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中对话 悉尼学员举行诉讼维护人权新闻发布会(图)


【明慧网2005年7月3日】澳中人权对话之际,悉尼法轮功学员于2005年6月30日在纽省的高等法院门前举行了主题为“澳大利亚诉讼维护人权”的新闻发布会。

高精度图片
澳中人权对话 法轮功学员呼吁政府置人权于经济之上
高精度图片
华裔女画家章翠英女士

出走的前中领馆官员陈用林在6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披露了澳洲外交部与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几乎到了无话不谈的地步,甚至澳大利亚外交部会为中共解决政治问题出谋划策。陈也提及了澳洲公民章翠英女士起诉前中共领导人江泽民和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的案子令中共感到十分尴尬,向澳洲政府施压想立即取消此案件,澳洲外交部提供了好几个方案帮中共来取消此案,摆脱尴尬局面等内幕。

陈用林曝光出的上述澳洲政府在中共压力下牺牲澳洲公民和团体人权利益等内幕,使得今年的中澳人权对话以及对法轮功的迫害令媒体和公众格外关注。尽管新闻发布会当天狂风暴雨大作,法轮功有关诉讼保卫人权的新闻发布会还是吸引了包括9号台、SBS电视台、2GB电台、大纪元时报、新唐人电视台等澳洲中英文媒体前来采访报道。

应德国黑森州文化部邀请在德国举办画展之后,日前刚刚回到澳洲的华裔女画家章翠英女士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共的流氓政权不但在国内执行国家恐怖主义,而且现在正大规模的向海外输出,侵犯外国公民。她作为澳洲公民因为坚持自己的“真、善、忍”信仰,1999年回中国大陆时受到拘捕、监禁及肉体和精神方面的摧残。当她回到澳洲之后,中共在澳洲的国土上继续对她進行心灵上的恐惧主义迫害。她家里的电话被监控,中共特务曾多次扎破她的汽车轮胎,用鸡蛋扔她家的门窗,当她将起诉案送進纽省高等法院时,中共特务还把血淋淋的死猫扔在她家的门口恐吓她……她说这些都没能阻止她伸张正义。

但令她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西方民主国家的澳洲外长却站在邪恶的中共一边,滥用外长的权力,连续39个月签署证书,限制法轮功学员在中国的大使馆前的和平请愿。她认为唐纳的这个不明智的举动令所有爱好自由、民主理念的人感到汗颜。为此她和法轮功学员戴志珍女士一起在澳洲联邦大律师Bernard Collaery的帮助之下,在6月8日将外长唐纳告上了澳洲首府堪培拉的高等法院。

同时她表示当她在德国时听说了陈用林揭露了澳洲外交部帮助中共干涉她起诉江泽民和610办公室的事件,令她感到震惊和问题的严重性,她希望澳洲政府和各大媒体能够就陈用林所指控的進行调查,把幕后的黑手揪出来,保护澳洲公民,让澳洲人民有一个安全、自由、和平的生活环境。

最后她希望澳中人权对话能帮助真正改善中国人的人权危机,要将人权、正义、良知放在贸易之上,不但要阻止中共的黑手在澳洲的活动,同时要让中共在国内停止对法轮功团体的残酷镇压。


悉尼法轮功学员王娟和她曾在国内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三年的母亲

纽省法轮大法协会发言人约翰•戴乐、全球审江大联盟代表曾铮、应邀出席的嘉宾中国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教授、悉尼法轮功学员王娟和她不久前从国内出逃澳洲的母亲等都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从不同的侧面讲述了中共暴政肆意践踏人权、残酷迫害百姓的事实。其中王娟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曾在中国国内被非法劳教三年,饱受肉体和精神上的迫害,不久前才从国内出逃澳洲,而王娟的姐姐也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劳教。全球审江大联盟代表曾铮指出章翠英女士的诉江案是目前法轮功学员在全球30多个国家递交了47起针对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的诉讼案中的其中一个,这些遍及全球的起诉江泽民及其它主要迫害元凶的法律案件构成了二战后对纳粹战犯的起诉行动之后最大的人权法律行动。


纽省法轮大法协会发言人约翰-戴乐
高精度图片
中国自由主义法学家袁红冰教授

据悉,澳洲公民章翠英在纽省最高法院控告中国前主席江泽民及其610办公室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案,2004年9月15日被送進了纽省高等法院,2004年12月10日及2005年2月28日纽省高等法院進行了二轮庭审,被告均未到场,目前案件还在纽省高等法院進行中。

据悉章翠英女士起诉海外的原国家领导人,在澳洲法律历史上尚属首例,就被告的地位而言,也算是澳洲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起诉案。该诉讼案消息披露之后,在澳洲和中国的高层引发了极大的震动。澳最大的英文报之一的《澳大利亚人报》曾在2004年的11月以标题“法轮功诉讼案使中澳关系紧张”为题,首次披露了中国的外交部和中国驻澳洲的大使对此诉讼案的高度紧张,试图通过外交途径终止此案。澳洲的外交部发言人也曾在接受大纪元记者的采访时证实中国对此案相当关注,已经在北京和澳洲不同的场合中提及、回应此案。

今年是澳中第九次人权对话,据悉此次人权对话中澳洲将帮助改善中国人权的援助金增加到180万,比最初的翻了一番还多,而中共政府却向澳洲政府施加压力要求限制澳洲法轮功学员在驻澳中使领馆前的请愿活动,令外界不禁担忧这样的趋势继续下去会令澳洲公民和团体的自由和人权都将受到中共的干扰和侵犯。而且由于澳中人权对话每年都是闭门会议,究竟有多少实效,外界责疑很大。特别是这次陈用林披露澳中人权对话只是走形式,在过去几年中没有任何实质進展,令不少人担心澳洲政府投入这笔费用是否会被中共用来镇压法轮功学员和其他异己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