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珍惜每一个和我们擦肩而过的众生


【明慧网2005年7月26日】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有种想哭的感觉,心里觉得很惭愧。师父2005年6月26日在《在芝加哥市讲法》说:“做为大法弟子来讲,做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我说修炼人是没有敌人的,你们只有救人的份儿,没有用人的手段、用人的理去惩治人和判决人的份儿。”而面对众生的渴盼,师父的谆谆告诫,我又做了多少应该做的事呢?

2001年被非法劳教两年后,妈妈千里迢迢的来接我出狱,在返家的途中,我就向一名三轮车夫讲述真象,当时正在北京,妹妹托的一个朋友在我返家后告诉了她,妹妹非常担心和生气,当然还有害怕,害怕这个家庭再一次受到邪恶的迫害和伤害。

妈妈早已退休在家,父亲99年去世后,我独自一人还在外地工作,妹妹尚在求学。从迫害开始,到我被非法劳教的这一段时期,母亲与妹妹在这个城市艰难度日,母亲是个修炼人,妹妹不是。那时毕业找工作,用人单位都要问家里是不是有人炼法轮功。妹妹很努力,也顺利的找到了一个好的单位,但却把这件事牢牢的埋在心底,以至于她说自己一度患了忧郁症而差点精神崩溃,一听说有关法轮功的事就精神紧张,回家就对母亲千叮万嘱。

我回家休整一段时间后,当时就有考研或工作的选择,我选择了工作。因为我是一无所有的回来的,还担心不太好找工作,刚开始也是跑了好几家,都不顺利。后来我悟到,还是要堂堂正正的做我该做的事,大法弟子都是有师父安排的。一次意外的电话,居然有人来找我工作,我当时心里生出强烈的正念,没有偶然的事情,我一定能得到这份工作。

妹妹和母亲在我回家前在这座城市买了一处房产,做为在这个城市的栖身之所,借了钱加上积蓄交了首付,银行贷款了二十年按揭。刚开始,我只有微薄的薪水,但我觉得有一份工作就应该珍惜,可是我无法对家里有更多的贡献,直到后来矛盾激化,妹妹不愿独自承担房屋的按揭,理由是我也应当对这个家有所贡献,而且说让我要有生活的压力才知道奋发。后来通过我的努力工作,薪水有了增加,但还是捉襟见肘。妹妹又说,这债务也要我偿还一部份。

我当时心里不止一次的说,这个房子是妹妹你的,不是我的。也不止一次的想,要不就搬出去住算了。也想,要是换一个人可能早忍不住了,可我毕竟是大法弟子。后来师父的讲法中谈到了弟子中有欠债的,有长期心安理得接受帮助的等等不正的情况,才明白原来给我们弟子走的路真的很窄,必须走得很正才行。这还没完,妹妹总是不停的抱怨我不象个当哥哥的,首先就在于赚钱不多,不足以支撑这个家,而且没有自己的事业。甚至说了一句话:你要是做不到她心目中的那样(在常人中有事业,有稳定丰厚的经济收入),她就不会相信我所说的。虽然她亲眼见到了母亲学法轮功后身体健康的变化,知道法好,也听闻了许多大法的真象。我当时也说,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路,不要把你的意愿强加在我身上。后来我也明白过来,原来我在以前向妹妹讲真象的时候,又何尝没有这样强拉啊!我也向妈妈诉苦,难道那众多的收入还不如我的大法弟子,条件更艰苦的就不生活了么?后来师父的讲法中谈到了关于迫害初期一位学员针对邪恶对师父诬陷的错误认识,才又明白,真的每个大法弟子都是在开创自己证实法的路,没有参照,也没有榜样,这条路上只有学好法,才能走正。

以前讲真象每每效果不好,或人不接受的时候,总有一丝想法,叫你有后悔的时候,救你你还不听。后来南亚大海啸,三十多万人,一瞬间就没了,生前再多的恩怨在那一刻都没有了意义,生者的叹息和死者的固执不一样令人深思么?机缘只会因为大法弟子的不珍惜而错失。

从狱中回来后,年龄也老大不小了,应该要结婚的压力让我不得不考虑婚姻的问题。也是一种讲真象的途径吧,我心里想。可我真的在讲真象的时候,却又掺杂了很多人情的东西,甚至被情冲昏头,也有些常人一样的冲动。后来的结果只是“你是个好人”而已,更多的真象就失去了再深入的机会。婚姻的问题,同修们也已有了很多的交流切磋,其实结不结婚不是目地,只是这却是必须用正念面对的修炼路上的一道坎。

也因为担心妹妹的关系,我只是默默的做了一些证实法的事,即便是后来有了条件上网,我也只做了一些很有限的工作。每每看到网上传来同修精進的消息,我总是很惭愧。我也常问自己,我真的珍惜和我擦身而过的众生了吗?记得有一次去招聘,就是因为我非常和善的态度,有一名应聘者最终选择了我们公司,但我却始终也没能再向她讲清真象。来来回回的人事变化也让我有机会接触更多的人,但是讲出的真象却屈指可数。还有一次,我在回家的街道边,看到一个人跪在路边乞讨,围了一大圈人。我看了看,知道是一名大学生,母亲重病,家里很贫寒,刚好放寒假,不得已才出此下策。我当时就在犹豫给不给他讲真象,后来觉得还是要回家再拿点资料。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就没看见人了。当时心里就觉得非常的遗憾,也许许多的机缘才凑成今天的机会,而却因为我的一念之差使该救度的众生没有救度。我当时心里就对师父讲,请师父帮我,再给我一次机会。转了一圈后,回来就又看见了他,我从人群中拽他出来,说我要帮助他想和他聊聊。他平生第一次的進了肯德基,在边喝边聊的气氛中,他讲述了他的家,一个贵州偏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寨子,只有二十余户人家,他是他们那里的第一个大学生,生活很艰苦,甚至吃水都困难。对法轮功的认识除了报纸媒体上所说的谎言诬陷外,就再没接触过炼法轮功的人,我给他讲了很多,看得出来他眼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他拿着我送给他的资料和护身符,表示要尽快赶回家。我又拿出五十元钱给他做路费,心里也在祝愿他把大法的美好带回他们山寨。

在2001年,我也曾写过一些文章发表在明慧和正见上,我深深的知道是法赋予我这样的能力来证实大法。出狱后也多次想写点心得体会,一方面因为觉得自己做得不好,另一方面又因为总是没能很好的突破自己,就一直拖到今天。最近看到同修撰文谈到炼功时的景象,自己世界的众生求他多坚持一会,才深深的体会到,走正自己的路,做好的每一步关系着多少的众生啊。当我决定写这篇体会的时候,头脑中不止一次的闪过这样的念头,不写了,但再坚持一下的想法仿佛让我看到了无数众生渴盼的心声。是啊,是师父赋予了大法弟子宇宙中最伟大的使命,只有我们才是真正的在普度众生,在救度生命。

没有大法,又有哪一个众生能自己解脱呢?!正因为难,才需要大法及大法弟子去救度啊!无数的遗憾,难道是众生还有后悔的机会么?!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请珍惜每一个和我们擦身而过的众生吧。

以此文与大家共勉,不妥指出,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