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工程师钱世光九死一生,再遭绑架


【明慧网2005年7月27日】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级工程师钱世光多次被非法关押、劳教迫害,多次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但每次凭着对大法的正信与正念,在回家后得到康复。2005年5月27日,钱世光再遭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迫害。在此紧急呼吁营救大法弟子钱世光。

钱世光,男,63岁,家住甘肃省兰州市中国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自修炼法轮功以来事事处处与人为善,在当地口碑极好。1999年7.20邪恶对大法的镇压迫害开始后,钱世光被非法关押在桃树坪戒毒所,绝食抗议十几天,奄奄一息,被不法人员扔在其家门口后,扬长而去。钱世光吃力的将门敲开,当时已骨瘦嶙峋,食水不进,一喝水就呛出来,家人都觉得他已经不行了。通过学法炼功,几天之后便好了。

2000年5月,钱世光被非法劳教1年半,关押在甘肃省第一劳教所──平安台劳教所,其间绝食抗议28天,体重由120斤降至70~80斤,送至大沙坪劳改医院住院1个月,诊为多脏器功能障碍,劳教所不愿支付钱世光每日的医疗费用,劳教所五大队王姓队长让钱家人办保外就医。2001年12月钱世光被接回家,只要能动,他就坚持学习师父的讲法和经文,并天天打坐炼功。慢慢的身上开始长肉,但长出的肉都是黄色的,似全身水肿状,稍微按压便凹陷下去。打坐时一条腿搬到另一条腿上时,脚就会深深的陷入大腿的肉中,几日后全身皮肤皲裂,流出黄油状液体。而钱世光全然不顾这一切,仍然坚持学法炼功,一个多月后恢复正常。

2002年6月2日,钱世光去北京证实大法,当日被抓,并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期间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劳教所中的罪犯在恶警的暗示及怂恿下用厕所的搋子(chuaizi)吸嘴,用苍蝇拍子打嘴;把头摁入马桶中让钱喝马桶里的水;拔胡子、拔眉毛;有时毒打后被扔进小便池子浸泡;冬天被捆绑住之后塞到床下(因床很低,无法翻身),只有在床下解手,然后被凉水浇泼。有时趁着夜晚,恶警逼迫犯人将他带到户外,脱光衣服并往身上浇凉水,后又用雪埋上;那里的恶警伙同罪犯将钱的腰椎打断,即使这样恶警还指使2名罪犯拖着钱世光强行跑早操……。

钱世光被折磨的无法动弹时,北京团河劳教所管理科又通知其家人办理保外就医,钱世光于2003年11月8日被接回家中,当时只能卧床,无法动身。钱世光在床上不停的背诵师父的经文,自他能够坐起时就开始打坐炼功。3个月后,钱世光能够走路了,但仍不能直起腰。

由于多次遭受迫害,其中有一次被非法抓捕的具体时间与地点已记不清了。那次遭受迫害回到家后,浑身上下到处是碗口大的疥疮,身上无一处完好的皮肤,钱世光通过一个半月的学法炼功便恢复如初了。

几经生死的魔难,钱世光的正念正行让周围的人亲眼目睹了大法的超常威力,所见之人无不叹服大法的神奇,在这些人心中自1999年镇压法轮功以来的一切诬蔑宣传不攻自破。

2004年2月,被迫害腰椎骨折的钱世光身体稍稍能够行走,就忍着腰伤带来的双腿剧痛,走向大街小巷,向世人讲清真象。以后每日只睡3个小时,其余时间全部用来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

2005年5月27日下午,钱世光刚走出住宅小区,便被早已等候在那的兰州市的恶警截住,从身上搜走钥匙,而当时钱世光仍旧无法直立行走。其后,兰州市公安局26处共8人(7男1女,其中有一个男队长姓董),用钥匙打开钱的家门进行野蛮抄家,并提着摄像机进行录制。钱世光的家被翻的底朝天,还被非法抄走了2台电脑(一个台式,一个笔记本),2个三位一体机,1台激光打印机,1台一拖二的刻录机,1台塑封机,钱币及衣物数目不清。钱世光被劫持至龚家湾洗脑班,至今杳无音讯。

又一个好同修遭受迫害,请兰州市及所有大法弟子齐发正念,营救钱世光,有条件的同修可去龚家湾洗脑班近距离发正念;也希望至今仍跟随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不要一错再错,赶紧醒悟悔过,再做出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犯罪的事,报应将如影随形,那时将悔之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