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众病痊愈 迫害下坚持信仰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看了明慧征文启事后,作为一个在大法中修炼了七年的大法弟子,我应该向伟大的师尊和同修汇报我在正法修炼中所走过的路。

一、是师尊是大法救了我

我是一个65岁的女弟子,修炼前我浑身都是病,有神经官能症、失眠、头痛伴休克、喉部吞食受阻、气管炎、咽炎、甲状腺瘤两次手术、胃炎、慢性痢疾、右肾囊肿、手、脚风湿疼痛、双脚骨质疏松脱钙等各种疾病。常年中、西药不断,花了公家和自己很多医药费。也学过其它气功,但都没有一点效果。99年11月女儿(大法弟子)推荐,我和老伴幸运的同时得法,从此我开始了修炼的历程。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我的心灵得到了净化,心性也得到提高,七年多没吃一粒药,身体上的疾病全好了,身体获得了健康,走路轻快,皮肤白里透红,与同龄人相比年轻不少,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是师父、是大法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无法报答伟大的师尊慈悲救度之恩。

二、积极参加集体活动

我和老伴每天除自己学法炼功外,晚上还到体育场参加集体炼功;有时还赶到七、八十公里外去参加心得交流会;搬家后,我们又找到了离家较近的炼功点,每晚不仅参加集体学法炼功,还要教同院子的三个不识字的大娘学法炼功;有时参加县上的集体学法;有时在同修家看师父的讲法碟或讲法带;我们还常和同修一起到几十公里外的镇集体洪法。虽然大家都不认识,但我们都非常和睦、祥和愉快。

三、师尊时时在身边点化、帮助、保护

从99年7月20日开始,以江××为首的邪恶流氓集团对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下了毒手,报纸、广播、电视台每隔一小时滚动式的诬蔑、诽谤、栽赃、陷害法轮功,迫害伟大的师尊和大法弟子。一时间乌云滚滚,血腥笼罩着中华大地,似有天倾地陷之势。不法人员们抓捕大法弟子、抄大法弟子的家,把抄出来的大法书籍、师父讲法碟、讲法带、炼功带用火烧、用坦克碾,毁坏比生命都珍贵、无法用价值衡量的宇宙大法,看到不法人员们的滔天罪行,我既气愤、又痛心,但坚修大法的心不动,志不移。为了保护大法的书和磁带、碟子,我用大包装好后拿到一百多公里外的娘家藏起来。为了证实大法,我给两个市和两个县的政府写了真相信,家人知道后由于害怕极力阻挠,我没有妥协,将两市一县的真相信交了出去,但由于人心较重怕影响儿子的工作,留下了儿子工作的所在县的那封信。我和女儿经常给我娘家的所有人讲真象。

我工作地的上级领导把我们从儿子家喊回去想转化我们,我没有怕心,我们还主动去找她,不仅没向她表什么态,还向她讲了真象,我还是照常坚持学法炼功。老伴由于受当时邪恶形势所迫,一天把他的大法书和炼功带交到单位去了。随着邪恶的疯狂镇压,又搞株连,儿子怕连累他,和刚结婚的媳妇多次赶我走,并要和我断绝母子关系。女儿因工作忙将我接到她家,我一方面帮忙煮饭,一方面和女儿坚持学法炼功。女儿工作所在的学校先后派了三个老师、一个家属监视我们,还经常借故到家查看,我们没有怕心,一旦有资料时就和老伴、女儿及同修上街或到乡下去散发。师父经文《致北欧法会全体学员》中说:“在讲清真象中,不要等,不要靠,不要指望外在因素的变化。”资料缺乏时,我就动手写真象资料去散发,写真相信去投寄。在这过程中曾出现过惊险,但在师父的点化和保护下都化险为夷。

如:在真象缺乏时我凭悟写了“实话实说”真象传单,请同修帮忙自费印了六十多张,虽然层次很低,但群众看了也能使他们了解一些大法真象。我到一个大城市的繁华商场去散发时,一边发正念,一边将资料往自行车的筐里放,突然师父点化我回头一看,只见一个便衣拿着一张真象传单正看着走过来,我急忙跨進一个服装店里,只见他站在服装店门口望着進出的行人寻找我,于是我一边发正念,一边低头看衣服,在师父的保护下才躲过了这一劫;一天我走到一个巷子里,正准备往一家人的门缝里塞资料时,突然一个背着大背篼、手拿镰刀、戴着草帽的老大爷向我迎面走来,我立即停止了动作,装着弯腰挽裤脚,想等大爷走过去后再塞,可大爷也把脚踩到那家门槛上挽裤脚,我只好作罢。后来我才得知那家原来是妓院,每天都有便衣警察在那守候。又是师父使我化险为夷。神奇的事例很多,略举一、二。

住在女儿家时,我们常和有怕心的同修交流,鼓励他们走出来证实法。晚上我们集体学法,有资料时就一起到超市、服装店或厂区、小区宿舍去散发,有时又放到自行车筐里、汽车后车厢里,总之大家灵活机动,随机应变,同去的有六、七十岁的老人、也有许多青年人,大家发挥整体的力量,天快黑时我们就分别乘农民的三轮摩托到一些场镇去散发资料、贴不干胶真象标语、或挂条幅等。一夜之间,满街都送满了资料,贴满了不干胶,树上或电线上都挂上了“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等条幅,还用油漆在电杆上喷上“法轮大法是正法”、“停止镇压法轮功”等标语。邪恶看了无比震惊、胆寒。虽然很累,但我们非常愉快,因为我们正做着最伟大而神圣的事。

世界法轮大法日和师尊的生日时,我们又分组放大气球,在每个气球下面都挂上了大条幅。后来由于大法的需要,有我去拿、送资料,我都努力做好,没出任何问题。女儿任教学校的邪恶之徒叫学生签名,写保证,从而迫害学生。为了救度学生和家长,在女儿的帮助下,我给家长、给认识的同学、同志、挂牌的医生、护士写真相信去交,女儿休息时,我们又一起去给我娘家和她婆家等亲戚讲真象发资料。在师尊的保护下,正念正行讲真象和送资料都比较顺利。

四、被邪恶钻了空子遭迫害

我们没有遵照师父的教导办,法会开得太频,在同一年开第五次较大法会时,遭到了邪恶的迫害。那天有九十多人参加法会,当一位发言人讲约十几分钟时就用手机接了电话后说要回去时,这时屋外有宣传车的广播在大声播放,其实这是师尊在点化我们,可就没有人悟到,无一人出去看一下。大概十分钟左右被赶来的警察围住,除几个小弟子外,全部被绑架上了警车。警车将我们拉到拘留所的院子里后,叫各乡、镇的干部份别把我们领回当地派出所后,让我们站在一间空屋里,不准我们吃饭、不准睡觉、不准靠墙站,因我去解便没喊报告,就罚我站在院子里。

我女儿先被铐在窗户上,后来又和几个同修被铐在大柱上,几个被手铐铐着的同修都遭到了毒打。我女儿也被雇佣的人打,我和一个同修同时喊:不准打人!邪恶之徒立即跑来将我的双肩按得疼痛难忍,那个同修又被铐到了大柱上。邪恶不断的打我女儿,这时晴天霹雳一声大雷响,突然“嘭”的一声巨响,象房垮、墙倒一样,是上天发怒,警告恶警停止了行恶。我们被饿了二十六个小时后才给我们吃了一口菜稀饭。恶警非法搜查我们的提包和衣服口袋,并非法对我们施行审讯,狡猾的恶警在讯问时不说我们犯法,却将我们“犯法”一词写在笔录里。我们修炼、讲真象没有错,是邪恶迫害我们,他们执法犯法。

在派出所我们被铐了三十个小时后,又把我们送進了拘留所。在拘留所里同修又遭毒打,女儿被铐在树上十分钟。第二天女儿被押到她家去,它们撬开门在女儿家女儿被雇佣的小偷毒打,并搜走了两盘静功带、一盘音乐带,还把我三个大纪念章当做金子偷走了。它们对我们实行敲诈勒索,家里给我们送去的生活用品被没收,却要我们买它们的高出外面一倍的劣等品;仅两天就敲诈了我和女儿450元钱(生活费和学习费)。610邪恶之徒想把我送回我单位所在地的派出所处理,是师父再一次救了我,让我和女儿第二天就回去了。可是镇政府不准我住在女儿家,我只好离开女儿家。

十几天后女儿和另外几个同修被恶警从家里骗出来关進了拘留所,它们诬陷说从女儿家搜出了一千份资料,将她秘密的判了一年劳教,第二天一早就把她送往楠木寺女子劳教所。在那里女儿受尽了人间地狱般的折磨,一次差点被打死,一次差点被灌食灌死。恶警趁女儿家无人看守,撬开门将她家的洗衣机、自行车、电饭锅、风扇、汽车空调、煤气罐等所有生活用品及用具和各种书籍全部偷尽。

在魔难中,我没有动摇证实法的决心,但和精進的同修比,差距还很大,我一定努力去做我应该做的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