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2005年7月30日】我是一个做小本生意的,在别人面前都觉得我是个好人,一次偶然交一朋友,经常互相谈论宗教的修行,朋友常讲老师的《洪吟》,我觉得他修到了很高境界,心里想将来他能修成佛一定能来度我,抱着一种常人的想法。一次上庙回来,到爱人干妈家送经书,二老说修法轮大法来得快,一下子就醒悟了,何必还求别人度我呢,就到朋友家借师父的济南讲法录像带和炼功带,从此走上修炼的路。

开始修了二天,天目就开了,看见书上法轮旋转,老师法身一个一个的出来,还有时看到微观的东西,觉得自己太幸运了,见到熟人讲我炼法轮功了,向他们洪法讲真象,每天学法炼功做老师要求的三件事,背《洪吟》、《论语》,不断学法炼功,觉得自己很精進。

一次骑车撞在树上,人、车完好无损。去买菜,一辆机动车,压过石头,石头落在我的脚面,觉得很疼。当时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大惊小怪,回家看已经破皮。还有一次骑自行车带个6岁小孩坐在车后面,不知啥时孩子的脚别在了车轱辘里,感觉蹬不动了,才站住,孩子不停的哭叫,围过来很多人,都说骨折了,袜子也绞飞了,当时我想有老师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事,把孩子抱回家,上点红药水三天后上学了,从此以后更加倍信师信法了。

三个月过去了,静功坚持40分钟,每天学法3、4个小时,在矛盾面前向内找,经常出去讲真象。由于邪党的恐怖迫害手段,妈妈为我担心,晚间睡不着觉,在我跟前哭着求我不要炼了,没有你,这家没法活了,孩子还上学。我当时没有用善心去讲,说害怕明天就走,我被抓不咬别人,我是自愿的。又有亲属经常来干扰我,我用善心向他讲真象。家里所有活干一半多,还得去上货。遇事向内找,买过我货的人都说我实在。

我开始每天用智慧,向每个客户讲真象。很多人都说不要跟别人讲,会举报你宣传法轮功。但我从来没有怕心,不断学法,正念越来越足。

师父在《2004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说:“新得法的学员哪,别着急。很多事情也不能象老学员那样去要求你们。但是有些新学员哪,真的表现很好,也在投入到大法事情中来,在做着大法弟子要做的事,还真的了不起。我有的时候真是觉得后来者悟性很高啊。修炼是一步一步走上来的,你一下子就飞跃上来了、和老学员一样,那也不客观,因为他们也是一步步修上来的。大法都得了,你就什么也不用担心,你就按部就班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或者你能够认识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这都没有问题。”

看完老师新经文,开始清除炼静功的思想杂念,和几位同修切磋看到自己的不足:发正念不正确;天目看到的随便说,觉得自己不错,暴露出自己的显示心;不修口;有时总想把家安排好,不一定哪天被抓,没正念正行,承认旧势力的安排。通过同修帮助,我开始从法理上认识法,深挖自己的执著,知道思想业做怪,差点走极端,应该踏踏实实修正自己,而且肩负救度众生的伟大使命与重任,是师父选择了我们,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只走师父安排我的路。

看了大纪元发表的特别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之后,觉得××党太邪恶了,害死那么多人,早就该解体了。父亲去世时,所有亲属到场,我向他们讲真象和中共邪恶本质。所有人不解,说我搞政治。几天回来向内找,发现自己《九评》没看透,没有退出共产邪教,怎能让别人退出呢。当父亲去世百日时,我已经看4遍《九评》了,提前挨家讲。没讲之前先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我讲:三反、五反、大饥荒、文革、六四惨案,迫害法轮功,古代的推背图,弥勒佛下世度人,到圣经《启示录》,打上兽的烙印;现在当官贪污腐败,腰缠万贯成新资本家,你们有啥呀,为邪党奋斗一生,啥都没有。我又从海啸警告世人,下冰雹,发大水,老年人说过将来房子没人住,地没人种,衣没人穿,不久的将来还会有瘟疫,我是一个先知道的人,不告诉你们,以后你们会恨我的,信一把也不搭啥,做个历史见证吧。最后我说:看看我身体的改变,很多病都好了,跟儿子在一起,都说不是父子。由于明白了真象,20多人退了,都说法轮大法好。

正法不断向前推進,向我的回头客讲三退,现在我已经讲了90多人。从目前情况看,我们做得远远不够,共产邪灵在垂死挣扎,迫害我们的同修,我提醒新学员应该走出来救救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切莫机缘再误,让他们得度,不要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完成我们史前洪誓大愿。

个人体会,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