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都从人祸来

【明慧网2005年7月29日】北京市接连两次遭到二十年罕见的冰雹随雨突袭:5月31日鸡蛋大小的冰雹随雨从天而降向北京砸去,由北京西的门头沟直至京南的方庄形成一道冰雹链。雹灾和暴雨使北京受灾人口达8万7千6百多人;一周后即6月7日晚,直径约五公分的冰雹如泼大雨从天泄下,冰雹多与乒乓球相当,密布坠雹四~五分钟……而在5月5日立夏日,北京门头沟部份地区飘起了鹅毛大雪……

无独有偶。笔者在6月8日到哈尔滨市木兰县出差,下午三点四十分左右客车刚进入木兰县地界,冰雹随雨骤下,初始冰雹如同大拇指甲般大小,当客车行驶到木兰镇镇政府附近时,乒乓球大小的冰雹暴落,敲打在车棚上“当、当、当”直响,司机恐怕玻璃被打碎不敢行车,而另一辆客车则钻入市场的塑料大棚内,此时车上的一位乘客与家中通电话,得知家中的酱缸被鸡蛋大的雹打坏,所养的花草也都被打坏。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冰雹与暴雨突停,下车后看到路边的草丛中落有许多乒乓球大小的冰雹,许多路人都在惊叹、议论,此时街面的雨水已成河无法行走。片刻,急雨再次落下,街面雨水暴涨,有的出租车被水淹到车底盘无法再行驶。一位被困在路边避雨的老汉说:“活了这么多年,头一回遇到这么大的冰雹”。一名戴眼镜的年轻人自言道:“不知道县领导们又干了什么坏事,招来了这么大的天灾”。天空中的阴云来回在木兰县的上空滚动着,暴雨时而夹带着冰雹倾泻而下。

晚上到朋友家做客,方知在5月27日木兰县政府党组,下达了一封“致老干部和各界代表的一封信”,其内容就是要加强迫害法轮功”。在这之后,即6月6日县公安局国保科的几名警察分别去了五位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骚扰。以绑架、关押相威胁,强行勒索一位叫郑力的老年大法学员一千二百元钱;更邪恶的是:同一天还强行绑架一名叫丁艳红的女大法学员,并扬言让家人交二千元否则不放人,这位女大法学员绝食抗议,三天后,公安局还是强行勒索本已是非常贫困的丁家三百元,才将身体极度危弱的丁艳红放回。丁艳红曾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到哈尔滨万家劳教所进行长达七个月的灌食迫害,导致至今身体还非常虚弱。

这次冰雹与暴雨突降就是在此事发生之后。

自古有云:苍天有眼,善恶有报。此乃绝非虚言!

回想“窦娥冤”的故事,窦娥冤死后,出现了六月飞雪,大旱三年的奇异天灾。当时年少只懂得“六月飞雪”是苍天示警人间有奇冤,不懂为何天降大旱三年?现在明白了:如果当时的百姓能为窦娥说句公道话,贪官污吏也不敢肆无忌惮的冤杀善良的窦娥。百姓的默言、麻木就是在纵容邪恶之徒更加无法无天的干坏事。换个角度看问题,如果看到罪犯行凶时不加制止或指责,而是无视其罪行,也就成了“帮凶”,会导致受害人承受更加严重的迫害或者造成死亡。由此可见“六月飞雪”就是苍天鸣冤,“大旱三年”就是恶有恶报!

自从邪恶的江泽民镇压、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以后,北京地区及追随迫害严重的地区,天灾人祸不断,如沙尘暴、蝗虫、旱涝灾害,瘟疫……连绵不断。当年“非典”疫情出现在北京时,罪魁祸首江泽民不管百姓的死活,为求自保窜入没有疫情的上海市,不久上海市也成了“疫情”高发区,上海的百姓也因与罪魁祸首同处一地而身受其害。

而当今中国民众在中共“无神论”的欺骗下,不相信神、佛的存在,但神、佛的存在却在奇事天灾中随处可见!

在不久前的南亚大海啸中,许多城市中的建筑、车辆被毁,死亡人数达2百多万,奇怪的是海啸过后没发现一具动物的尸骸;更奇怪的是许多宗教的建筑及神、佛的塑像都毫无破损,仿佛海水都有意的避让绕行了,而其附近的民宅、车辆等都损坏得惨重。

这样的现象再一次的警示世人,人世间发生的一切事情都在神(佛)的关注之下,善恶所为必有报应,不是不报,只是时间未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