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迫害 原北京公安政保科长揭密镇压详情(二)

【明慧网2005年7月29日】(明慧记者欣宇报道)(接上文)

* 4.25 之后不愿官复原职参与调查 拒绝为迫害全面收集证据

记:您对4.25万人上访是怎么看的?

钟:我自己也参加了4.25上访,就是为了向信访办反映一下意见。4.25后北京公安局派人到单位找到我,让我回公安局,要我官复原职,要求就是让我调查法轮功,做监视法轮功的工作,我拒绝了。我知道他们让我回到公安局的目地是他们通过对我的多年的监视,认为我是了解法轮功的,还在参与大法的事情。所以他们让我回去,明确说让我回去后继续做政保,对法轮功作全面的侦查和调查,当时我就告诉他们我不会做这些事情,他们很不高兴。凭我多年政保工作经验的直观,我感到他们要全面调查法轮功,为全面镇压法轮功做准备。他们受到中央很高职务的人的指使,所以劲头很足。4.25之后,公安的政保系统尽最大力量在全国开展全面侦查、调查,是罗干布置的,

* 7.20 之后被隔离洗脑  精神迫害的痛苦难以言表

记:99年7月之后你又经历了些什么?

钟:7.20非法镇压开始之后,他们找我的单位,说我坚持修炼法轮功,为法轮功鸣不平,说我与海外有联系。结果我也被隔离、停职、开除党籍、撤销职务,做下岗处理。从99年之后我就失去了自由,被长期监控。他们对我進行封锁。不让我接电话。上班单位派了4-5个人每天监视我,我回到家,就交给派出所、电梯工、居委会的人看着我。

2001年我被送到北京大兴的团河洗脑班,在北京劳改局的教育培训中心内,被迫观看官方制作的电视片。在那里,他们采取的办法是,表面上对你挺好,也不让我们知道劳教所里面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警察不说话,真正做工作的是在劳教所被转化的人。当时我们没有认识到这是转化洗脑,他们找4-5个人来跟我聊,介绍他们的经历,哪个大学毕业的,在什么单位工作,什么时候得的法,他们被抓到劳教所里面了,警察对他们如何好,如何照顾关心他们,用他们邪悟那一套来灌输我们。

出来之后,才知道那是洗脑班,那些人是已经被转化了,用他们对我们这些党政机关的、国家企业的人洗脑。他们也知道,对我们这些人,用武力酷刑不起作用,所以他们采取软的、欺骗的手段。因为我们有些人学法不深,给迷惑了,我去之后才知道,他们已经办了好多期班了,里面有中央机关工委、北京市委和各大企业的人,每期30-40人,为期半个月,要求高转化率。通过邪悟的人给我们灌输那些邪悟的东西,起到了迷惑的作用。凡是学法不深的,都不太清醒,糊里糊涂的签了保证之类的,回去之后,才知道上当了。

那种感觉是很痛苦的。我回去之后,我不愿意说那些事情。虽然我没有被抓進监狱,被酷刑,但是被常年监视,还以关心的名义。这种痛苦比把你抓起来,受到酷刑,要痛苦得多。所以他们的手段是卑鄙和邪恶的,确实是很流氓。与此同时,还经常威胁我,抓住你对家庭、孩子、朋友的情这些方面的弱点,达到他们转化你的目地。明白这一切之后,思想上是很痛苦的,那种痛苦无法言表。

* 为信仰自由出走新西兰 公开揭露迫害又遭威胁

记:后来你是如何出国的呢?

钟:当时我想出国,因为在国内没有自由修炼环境。我找到单位,他们不批,不给我护照申请盖章。在我申请出国过程中,国安还多次威胁利诱,说只要你提供法轮功动态,就放你出去。最后公安局还是对我不放心,说你炼法轮功,出国就不用想,你不用找我们了。

后来我通过朋友关系,费尽了周折,才辗转到了新西兰。我从网上才了解到大法被迫害的真象和海外的正法形势,让我感到非常震动,这是我在国内了解不到的。我向新西兰政府递交了政治避难的申请,办得很顺利,这里的移民部做加急办理,半年之内就办好了永久居民身份。

我出来之后,仍然被中共监控,他们给我打电话,说我的安全有问题,我的家人会有危险。特别是我在网上揭露迫害真象后,他们直接打我的手机,说我们看到你的消息了,你这样公开说话对国家安全不利,你的安全会有问题。还冷冷的问我,你的孩子在印度怎么样了,你的夫人怎么不在家啊,原来的电话怎么取消了。我干了这么多年公安,他们的话外音我一听就明白了,他们在以我和家人的安全来威胁我。

* 揭露迫害才真正安全 迫害使中共自己导致解体

记:您这样公开出来揭露迫害,是否担心家人的安全?

钟:我也曾经担心他们的安全,但我了解中共的虚伪本质,我们在海外,要敢于站出来揭露他们的本质,揭露的越彻底,国内的人越安全,你越害怕,他越迫害你。多年来,很多人都害怕,唯唯诺诺的,他们越控制你。如果我们不敢站出来,就被他们利用了,他们更嚣张。所以无论是海内外的人,都应该站出来揭露邪恶。

记:你认为陈用林所说的1000多间谍,这些间谍系统存在吗?

钟:我对海外间谍系统不是很了解。根据我原来从事政保工作的经验,我认为陈用林所说的是可信的,陈知道的海外间谍情况只是一部份,他不一定全知道。他只是知道外交使领馆系统的,还有公安的,国安的,安全部的,还有全国各个省市的,都要往这里派线人,派间谍。陈所说的数字是他所知道,还有他不知道的,这个数字是远远不够的。

记:你怎么看天安门自焚等宣传?

钟:镇压开始之后,江泽民号称要在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但是后来越来越不得人心,很多民众和干部觉得镇压不对,应该平反。镇压维持不下去了。公安部门其他警察都明白了,认为法轮功没有错,而镇压是错的,江泽民和罗干才导演了自焚案,挑起不明真象的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为镇压法轮功找借口。而这个骗局的确为镇压升级制造了借口,使得镇压持续了六年到今天,犯了无边的罪业。

记:江号称三个月铲除法轮功,但六年后法轮功也没被铲除。你认为最后的结局如何?

钟:我认为从中共开始提出共产党要战胜法轮功,就注定了它失败的结局。从现在的情况看,它的灭亡是必然的。历史上迫害正信的从来没有成功过,对法轮功的镇压从开始就注定了失败。他们终究逃不脱正义的审判。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5/7/29/107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