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法像回来了


【明慧网2005年7月27日】我是1994年参加过老师传功讲法班的老弟子。迫害开始不久,我就一直被邪恶之徒24小时严格监控。非典的时候,我看盯我盯得比较松,就把放在外边的大法书都拿了回来,但师父的法像没拿回来。结果过了一段时间,师父的法像自己回来了。我当时激动的不得了,我太感谢师父了,师父在任何时候都在保护着弟子,点化弟子。

从99年迫害一开始,单位和居委会就没完没了的找到家里来给我洗脑。在这种邪恶的压力下我没有屈服。我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他们:大法是好的,是让人做好人。告诉他们,我10年的心脏病自从炼大法以来完全好了,医院检查全部正常,其中包括心电图、心功能、晚电位、心脏彩超,连医生都说“真不可思议,器质性病变不可能好,你都吃什么药了?”我吃了10年药都没好,自从炼法轮功后,什么药也没吃就好了,一个老大夫说了一句:“奇迹吧!”现在你们不让炼法轮功,我亲身经历过的事情总不能昧着良心去说,去骂大法,骂我们老师,做人最起码的良心还得有吧。

后来居委会也无话可说,只是说上级领导布置下来的任务我们也没办法,就跟天安门6月4号事件一样,政府定的是反革命事件,但是咱们彼此心里都明白是怎么回事,谁也没办法。

2002年的农历新年年三十,单位书记找到家里,让在他们印好的不炼大法的什么东西上签字,我坚决没签,他说:“上边7、8个领导在厂子就等着你签字呢,你要不签就别想在家里过年。”我说:“我就是不签。”他没办法了,说:“我替你签了吧。”我说:“那是你签的与我没关系。”他就走了。从那以后再没找我签过字。

为防止邪恶之徒抢走大法书,我把师父法像和大法书都放到外边了。后来我头痛,就找到社区去,我说:“我炼大法6年没吃过药了,哪儿都舒服。你们不让炼了,听你们的话我现在难受了,去给我找一本《转法轮》来。”当时他们脸都变色了,主任说给我介绍一个别的佛家功,我笑着说:“什么也不炼,就炼法轮功!”从此以后邪恶之徒就24小时开始监控我。

两年以后我被迫搬家,搬到现在居住的小区。我和邻里关系处的都很好,他们都说“你真是个好人,说的话又好听,又对,又在理。”可是他们还是盯着我,堵着我家门开会,堵着单元口盯着,出门屁股后面紧跟着。直到现在,电话、上网一直监控着我。更有素质低的人,领着家里养的狗到我家小房门口拉屎。作为一个大法弟子,超出一个常人的人,这一切我都忍了,有时候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就想起师父说过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

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不能和别的同修们一块儿在一起做大法的工作,心里也很郁闷,有时心里很想骂盯着我的人,很生他们的气。但看到盯着我的人,突然间死了4个人,又觉得他们很可悲。

不能做别的大法工作,我碰到亲戚、朋友、熟人或者碰到不相识的人时,就站在不同的角度智慧地给他们讲真象,讲邪党如何如何贪,江泽民如何如何缺德,出国访问第一件事就是先给人家各国的领导人发法轮功不好的资料,一个国家主席不但丢他个人的人格,还丢咱们的国格。众多的人都说:你瞧老江那德性,南霸天的发型,不定对着镜子练了多长时间,才练成现在这个傻样。

如果对方能接受,我就讲法轮大法如何如何好。现在能接受的常人更多了,讲真象也比较容易了,但是还有一大批执迷不悟的。你说毛老头儿教人人整人,邓小平教人如何贪,江泽民教人如何做混蛋,他们呵呵一笑都接受。可是很多人还是对大法没正念。我觉得大陆的人是挺难救度的,也可能是我做的不好,正念不足,请同修们帮助指点我。我一定牢记师父所说的:“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理智醒觉》)。

我知道师父一直在救度所有的生命,为我们承担了很多很多业力,我知道师父为我付出的相当多,没有师父,20年前我就死了,可是我现在为大法却做不了什么工作,一想起来就直想流眼泪,我真的是愧对师父。但我会努力的加强正念,一定走好、走正最后这一段光明之路!

这里向大陆有怕心没有走出来的大法弟子说一句:抓紧这最后一点点时间吧,你就算拿出做人最起码的一点点良知,也应该做好大法弟子该做好的三件事,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去证实法,尽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

个人的一点经历体会,请同修批评指正。如果再次开法会,同修们能见到师父请代我向师尊问好,转达我对师尊的思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