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闯出洗脑班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7月27日】2003年12月25日,我正在单位上班,被高新派出所无端绑架,非法拘留在洗脑班。我绝食八天后堂堂正正的自己走出了洗脑班。下面我简单的把这一经历写出来。

12月25日,我正在单位上班,我单位保卫科长李旭森找到我,说高新派出所找我了解情况。我不想去,可是没有机会脱身。到经理办公室后,看到两个警察,一个叫夏银旭,一个姓雷。一会儿派出所教导员吴敏成从公司书记冯炜那里回来,要带我走。我不去,就去找冯书记说明情况: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我是好人,恶警带我走,就是迫害我,他们找我没好事。我曾被迫害到生命垂危,所以我不去。书记告诉我是去学习班,他表示无能为力。我告诉他:你今天怎么对待我,将来别人就会怎么对待你,如果你让他们带我走,我去了就绝食,一旦出现任何后果,你良心受谴责。

之后我又去找总经理张玉明,他表示不知道此事,但也帮不了我。我跟他讲了半天真象,最后恶警吴敏成胁迫我:你别让我拽你走了。我只好自己走下楼。

因不想被恶警绑架,我就一头撞在办公楼外的铁柜上(现在知道那样做是不符合法的,后来一跟书记谈及此事,书记就会跟我开玩笑说,还没让你赔单位的铁柜呢,给我撞出个坑来!)即便这样也没能使领导或恶警发善心让我不去洗脑班遭受迫害,而是把我送到华侨医院和四六五空军医院检查身体,做头部CT。等片期间,我要上厕所,吴敏成不允许,说到派出所再去,随后,我被两名恶警非法押到一辆白色轿车上。

开车的司机是吉林市高新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兼区610主任徐向泰,在车上我意识到我讲真象讲晚了:我一直在想用人的招法不跟他们走,现在看什么都别想了,讲真象吧!于是我向他们讲述了法轮大法被诋毁迫害的真象,包括自焚、鑫诺卫星等相关真象。我说话比较快,逻辑性也很强,讲了半个小时他们一句话都没说。当我发现车不是开向高新派出所,而是上了吉长公路北线时,我问徐向泰,这是去哪里,不是说找我去派出所了解情况吗?徐说:“刚才了解完了,你不是谈法轮功了吗?”我告诉他:“你这是先朝这个方向开车的,然后你才问我的,你在撒谎。”

这样我被绑架到吉长公路,上吉林市桦皮厂镇乔屯洗脑班(原来是养老院),我到达那里后,要求上厕所,吴敏成还是不同意,后来在我一再坚持下,才让别人陪同下上厕所。我们单位来了两辆车和四五个人送我到洗脑班。后来已被绑架到洗脑班的同修告诉我,我来时他看到另外空间有许多缺胳膊少腿的蛤蟆一起来了,我们悟到这是我这段时间发正念不够造成邪恶钻空子才迫害我的。

我被非法拘留在洗脑班,一个姓王的警察问我自然状况,因我不配合,他把我从床上拽到地下,还用手指戳我的鼻子,没有最起码的素质,制止都不听,还威胁要把我关小号,戴手铐,铐暖气管上,我蔑视地看着他,不为所动,提醒他太小题大做了。他抓住我的衣服把我放床上,改口说:“都姓王,你是我妹妹,你咋这样呢?”丑态百出。以后他每次来上班第一个来看我,而我在每一人来看我时只要这个王警察在,必会以开玩笑的方式揭露他曾打过我这一事实,如果是610领导或政法委领导我就严肃揭露他,他再也不敢对我有丝毫的迫害。

在以后的七天,我绝食绝水抗议无辜被非法拘押,期间吉林市610办公室孙双海,借调到610的市联大干事小蒋每天来骚扰我,阻止我炼功发正念,劝我吃饭,威逼恐吓,孙双海威胁我说:“你不吃饭,我给你灌食。”我说:“绝食三天必有冤情上报检察院,这是法律规定,另外,在医学上要求灌食必须是生命垂危或腹压为零,我两条都不具备,而且我告诉你,我在劳教所就是因为绝食灌食生命垂危才出来的,你敢灌我,出现任何后果你承担不了!”孙双海故作强硬地说:“没有人跟你讲法律。”我正告他:“你可以不跟我讲法律,但将来有人会跟你讲法律。”他悻悻地说,你啥时候撂倒啥时候灌你。从此他再不提灌食,直到我离开。

当时市政法委副书记陈福春去洗脑班看我们,特意来用歪理指责我,我在列举了一系列事实后他哑口无言,我向他揭露了单位冯书记对我不负责任,派出所吴敏成骗我说了解病况,实质是上洗脑班,不让我上厕所,徐向泰毫无理由绑架我到洗脑班,值班恶警王某打我的事实,我告诉他:“你们迫害好人,天理难容,所有对我犯过法的,犯过罪的,都不会逃之夭夭,法网恢恢,疏而不漏。陈福春听后赶紧走了,再也没找过我。

在我绝食绝水五天时,我借警察的电话给我们老总打了个电话,说的挺严厉的。我指责他们同意我来洗脑班,造成我不得不绝食,以致要危及生命的事实,指出他们将承担的责任和可怕的后果。同时我家里人去单位和高新区要人。这种情况下,单位不得不在第七天派人来洗脑班要人,结果后来有人告诉我说陈福春和孙双海说死也不放我。我心里知道我是归师父管的,在第二天发正念时我就知道我很快会出去的。

在洗脑班时我和同修交流,我绝食是为了不配合邪恶,是为了证实法,我不想以病态的形式走出去,无论单位是否保我,我都要走出去,而且我也不要流离失所,而是要堂堂正正的回单位去上班。同修告诉我,你应该去跟他们谈让他们放了你。我觉得也对,就找到610的孙双海和小蒋,要求他们放了我,他们带着耻笑说,那放了你不得放了他们吗?(当时只有我一个人在绝食)我正告他们,你们放完我就放他们。你们放,我也得走,你们不放,我也得走,机会我是给你们了,怎么办你们自己把握,我说完就离开了。不管怎样我是应该给他们机会。

这样在绝食第八天时,我堂堂正正的自己走出了洗脑班。

两天后我找到抓我的人讲真象,他保证不再骚扰我,半个月后我堂堂正正的回单位上班,单位没扣我一分钱工资。后来领导告诉我,610在我走脱后向单位要人,单位说人不是你们带走的吗,我们还要管你要人呢!610的向单位要钱,领导说没钱。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通过这件事我悟到,在迫害面前,大法弟子一定要有正念,用大法来衡量,明确知道自己想要的结果,才能更好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安排的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