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千山万水(图)

乌克兰犹太裔家庭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5年7月29日】伊丽娜和弗拉德米尔一家四口居住在美国的花园之州──新泽西州的南部,他们全家是乌克兰的犹太人,是在美国的第一代移民。伊丽娜生在乌克兰的拉维夫(LVIV)市,那是一个原来属于波兰,后来被苏俄吞并的小城。

高精度图片

总有自己独特的梦

伊丽娜小的时候,想法就和别人不一样,她总是有自己小女孩独特的梦。在拉维夫市的公共汽车上,经常可以见到老年的、脏兮兮的农民,很多人都避之唯恐不及,唯独伊丽娜总是和善的看着他们,甚至有要帮助他们洗干净身体的愿望。
十七、八岁时,她还会跟在负重的老年妇女的后面,悄悄把她们的包袱举起,减轻她们的负重。妈妈常跟她说:“你跟别人就是不一样。”

伊丽娜在学校很活跃,独特的想像力和优秀的语言表达能力,使她上大学时,选择新闻专业。为什么呢?因为在当时的苏联,人们是无法自由表达自己的言论的,尤其是跟官方不太一致的言论。

大学毕业后,伊丽娜先在一家工厂当厂报记者。后来又到城市的报社担任摄影、广告及编辑等工作。在当时的苏共领导下,政府对报纸严格控制,任何有关犹太人的故事、照片都不能报导。

以难民身份辗转到美国

在世俗的追逐和现实的严酷中,伊丽娜开始对宗教产生兴趣,常思考生命的意义。她曾经对天主教感兴趣,学过瑜伽,也崇拜过火神。

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么?她反复问自己和别人,是爱吗?她开始阅读中国古代哲学家的著作,甚至有过前往西藏的念头。不过,西藏没去成,1992年她全家离开乌 克兰移民美国。离开乌克兰,除了政府的限制、没有自由外,主要还是为了孩子的前途。当时在乌克兰,人们甚至为着一片奶酪、一块香肠或一罐牛奶而活着,默默 的排着长长的队。伊丽娜说,陷在生活必需品中挣扎的人们,什么事情都是困难的,没有任何希望,也没有时间去思考心灵问题。

在父母的支援下,他们以难民身份,辗转来到了美国。在美国,他们终于得以去了犹太教的教堂。这是她第一次公开信奉自己的宗教,很自豪自己是一个犹太人,她丈夫弗拉德米尔也深有同感。

弗拉德米尔出生于乌克兰,在基辅上大学,是电子工程硕士。七○年代毕业后,档案中的“犹太人”让他吃了不少苦头,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工作,设计生化医疗、测谎仪等设备。他在一家研究院工作了二十多年,就因为是犹太人,他一定要干得非常出色才能生存下来。

经过三年的等待,1992年终于踏上美国的旅程。然而在莫斯科机场,他们的行李箱、衣物被抢,所有的东西几乎都失去了。等到了美国时,他们夫妻二十年工作、积蓄的全部家当,仅仅折算成口袋中的四十五美元。

获得奇书激动兴奋

伊丽娜说,1998年,当她在一家电脑学校学习时,一名女士对她很好,经常帮忙她。那位女士告诉伊丽娜,她有一个朋友,也对生命的意义等问题非常感兴趣,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士,也是从前苏联来的。就这样她们互相认识了,经常在一起吃午饭。一个月后,那位女士的姐姐从华盛顿特区打来电话,说发现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是一本书。就这样,伊丽娜得到了《转法轮》这本奇书。

开始读的时候,伊丽娜非常吃惊,也非常兴奋,“这就是我要的!太好了。”她的激动让弗拉德米尔感到不安,怕妻子卷入东方什么神秘主义的东西里去了。他可不会这么轻易的接受什么、或因为什么而很容易的激动起来。

也许跟他的背景和人生经历有关,弗拉德米尔走进东方的修炼经过了一个与伊丽娜完全不同的路线,他从来没有情绪激动过,也永远是非常理性和冷静的。对任何问题,他都要问一句这到底是什么,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本人亲身经历了基督教、犹太教、儒教、和瑜伽,他总是跟不同的人们交谈,总是试图理解不同宗教背后的“逻辑”,各种宗教能够为人们带来什么等等的问题。从弗拉德米尔的经验看,他知道科学是有问题的,但没想到科学带来的问题居然那么大,那么严重。

经过一番“分析”之后,弗拉德米尔开始第一遍阅读《转法轮》的俄文译本。慢慢开始了他自己的理解后,他意识到,其中有一些非常珍贵的东西,但他还是没有立即接受,而是准备一步步来,一边读着,一边与别人交流,不时的他还有一些犹豫,认为别人说的并不一定是对的。但就这样一步步的思考、理解之后,他工程师的分析型的头脑明白过来了,他也坚定起来,真正的开始了修炼。

法轮功的博大精深

看见他们在费城自由钟前炼功,好奇于作为乌克兰裔的犹太人,他们是怎样接受东方传统的佛、道、神,和气功、修炼这些概念的呢?

弗拉德米尔认为,来自乌克兰的犹太人,那只是他们的名字、血统而已,在人的本质上,他们和中国人,和世界各地的其他人没有什么不同,人们都有向往神、向往佛的本性。

伊丽娜则说,她从来就没有觉得法轮功只是中国人的,只是为中国人而来的。她在法轮功中感受到了一种非常强烈的、慈悲的情感,一种触及到她心灵深处非常强烈的东西,而那完全是跨越种族和国籍的。

那么两人是不是为了治病而炼法轮功的呢?

实际上也不是。1998年初,一个叫格莱格的朋友教了他们法轮功的功法。当天,本来好好的伊丽娜感觉“病”的非常厉害,简直就像是要死去了一样,血压高压达185,还胡乱吃了很多药。就在这时,她从天目中看见了师父。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与病和药无缘了。

用俄语告诉世人迫害真象

有一次,纽约的一家广播电台邀请他们至曼哈顿,为纽约的犹太人听众现场直播介绍法轮功。在播音期间,前后共有五十二通电话打进来索取法轮功的书籍和资料,其中有一些人后来也成了法轮功的修炼者。

当法轮功开始遭中共迫害,他们觉得非常奇怪,不能理解为什么要迫害这么好的功法。

现在伊丽娜和弗拉德米尔做的,就是将迫害的真象告诉俄语世界的人们,告诉全世界的人们,让人们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迫害是错的。

有一次,不太支持伊丽娜学炼法轮功的父亲生病了,医生诊断发现他肺叶上有些黑点,肾部还有肿瘤。很快,他就完全倒下了,情绪非常低落。这时他想起伊丽娜跟他讲的有关修炼法轮功神奇的故事,就要来李洪志老师的讲法录音带,不分昼夜的听着。

一星期后,医生打电话告诉他,肺叶上的黑点没有了,可能是“诊断错误”;另一个医生也来电,说肾部的肿瘤不见了,可能是什么“旧的东西”,也不需要再去做检查了。

过后,父亲对伊丽娜说:“我有个感觉,好象是你的师父救了我,是不是?”伊丽娜微笑着,回答父亲说:“你必须自己从大法中去想、去理解这件事。其实,你已经知道答案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