上青伤还清晰可见。2005年6月7日,大法弟子许基善被多名恶犯迫害致死。

减刑是最令犯人痛恨的一件事,按国家监狱法规定,犯人在服刑期间正常改造,没有大违纪行为应予以正常减刑,可是在大庆监狱没有钱要想减刑太难了,病监某领导在开犯人大会上就直言:“没钱还想减刑啊?”病监犯人陈某入监6年来带病劳动任劳任怨,2004年中旬,领导开大会答应给其减刑,可是因为家中没钱送礼,在减刑会宣布时却没有陈某,陈某一头急火患有了脑出血症状,晚上9点被送到狱内医院,可是狱医喝酒不愿受理,给其打上一针安眠药,直到第二天6点方批外就医,11点钟因抢救过晚而死亡。在大庆监狱有传言:大庆监狱的医院,病轻不给治,病重往死治。2005年初,五监区某犯人因长期不减刑,花钱后也没给减刑而上吊自杀,该犯人家属不懂法律,又被狱方谎言蒙骗,草草了事,大庆监狱领导因此幸免一场官司。那些有关系的犯人,天天逍遥,却能得到一等考核,一减刑就满格。犯人们有言曰:大庆监狱就是改造钱。因此,犯人拼命找关系,监狱里的每个领导、干警都有关系户,某狱长关系户多达几十个,自己都忘了关系户的名字。

最令犯人苦恼的是吃饭问题,大庆监狱伙食很差,根本没有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而且限量,很多犯人吃不饱,晚饭时间是下午3点,有些犯人偷着将剩饭带回监舍,可是被狱警抓住就得挨顿暴打,剩饭扔掉可以,带回去吃不可以。2004年中旬,有一名犯人混进其他监区的吃饭队伍想多吃一点,被狱警认出,当场在几百名犯人面前将此犯人用电警棍打了上百棍,直打得犯人鼻口窜血(只因犯人不道歉),然后押入小号15天,一年不许减刑,当场有几名犯人实在看不下去,脱口说了句“怎么打起来没头了。”也遭到几个耳光。一有上级检查,食堂就把饭菜做得比较象样,摆上桌应付检查,需要犯人讲话时,就提前找几名犯人“培训”,必须按照他们编造的说,谁敢说实话,后果不堪设想。有一次上级来检查犯人生日餐,看见摆在饭桌上有鱼有肉有饮料,可是犯人谁也不敢吃不敢喝,检查团的人一下就明白了,其中一人还说:咋都不吃,是不是等我们走后就端下去!犯人不敢否认无话可言,然后检查人员哄堂大笑,狱长非常尴尬。这类事情太多了。

2004年大法弟子李立壮被犯人打得肋骨骨折,正赶上上级检查,为隐瞒领导,派犯人把李立壮强行抬到场区鸡舍藏起来;大法弟子许基善被四名犯人折磨致死,家属上诉,四名犯人被押小号,第二天,姜狱长将四名犯人提出来,公然串供,哄骗检察院。

大庆监狱领导在迫害法轮功学员上肆无忌惮却不敢承认,他们采取各种残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以达私利,行为之卑鄙狠毒无法言表,大法弟子程佩明坚决不穿囚服,大队长潘绍林指使犯人殴打也不穿,五花大绑好几天,仍不穿囚服,最后,潘在众多犯人面前说:“我就不信我治不服你,你能豁出去死,我就能豁出去埋,顶多我辞职不干了。”然后私下告诉值班犯人趁程佩明上厕所,用绳子勒死他,就说是自杀。值班人员没干,反而给程佩明松了绑,该犯人因此被踢出病犯监区。

大庆监狱是共产邪党邪恶的典型代表,在大庆监狱服刑的犯人,没有一个不骂共产邪党的,连干警也骂,狱长在犯人大会上也公言共产党腐败。中共向国际谎称:“人权一向大好”,其实内幕比法西斯还残酷,中国共产党才是世界上真正的恐怖主义。“新闻联播”说美国虐俘三天不许睡觉,可是大庆监狱不让大法弟子睡觉,并且罚站长达一个月,根本就是灭绝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