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针灸师的求道之路(图)


【明慧网2005年7月28日】他,针灸义诊、救助病痛做善事,但是自身疾病却每况愈下!耗尽大半辈子寻道而不可得,刘映谷那颗求道之心日感疲惫……

七十三岁的刘映谷(本名刘阿火),虽然脸颊刻画着岁月痕迹,但脸色红润,双手细嫩,体格健壮,讲话中气十足。若不是深入交谈,谁能知道刘映谷以前的身体很差,而现在,他是怎么样保有健壮的体魄呢?

刘映谷自幼家境贫苦,很早就有胃疾的困扰。十九岁毕业于师范学校,随即分发至小学教书,胃溃疡及胃出血开始伴随着,从此四、五十年来胃药不离身。此外,前列腺肿胀、糖尿病、白内障、高血压与气喘等疾病接踵而至,苦恼日深。


和大家一起学法相互促进,是刘映谷(右一)生活中最愉快的时刻

* 全心投入宗教、气功与针灸

授课之余,刘映谷耳闻针灸可让人不药而愈,于是1981年提前退休,苦读针灸专书,四年后,在美国国家考试中脱颖而出,取得“全美U.S.针灸执照”。当时有人请他留在美国落脚行医,刘映谷婉拒了。回到台湾,刘映谷展开针灸义诊,救助他人病痛做善事,但自身疾病仅稍有改善,日积月累还是一身病。

为了根本改善身心灵,刘映谷寻求气功运动,并走访各大寺院及道观。由于口才不错和教职本行的台风稳健,刘映谷担任起了佛堂讲师,在竹北的修道界颇有名气。他在滔滔不绝的讲道中过了十八个年头,虽然精神充实,但身体却每况愈下,糖尿病使他面临截肢的危机,前列腺肿胀恶化到出现了颗粒肿瘤,每天晚上必须起床如厕十几次的辛酸历程,真是苦不堪言!看遍中、西医,病情仍逐渐恶化,药量愈来愈大。

* 得法修炼,心欢喜

耗尽大半辈子的精力寻道而不可得,病痛依然缠身、人生真义依然百思不解,刘映谷那颗求道之心日感疲惫!到后来,就连上医院拿药都要委请他人代理,在极度痛楚中,刘映谷数次起了想从顶楼跃下的念头以了结人生。

绝处逢生,远在花莲的妹妹于1999年夏天,专程为他送来一本指导修炼的宝书──《转法轮》。当时刘映谷左手已因中风而无法举起,做炼功动作还有困难,于是妹妹请他先通读《转法轮》,当读过一遍之后,刘映谷的手改善了一些。尤其深感书中的法理内涵深不可测,刘映谷满怀喜悦,开始在家边看教功录影带、边炼功。

刘映谷身体开始有了明显的改善,但长久以来“药与病”已成了生活的一环,炼功后心里还是惦记着原来的各种病。

在一次参加法轮功学员的集体学法交流时,听到同修自述过病业关的过程很受触动,通读法轮大法书籍之后,刘映谷进一步认识了病与业的关系,明白了炼功人只有不断的提升心性、吃苦消业,真正修炼,才能得到健康无病的身体,而抱着一颗治病的心离修炼的本质相差甚远!

但是,回家当血压高达200多,全身发烫、筋骨疼痛,脸上有如千万只蚂蚁在钻动时,刘映谷还是很难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幸好也修炼的太太适时提醒他、鼓励他,刘映谷终于把治病的心放下了。

说也奇怪,就在那一刻,刘映谷全身感觉没那么烫了,心情跟着清朗起来,脸上那种如无数只蚂蚁在钻动的现象也顿时消失了。刘映谷终于体悟到,修炼人放下那颗对病的执著心很重要。

就这样,刘映谷从此跟四十多年来朝夕共处的药物说再见了。那时刘映谷刚好才学法轮功六个月整。

* 人生最快乐的事

由于自己的亲身经历,刘映谷明白《转法轮》书上所言字字真切,也明白了往高层次上修炼要专一的道理,更加珍惜这万古难遇的修炼机缘。“自己在修炼一段时间后,感觉所有病症全消。若没有炼法轮功,现在早已剩下骨灰了!没有病的感觉真好!”

刘映谷知道,只要能放下执著,真心修炼,透过这个功法不但能改善自己身体的健康,更可让每个人的心性大幅提升;对目前逐渐衰退的道德,有着力挽狂澜的积极鼓舞作用;对暴力充斥街头的社会,更有着潜移默化的正面效应;对节省目前庞大医疗资源的浪费,也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这样的功法免费、公开送到人们面前,只等有缘人来接触来了解。

为了传播这神奇美好的功法,刘映谷在附近的竹北国小校园里成立了炼功点,义务教功,并到新竹县政府传递法轮大法的祥和美好,得到了热烈的回响。

走过漫长而艰难的求道之路,对于刘映谷而言,看着有缘人得法修炼,拥有轻快自在的身心,共同在返本归真的道路上互相砥砺扶持,是人生最快乐的事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