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名字也出现在郝凤军新密件中


【明慧网2005年7月29日】大纪元“郝凤军新密件披露中共恐慌应对九评”一文,提到了我的名字。在这里,我把一些相关的情况大略的做一下叙述。

1、我和同事从修炼法轮功中受益

我于1996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以后,不但困扰多年的疾病痊愈了,也见证了我原工作单位里功友们修炼后出现的神奇效果。在1999年镇压法轮功以后,我耳闻目睹了邪恶对修炼法轮功民众的残酷迫害。为了能够自由的修炼,我于2001年全家移民来到了加拿大。

我修炼以前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一种叫作美尼尔综合症的慢性病多年来一直困扰着我。一犯起来就面无血色,嘴唇发青,头昏脑胀,两眼不能看东西。因为从事脑力劳动,工作稍微紧张一些这病就发作,而且越来越频繁,工作很受影响。我还患有20多年的皮炎症,中医和西医都不见效。记得当年住在单位的房子里,三家一个单元房,服用苦如黄连的草药汤坚持不断,熬草药时弥漫在空中的药味更是让住在一个单元里的同事苦不堪言。记得在那一次过年的时候,邻居向我太太说能不能把药停几天。从那以后我就把药停了,反正也没有什么作用。

我知道气功可以治病,总想去学,但是因为工作忙始终没有加入进来。当时单位的工会经常会组织一些气功活动,像鹤翔桩等,还有其它的几种。研究所大院里每到上午和下午的工间半小时活动时间,大家都出来活动,有的炼功,有的做体操。

经同事介绍,我炼起了法轮功。在单位大院里每天早上都有四五十人炼法轮功,场面很是壮观。当时很多单位都有自己的炼功点,如我隔壁单位的核工业部的605研究所也有一个炼功点,炼法轮功的人更多。因为不是本单位的职工不许进入单位,所以居民区还有炼功点。炼法轮功的人越来越多。

炼法轮功以后,我深深体验到了他的神奇效果。美尼尔综合症越来越少犯了,一年以后就彻底好了。皮炎也减轻了许多,两年后彻底痊愈。

还有一件事。修炼法轮功半年后,单位派我去法国工作一年。就在出发前一个月,我右脸突然发生面瘫,嘴歪向一边,因嘴不能合拢,吃饭时饭菜就掉出来,刷牙漱口要用手捏住嘴唇才行,不然漱不了口。因为右眼不能闭合,洗脸时不能打肥皂。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没有去医院,没有用吃药或针灸等任何治疗,而是通过炼功,在一个月时完全复原如初。而与我同一个研究室的同事和我是同一个病症,经过多方治疗,结果还是留下了后遗症。再有就是我太太单位里的一个同事也是这种情况,结果花去17000多元钱去治疗,也还是不能彻底痊愈。由此可见,法轮功有多么神奇的功效。

就在我原单位里,有三位同事因为修炼法轮功的事例使我至今记忆犹新:

一个是检查科的退休工程师马尊德,30多度的罗锅,修炼法轮功以后直立起来了(见附件1)。他前后的变化是我亲眼所见。

另一个是电控设备检测中心的徐××,他患了肝硬化。据他说,他住在医院里,同一病室的患者,昨天抬出去一个,今天抬出去一个,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死了。当时的他是极度绝望,结果是法轮功救了他的命。他的事例也曾发表在当时的法轮功材料上。

再有一个是第四研究室的工程师李X,因为常年从事与有放射性的材料打交道,患上了职业病。修炼法轮功以后,排出了多年积累在体内的有毒物质,身体得到了彻底的净化。是法轮功还给了他一个健康的身体。这些都是发生在我身边真实的故事。

2.一个大法弟子的心路历程

郝凤军密件中所指“我市蓟县法轮功顽固分子吴艳霞”,是我妻子,她出生在一个中共烈士家庭,爷爷为共产党打天下牺牲了,父亲是一个老八路,参加了国共三年内战。她18岁加入共产党,所谓根红苗正。我本人加入中共也都是她一手促成。

吴艳霞曾经是共产党忠实的信徒,一个心眼听党的话,一根筋跟党走,坚信共产党所说的每一句话所做的每一件事,从没有分析过对与错。入党二十多年来,她可没少给共产党增光添彩,连年被评为校级、局级和市级优秀教师,局级优秀党员标兵,天津市三八红旗手,还获得过天津市“八五”立功奖章。在我们出国前整理物品时,她获得的荣誉证书一个大的旅行袋都放不下。我们只挑选了几个,想在国外找工作时也许用得到。其余的都处理掉了。

由于多年的超负荷工作,吴艳霞的身体落下许多疾病,严重的胃溃疡和神经官能症使她后来的工作受到很大影响。自1997年修炼法轮功以后,各种疾病都好了,重新焕发了青春活力,工作中又有了使不完的劲。

99年江××开始镇压法轮功,吴艳霞百思不得其解,她是法轮功的亲身受益者,又是一个共产党的忠实信徒,面对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她的精神快要崩溃了。当组织上强迫她放弃修炼时,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人性战胜了党性,对共产党说出了第一个“不”字。

就这样,她立即变成了一个异类,她的“红色历史”便永远的结束了,从此被归入了她当年痛恨的“地富反坏右”的一类。就像众多的其他法轮功修炼者一样,没有了探亲访友的行动自由,家里经常受到警察和居委会人员的骚扰,被强行送进洗脑班,就连远程而来的亲友来家里都要受到盘查,做好的饭菜没吃上一口就被警察强行带走。她曾多次被警察从家里和单位里带走审讯,闯进家里查电脑,出门被跟踪,电话被监听,多次被强行送洗脑班洗脑,失去人身自由。

一切的一切,使她终于对共产党有了清醒的认识。为了躲避进一步的迫害,我们被迫离开了故土,来到了加拿大这块陌生的土地上生活。

3、亲人们惨遭迫害的实例

我的上辈就吃过共产党的苦头。因为成份高,我的大姑父和四姑都是被共产党的乱棒打死的。但那是我出生以前的事情了,我与他们也就谈不上感情,所以心里就没有太深刻的印记。我的姐姐们因为家里上中农的成份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也是我小时候的事了,姐姐们也许就是农村家庭妇女的命吧,识字不识字好象也不是什么大事。我毕竟在恢复高考后上了大学,就是六四,共产党屠杀学生,我也毫不沾边,不参与。我是天生一个规规矩矩不招惹是非的老百姓。但是在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我仍被卷入其中,加上我亲人被迫害的经历,这才使我对共产党的本质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我妻子的父亲在战争期间趴冰卧雪,落下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修炼法轮功以后彻底痊愈。然而却因修炼法轮功的儿女被长期关押,生死未知,多次请求探望遭拒绝而思念过度,抑郁而死。

我妻子的妹妹,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天津市蓟县拘留所九个月,受到残暴的殴打和灌食,致使手指关节受伤,长时间麻木无知觉。其后转至天津市建新劳教所关押,强迫奴役劳动,前后历时20个月。就在她被关押期间,天津今晚报还对她进行无端的造谣。(见附件2)

我妻子的弟弟,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天津市蓟县拘留所九个月,受到残暴的殴打和灌食,其后转至天津市双口劳教所,在全身长满疥疮的情况下仍然受到繁重的劳役折磨和15万伏高压电棒的长时间连续电击。前后被关押28个月。(见附件3)

我妻子的堂妹吴玉玲,因为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受到残酷的奴役、折磨和残暴的殴打,脑壳被打漏后送医院抢救。(见附件4)

我哥哥的孩子,因为拒绝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上签字,年前从家里被警察绑架,他上有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下有未满两岁的女儿,在万家灯火本应亲人团聚的喜庆的春节,他却在滴水成冰的寒冬在室外被恶警上冻刑,遭残暴殴打。警察把他五花大绑押回家里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最后罚款2000元,且无任何收据。

4.真心的退出共产党

我加入中共时间很短,多年的教育使我习惯了在那种状态下生活。直到如今,耳闻目睹和亲身体验到了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后和《九评》读后的反思,才对我有了根本的触动,退出共产党也就顺理成章了。


附件1(作者为我单位职工马尊德工程师)
法轮大法使我二十多年的罗锅直立起来了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9/9/57041.html

附件2(吴艳霞的弟弟妹妹被关押期间天津今晚报的造谣文章)
党的关怀使山村姐弟迷途知返抛弃“法轮功” 走上致富路


附件3(吴艳霞弟弟的故事)
天津市双口劳教所的奴役和酷刑:脓水染在生产的筷子上、屋子里弥漫着电焦糊的气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6/18/52456.html

附件4(吴艳霞堂妹的故事)
大法弟子吴玉玲在天津板桥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3/4/22/488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