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诬告案胜诉的心得体会


【明慧网2005年7月25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们是被香港政府诬告阻街的大法弟子之一,从被港府无理起诉,至今年5月终审法庭推翻所有罪名,历时3年有余。我们想就此案的起因与其曲折的胜诉过程给各位同修作一个汇报。

事情的起因是在2002年3月,长春地区刘成军等大法弟子在当地插播电视后,邪恶头子发出“杀无赦”的秘密命令,其后疯狂抓捕了5000多名当地的大法弟子,更有几位同修被酷刑折磨致死。在这种万分紧急的情况下,原本计划去北京上访的4名瑞士大法弟子因签证被拒绝、于是改变计划来到香港,要到中联办外绝食请愿。2002年3月14日早上,4名瑞士弟子在部份香港大法弟子声援下,一起到中联办门外和平静坐、绝食请愿,共同揭露与呼吁制止江××集团对大法弟子的残暴罪行。

然而,这场制止迫害、呼唤正义良知的和平请愿,却在中共强力施压胁迫下,由港府动用约60名警察,暴力拘捕了15名大法弟子,并以“阻街”、“阻差办公”、“袭警”等7项罪名,强行把我们告上了初审法庭。经过了历时近两个月,总共26天的法庭审讯,裁判官在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情况下,判7项控罪全部成立。判决出来之后,我们随即就向高等法院提出了上诉。

其实此诬告案是可以不发生的。我们理解,这是旧势力利用学员未去的执著,无视正法期间众生的安危而安排出来的。这不仅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将对众生产生严重影响。既然事件已经发生,我们就需要全面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我们悟到,必须:一、遵照师父的法向内找出心性方面的漏洞;二、努力去向各界民众讲清真象,减少损失,在这过程中救度更多的生命。我们借此来推动我们更加理智、清醒、全面的向各界人士讲真象、揭露中共胁迫港府对法轮功学员進行的种种迫害。正如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解法时说的:“……哪儿出现问题,哪儿就需要讲清真象。不管最后结果怎么样,通过这件事情,你们就会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就会大面积的去讲清真象。”师尊还说:“其实作为大法弟子啊,你们还巴不得他搞点事儿呢。他搞事你们好有机会讲清真象、揭露邪恶嘛,是不是?你邪恶一来我就抓住你,我叫世人知道,正是暴露它们的时候嘛。”

回顾我们当时揭露邪恶迫害的请愿以及后来上诉过程中存在的一些问题,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没学好法、没重视修炼自己以至于在证实法中整体上配合得不好,被邪恶钻了整体有漏的空子:

1. 因为学法不够,导致对法的理解不深和不够清晰;
2. 没有修炼好自己,个人修炼中还存在着争斗心(其实也是受了邪党文化“恶、斗”方面的毒害所致);
3. 在做揭露邪恶迫害的活动之前没有理性的交流、协调、配合好。因此,在证实法的过程中掺杂着常人的做事心,完全忽视了把学法修心性放在重要位置上,导致了这场迫害的发生。

回想起来,只有当我们的个人修炼修得非常扎实、非常好的时候才能做到像师父要求的“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象、用慈悲去洪法与救渡世人”的效果,他们是相辅相成的。而无理智的去跟常人争斗的时候,其实,已经被邪恶钻了空子,走了邪恶给安排的路了。

其实去中联办请愿这件事情本身是没有错的,关键在于我们做事的心态是修炼人的正念呢,还是动了常人的念(把当时警察的拘捕当成是人对我们的迫害)?是在证实自己呢,还是在证实大法?另一方面,也因为我们有争斗心而被旧势力的黑手抓住这些来迫害我们,无意中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如果没有这些漏,也不允许邪恶来钻空子。

例如:在这次诬告案前的一次请愿,因马三家教养院将18名女大法弟子扒光衣服后投入到男监室,我们10名香港学员得知消息后,就立即学法、交流、协调一致,第二天就到中联办外绝食请愿──揭露与制止邪恶的迫害。在做之前大家互相提醒:一定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转法轮》)、“做而不求”(《洪吟》)。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能动心,就是去制止迫害和发正念。

结果那一次警察将我们全部抬上警车后拉到了警署。因为当时我们没有跟警察发生任何冲突,只是祥和、平静、理智的坐在那里发正念,旧势力就抓不到任何理由来迫害我们,所以即便抓了我们,在佛学会及全体同修的正念配合下,及时将事件在媒体上曝光,并向警署要求无条件放人。于是在几小时内,警察在抓不到任何把柄以及在各大媒体的压力下,只好无条件的将我们释放出来了。

通过这次事件证明:我们除了学好法修去执著,能认清、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做好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事之外,整体的配合协调也是非常重要的。正如师父教诲,弟子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大意)。师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说:“但是不管怎么样,师父是不承认它们的。你们也不承认它,堂堂正正的做好,否定它,正念足一些。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而且师父周围也有很多护法,有很多佛、道、神,还有更大的生命,他们都会参与,因为不被承认而强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旧理也是不允许的,无理的迫害是绝对不行的,那样旧势力也不敢干。就是大家尽量的走正。”

〈二〉一个地区发生比较大的事情的时候,不仅是针对有漏的学员来的,也是针对那个地区整体学员的心性来考验的。

诬告案的发生,同时也在检验着每一个当地大法弟子的心性,因为这场迫害它不只是针对这十几名学员来的,它也是针对我们整体的状态来考验的。邪恶的目地是想以考验我们为借口,从而钻我们意识不到的漏洞,以此来达到削减我们的意志和正念、分化整体、激化内部矛盾为目地。比如:当初面对法庭的不公正判决,学员们内部产生了各种各样的想法:有不理解的、埋怨的,有说我们破坏大法,有漏了、闯祸了……当时,面对来自学员内部的压力,我们被吓得胆怯了,我们深深挖根向内找自己的问题,害怕自己做错事而破坏了大法,于是就陷入到一种深深的自责之中难以自拔,就在这种自责的状态当中,没有利用好在6月开审之前的3个月时间,没有及时出去讲真象。

师父说:“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由于当时相当一部份学员(包括案里的部份学员)在压力下都误认为我们去中联办请愿做错了,而大多数的学员也正念不足,使得另外空间旧势力的黑手看到学员的心念:你看,他们自己都说自己做错了,因为他们自己都承认自己错了嘛,也就是承认了我旧势力的安排,那就判他们所有的罪名成立。这就促成了邪恶操控着初审法官判我们所有的罪名成立的结果。

我个人理解:当时师父看到很多学员都这样不能用正念看待问题的时候,大家陷入指责同修的气氛中去了,发正念也发不好,更没有及时的去讲真象,而且给被诬告的同修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痛苦。在反复学法中,我们对师父说的“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也不要再因为怕心而否定大法弟子讲清真象中的所为。”(《用正念看问题》)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师父的慈悲开示有力的稳定了香港大法弟子的正念。其实想想国内的同修,前仆后继的到天安门证实大法,有的被抓、被打,有的为此而失去生命。难道可以因为他们有漏就否定他们证实大法的行为吗?那和我们到中联办门外绝食请愿的道理不是一样吗?通过这件事情也在看每一位学员心性所在的位置,是站在否定邪恶破坏大法和否定邪恶迫害同修的基点上看待问题呢?还是站在埋怨同修有漏的基点上看待问题?每一个大法弟子都在其中,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难道我们不都应该以大法为大,放弃个人的观念去圆容,用大法弟子的慈悲去善解与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吗?

〈三〉当初审法庭刚判我们全部罪名成立的时候,我们是如何面对的。

当初审法庭刚判我们全部罪名成立的时候,诬告案的学员都是全盘否定、不承认的。警察要求我们去警署按手印(留案底)时,同修们给了一篇因前世迫害基督徒而今生遭到报应的文章给警察看,并给他们讲真象,提醒他们不要参与迫害,他们当时似乎略有醒悟,再加上其它国家学员的支援和帮助,那段时间他们持续的往警署发电邮、传真、打电话讲真象,迫使警方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请示了上司后,便无奈的放我们走了。后来法庭通知警察又叫我们去交罚款,都被我们拒绝了。因为我们没罪,交罚款就等于认罪。

〈四〉突破人的层层观念,清除一切障碍去救度众生。

往后我们在上诉的过程中,每周都有一次学法交流。当上诉到终审法庭的阶段时,我们商讨:怎样才能让法官及各界人士真正的了解到大法的真象呢?过去,我们也曾亲自去过各级法院登门递信要求约见法官,并给他们的秘书讲清真象,请秘书把信转交给法官。但我们一直被常人这一层法律阻挡着,没有机会亲自见到法官──因法官内部有一套规章制度,是不可以随便见人的。

我们心里不是很踏实,不知道法官到底有否真正了解到真象。直到我们学习了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有弟子问:“在曼哈顿向大楼中的工作人员讲真象仍有许多障碍,我们如何能够更好的突破旧势力设的层层障碍、关卡,让大楼里的众生都得救”,当时师尊回答:“其实,我们進到大楼里讲真象,真的進去也是难,因为大家都在办公。人家都在办公,我们去讲真象,他们老板肯定会不高兴的,所以会对我们有不好的想法。当然也不一定都是这样,有条件的也可以做。对于公司职员来讲,他们通常有三个时间大家可以接触到,一个就是上班,一个是下班,再有就是中午吃饭,中午吃饭的时候多数人都要走下楼来。所以在这三个时间中,我们选择去针对他们去做,可能效果会更好一点。”我们从法中深受启悟,于是我们也悟到:应该在有关法庭中午休息吃饭时间去附近派发真象给他们看,并配合发正念,让他们了解真象后都能得救。

于是我们将警察怎样阻止我们合法请愿以及诬告我们的过程做成大图片和单张,摆放在终审法庭附近派发,让路过的人都能看到我们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由于我们当时一直有个愿望──期盼着能有机会见到法官并给他们讲清真象。于是师父便安排了一次机缘。一天,一位同修在人群中发真象资料时,一位大法官走到她面前微笑的接过资料来看。我们当时心里非常明白,是师父的法身在安排着我们能有机会把真象亲自送到法官手上。只要我们抱着一颗纯净的心去救人,师父就会帮我们安排好这一切机缘,让我们做好救度众生的大事。

在离终审法庭即将开庭宣判之前的一个月,有学员悟到:应该尽快的递交大法真象和《九评》及有关光碟给全港的各级法官、大律师、律师、立法会议员、各级政府部门及各国的驻港领事馆等。学员们不辞劳苦的在很短的时间内,亲自上门去向很多这些部门的人递资料讲真象。

〈五〉放下自我,真诚的与对我们有意见的同修交流,发自内心的向内找不足,向内修自己。

在“诬告案”上诉的初期,由于本案学员与部份同修沟通不够,彼此产生误解,致使部份同修对上诉案不够支持。有学员悟到,我们应该主动去找那些对我们有意见的同修交流,才能善解彼此之间的心结,才能解体邪恶的一切安排。我们整体在法上提高认识了,互相协调好,在讲真象上做好了,邪恶也就无计可施了。

我们通过集体交流,使得大家在法上提高了认识,从而在整个上诉过程中强有力的支持了诬告案的同修。一位在本案之外的学员,获知本案情况后,以个人名义写信寄资料给法官讲真象。终审法庭4天聆讯的最后一天,大法弟子们在法庭外集体发正念,慈悲、祥和、强大的正念场让对方律师在法庭上语无伦次。大法弟子多方面的共同配合,显示出了大法的强大威力,让一切邪恶因素解体,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法官们的善念也被正的、慈悲的因素所启发,在聆讯结束后短短一个月之内,于今年5月5日,终审法庭的5个大法官一致作出了公正的判决:判所有上诉人得直,即推翻了所有对法轮功学员的有罪判决。

通过这个上诉案的成功看到,从最初的部份学员不理解我们,到后来理解并支持我们;从最初认识的只局限在给法律界讲真象,到一步步的通过学法、交流,在法上提高,认识到向香港各个阶层的众生讲清真象的重要性。我们学员被锤炼得越来越成熟了。

我们在诬告案最后胜诉,相信根本上是因为正法進程的加速推進反映到了我们所在的这个空间所致,与案件直接有关的学员与其他所有大法弟子的讲真象也起到了强有力的作用。同时,也与我们地区整体对法的认识和心性方面的提高,整体的协调、配合、发正念等方面有着密切的关系。

其实我们每一步的正法修炼过程都是在法理的指导下走过来的,在师父的加持下,通过大法弟子不懈的讲真象、发正念,我们不但减少了损失,也相信通过此时接触到了更多平时不易接触的阶层。这是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趟出的一条路,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在引导、改变着常人,改变着环境。

在本月8日,香港的裁判法院原来要聆讯另一宗警察诬告讲真象的大法弟子“阻街”的案件。在弟子事前协调一致讲真象与发正念的威力下,我们得到了一些正义律师几乎义务的支持,而且在各方面都充分准备下,警方临开庭前几天通知我们,表示不会提供任何证据,法官则当庭宣布“撤诉”。大法弟子的慈悲又一次挽救了常人社会各个阶层的众生,使他们能够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以上是我们的一些体会和认识,如有不当,请各位同修慈悲指正!让我们以师父的一首诗《正念正行》共勉:“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谢谢大家!

(2005年华盛顿DC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