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不同 但救度之迫切相同


【明慧网2005年7月27日】我的身边有一些这样的同修:对于一些自己应该修去的东西,却长期断章取义的用师父的法来掩盖,当同修给他指出来后,他堂而皇之的最好借口就是:“师父说了,修炼路不同,都在大法中,我的修炼状态就是这样的”或“我的家庭和各方面条件跟你们不一样”或“你我层次和境界的不同,认识不可能一样”,乍一听好象有点道理,而恰恰是这种“理”障住了我们的双眼,让邪恶一次次钻了我们的空子,这种现象很严重,应该让我们共同警觉了。

下面试举一些例子:

例如,有同修想针对某一部份群体讲真象,需要别的同修帮助,可别的同修却说:“修炼路不同,你想做的可能与你的修炼道路有关,你做你的,我做我的,都在走自己的路。”看似很合理,实际是让寻求帮助的同修自己单打独斗,做得力不从心,或带来很大难度或干脆就没法做了。

又如,有的同修长期对讲真象的事情不积极,非得别的同修反复做工作,推推动动,但是他却总有申辩的理由:“修炼路不同,我的状态太特殊,我能看到我的功如何如何,我与你们不一样。”经常说的话就是“我与你们不一样”,这话的背后其实就是在说:“我悟得高。”我觉得:这种现象不是邪悟,也是向邪悟靠近了,很多出现严重问题的(包括自心生魔的、一部份给邪恶写了保证书而掉下去的、经常在弟子内部制造内耗的造成损失的)往往都是习惯于自诩修得高、悟得高的人。

往往这些同修修炼和讲真象没有紧迫感。比如中午睡觉一睡很长时间(一两个小时),还有的长期看自己喜欢的小说杂志,借口就是“我习惯了”或者是“要不我睡不着,这是我的状态,修炼路不同。”或者本来家里经济条件不错,可是连影碟机(可以让家人看真象光盘)都不增加一台(只有一二百元),就更别说买电脑办个人资料点,却说出一些自己掩盖问题的借口,例如“我过一段时间可能搬家,搬家之后再说”“我们家要装修,以后再说”“我爱人不愿意买”“买来了,我们家的孩子还不天天玩啊?”都是用人的东西搪塞,却不站在法上想想该不该做。其实,以上这些“理由”都是自己不精進,不想做,如果你真的想对家人讲真象对更多的众生珍惜,以上这些“原因”都会发生变化。深挖其根本原因,还是觉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甚至有的这样同修说:“我怎么感觉不到我也有那么大的历史责任?”

还有的不上班的同修觉得自己的时间很富裕,平时总是在家里做一些消耗时间的活计,同修建议他多学法,他却说:“我一看到有人说自己学了一二百遍法,我就不愿意听,学法光有数量不行。”其实,这是邪恶利用同修的安逸心或惰性找借口,進而放松学法的数量。有同修建议他一天学三讲《转法轮》,他却说:“人与人不一样,人家一天学三讲的都是不上班的还没有别的事情的,再说学多了,我也学不進去了。”

还有的同修说:“我学完一讲就不能学了,学不下去了,我就是这个状态。”有的同修建议他:“克服它,坚持学下去,不就是提高吗?!”他却说:“状态不好,学也是白学,我跟你们学法不一样……”

目前集体学法对我们整体的提高起了很大作用,得到了同修普遍的认可,可是还有的同修表现出对集体学法的抵触,但是,又因为知道集体学法这种形式是没有办法否定的,是对的,于是他就找来一些其他借口来掩盖“不愿意集体学法”,其实,“不愿意集体学法”的意识是邪恶和自己要修去的执著部份,不是真我的真正的想法。邪恶为了掩盖不愿意集体学法,往他的头脑中反映一些借口,比如,“集体学法时间太长,我还有别的事情”,“你们读书的声音,我不喜欢”“我有我的安排,这样就耽误我的讲真象的事情了。”

还有的同修说:“晚上九点之前,我基本是唠嗑看电视,之后我再学法,我与你们不一样,我不上班,有时间。”好象他的时间富裕得用不完。而且还有的同修对电视很执著,却找借口说:“知己知彼嘛”,好象不听邪恶宣传,我们就没法修了。

综上所述,修炼路不同,但是救度众生的迫切是相同的,精進之心是相同的,整体的配合相互帮助照应也是必须的,不要再用掩盖来掩盖掩盖本身了,同修,清醒吧!

提及以上的这些现象,不是为了指责同修,而是为了给这些同修一个警醒,是出于对同修的爱护,对法的负责,同时,在所有大法弟子面前曝光这些邪恶,曝光这些旧势力安排的障碍、垃圾,让它们无处藏身。

以上为个人现有阶段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