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望故乡


【明慧网2005年7月29日】这是我的故乡,我却只能在异地将它遥望;这里有我的亲人,我却不能走近他们身旁。多少年来,就是这样,孤身一人在异地流浪,流浪在远方。

如若在异地他乡,偶遇到同乡,会勾起我无限的暇想,我会急不可待地寻问他:故乡的亲人可否安康?然而当他好奇地问我:君来自何方时,我却无言以对——说:四处流浪。

不回故乡,是因为故乡给了我太多的忧伤;不回故乡,是因为故乡早已将自己的孩子遗忘!

只是为了捍卫内心最后的一块圣地;只是为了保存人性中仅存的一点善良,只是为了真、善、忍的种子唤醒每一寸冰封的大地;只是为了我们的孩子有一个美丽的家园成长,我被它们驱赶出故乡。

在异地,朴实的百姓不象故乡的公安那样,他们不会为了饭票、不会为了奖金、不会为了升迁,而将我捆绑。或许,他们从自己那饱经沧桑的皱纹里,看出了我的诚实,看到了我的善良。因此他们一次次将我珍藏,躲过恶警的查询,几次让我在危险面前,平安无恙;他们不会象故乡的亲人那样,将我交到公安、劳教所、洗脑班,受到威逼与毒打;他们用心地观察我的所思所想,发现我与电视上宣传的一点都不一样。他们喜欢我的到来,就象我看到他们一样欢畅;跟他们在一起无忧无虑的美好的时光啊!使我忘却了故乡带给我的所有创伤。为什么一样的中国人啊,会是这么截然相反的模样!

如今,惊闻故乡又将一名何娇的青年女教师判刑,我的心又变得沉重而凄凉;故乡啊!你不能再这样,你已经将很多孩子的心弄伤,悲剧必须收场。否则当老天爷(上苍)来清算这一切时,你可知道自己的命运在何方?

故乡啊!游子渴望回到你的身旁,因为那里有我今世的亲人,昔日的同窗。游子期望你切莫迷失,早日归航;饭票、钱票固然重要,但怎奈何生命苦短,命运无常;金山、银山也买不来幸福安康。

我不愿对别人提到我的故乡,它让我脸红,它让我想找个地缝躲藏(心伤);因为直到今天——已有三百万大军退出中共的今天,故乡还象喝醉了酒一样,善恶不分,是非颠倒;为了得到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的奖赏,它象疯了一样,将最善良的人抓进监狱、牢房,没有了善良,社会变得象地狱一样,昏暗无光。痛苦缠绕在每一个人身上,包括那些抓人的公安,法院的院长。赏金没有给他们带来欢乐,相反,却象喝了毒酒一样,使它们痛苦得发狂,因为它们为了金钱而将灵魂抛弃;为了躯体而宁愿将道德沦丧。它们对着一群最纯净的人,挥舞着皮鞭,它们因此而犯下了滔天大罪。

故乡啊,你可知异地却不象你一样。这儿的人善良,安详。他们对我如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贫穷,但他们活得尊严、坦荡。人与人用心交流。沟通时不用戴着面具将真我遮挡;这儿的孩子天真烂漫;这儿的老人和善慈祥;这儿的空气都散发着花的芬芳;因为啊,他们保护了真、善、忍的修炼者,他们的生命将因此撒满阳光。

故乡啊!故乡,我在将你遥望,你是我心中永久的挂念啊!一块抹不去的伤!
淌两行清泪,遥寄故乡!

* * * * * * * * *

[后记]谨以此文献给所有生活在十堰市的父老乡亲。呼吁各界人士拿出良知、勇气营救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的何娇,让每一个声音都在呼唤善良,让每一双手都伸张着正义,让尊严、正义、道德、良知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重新升起,那将是一片新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