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说真话遭迫害 【明慧网】

修大法获新生 说真话遭迫害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我今年25岁,于1998年得法。十几岁时就发现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天天吃药打针也不好使。到医院做过各种检查和治疗,医生说这病医不好,一般都活不过20岁,对妈妈说有什么好吃的就让她吃,有什么好玩的就让她玩吧。这样我的童年和少年从没有过健康和快乐。得法后,我的身体一天天的好起来,再也不用吃药。

1999年,我19岁,正与男朋友(现在的丈夫)谈恋爱。因为太执著于情,我慢慢放松了自己,不能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在男女关系上做了修炼人绝对不应该做的事,甚至产生了放弃修炼的念头。这样,不知不觉的身体又开始差起来,出现了原有的病态,甚至休克。有一次,妈妈让我吃了些滋补的营养品,我竟因为太虚弱受不了而休克。我感受到自己到了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当时的感觉就像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那样,轻飘飘的,也没有害怕的感觉,相反有一种解脱感,一种潜在的兴奋的感觉。我在黑暗里走着,非常恐怖,到了一座桥头,有两个穿白色衣服的人拦住了我的去路,对我说,你回去吧,你不该来这里的。我正要与他们理论,脑子里突然闪出一念:我不是炼法轮功的吗?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呢?这一念我一下子就回到了自己的肉体,人也醒了,醒来看到妈妈、哥哥等一家人都哭成一团,都在准备后事了(那时已全身冰冷,没了呼吸)。他们后来跟我说,在我昏死期间,我死去多年的爸爸就上到我的身体,用一种男人的声音跟家里人说,阿燕今后一定要修炼法轮大法,否则她就没命了。从此家里人就非常支持我修炼,通过这一劫难,我更加坚定了修炼的信念,是李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明白了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要返本归真。

当大法受到邪恶的迫害时,我怎么也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要镇压?于2000年跟同修一起到了北京上访,这一次我没能在法上认识法,只停留在感性的认识上,但这次经历让我真正的认识到大法是什么,作为大法弟子应该如何去做,于是我第二次上了北京,走上了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路,我要告诉所有的人们法轮大法是最正的法,我要为师父和大法说句公道话!天安门的恶警异常的凶残,竟丧尽天良的一脚把我踹飞了好几米远,并导致我大出血和流产(之前并不知道自己已怀孕),之后我被当地的恶警抓了回来,因为被检查出有心脏病,恶警怕出人命担责任,就没敢劳教我,但它们还想勒索我妈一万元。妈妈没钱,最后筹了2千元才放了我出来。出来后恶警还经常骚扰迫害我们,跟妈妈要钱,还威逼我男朋友(当时在派出所当保安)看住我,逼我表态说“不炼了”,还被录像上了电视。当时由于怕心太重,我屈从了,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这些都是在邪恶的淫威下违心所做的,过后我非常后悔,就决定跟男朋友表明我的心声[注]。我说:你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脏病的,要不是炼法轮功我早就没命了,如果你真心爱我就该让我炼下去,否则我们只有分手了。他看我如此坚决,就答应了,还因此对法轮大法产生了兴趣,开始了解大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多人炼,而且怎么打压也不动摇,很快他也走上了修炼的道路,他说修了大法后,才知道以前的人生都白过了。

2004年底,我和丈夫一起去贴真象传单揭露邪恶,被恶警绑架,结果我被非法劳教三年,丈夫两年,在拘留所里,丈夫遭受了非人的折磨,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三水劳教所。我不配合邪恶的一切指令,在监室里讲真象,我心里跟师父说,我不应该被关在这里,我一定要出去更好的讲真象,救度众生,结果当恶警审问我时,就表现全身抽搐的现象,接连三次都是如此,它们害怕出人命担责任,赶紧叫哥哥把我接回了家,一出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我知道是师父慈悲于我,就想出来要更加精進,揭露邪恶,救度更多的世人。恶警看到我没事又想迫害我,要抓我去洗脑班,我坚决否定不配合,就离开了家,至今在外面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回,最近听说邪恶之徒又威逼哥哥(不修炼)让我回去,如果15天不回去就要抓哥哥去坐牢,这是恶党流氓本性的大暴露,我一定会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证实法之路,坚决抵制和铲除邪恶的迫害,也希望知道的同修协助正念铲除恶党邪灵的阴谋。

惠州市大亚湾公安局国保大队 邮编:516081
办公电话:0752-5577541
(恶警)谭锦云手机:13802358848

[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