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经”和被中共害死的父亲


【明慧网2005年7月30日】我的父亲要是还活着,今年该91岁了。可是他被共产党迫害死了,那年才58岁。

父亲勤劳、善良、正直,可共产党说他是恶霸地主,当地人叫他书呆子,因为他很少与人讲话,免得被批斗,说他散布资产阶级毒素。我们子女心里明白,父亲不呆,父亲是个好人。他的书法在当地独一无二。为了养家糊口,他农历新年前写对联卖,可经常遭到共产党的没收,说他走资本主义道路。

日本侵略中国的时候,父亲在上海读大学,祖母不放心,大学没读完就回老家当了私塾老师。

1949年前,祖父帮人家收租,土改时不愿交出帐单,自己被评为地主,共产党说按年龄算,父亲也是地主,所有财产被抢得干干净净,连母亲的嫁妆也被抢光,把我们赶进一间以前养猪的草房子里,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一家八口,老的老,小的小,生活所迫,母亲去上海当了保姆。大姐17岁就去外地当了一名小学老师,把二姐带在身边读书。相对来说,我跟父亲在一起的时间就比较长一些。

父亲有一本预言书,叫“布袋经”,他经常跟我讲书上的话,他说:“我们做人要善良,那些坏人都要被天收去的,将来会有个弥勒主师转胎到常人中来度我们,这个人已经出生了,在北方。”

我小时候对父亲的话理解不深,一直以为度人就是发大水用船来渡的。直到1997年的一天,我看了《转法轮》才懂得,度人就是不断克服自身缺点,提高道德标准,最终达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精神境界,返回到先天的本性上去,功成圆满。这就是师父度人的方式。

看完《转法轮》,我兴奋的认为,师父就是父亲预言中所讲的那个来度我们的人。我就这样得法了。那是1997年9月1日。

布袋经中预言师父到来的经节大致是这样的:

佛说弥勒救苦经
弥勒下世不非轻
领宝齐芦零山寺
沾化领圣靠三乘
落在中原三星地

父亲曾经为他的一个朋友抄过布袋经,文革时,红卫兵抄家,那个朋友吓坏了,就把书藏在瓦楞下,谁知藏的时候被人看见了,那个人就去告发,结果那本书被抄了出来,查到是我父亲写的字。在那个疯狂的年代,在共产党的独裁统治下,父亲为了这本书在1968年被迫害死。

父亲虽然死了,但是父亲给我们讲的布袋经预言,还有预言中提到的主师,我却印象深刻。布袋经中讲到大饥荒,是这么写的:

饿的人 难行走 东倒西歪
一家人 顾不得 各自分开

讲文革时期,是这么写的:

扫城皇 扫庙宇 一概扫来
君子失时把头低
野猫得时强似虎

讲社会现象,是这么写的:

金黄银白 人见了 眼红心黑 哪管头上有青天

布袋经中讲大淘汰:

布袋经 真情言 不可疑猜
解开这布袋经大劫齐来
烧山川 烧盆地 一概烧来
十份中 死七份 三份受害
善的留 恶的收 善恶分明

进入新纪元:

有房没人住 有粮没人吃 风调雨顺

1999年7月20日以后,中共疯狂迫害法轮功。我把这个预言讲给我们炼功点上的人听,许多人听了之后,坚定正念,决心一修到底。现在我再次把它写出来,希望更多的同修能珍惜这万古机缘,不要错失良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