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重新点燃我的生命之灯


【明慧网2005年7月31日】我是大陆新得法的大法学员,家住黑龙江省伊春地区,2005年3月喜得大法,是师父、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下面我讲述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真实而又神奇的故事。

二零零四年农历年刚过,我就病了,一天到晚吃不下,睡不着,昏昏沉沉,四肢无力。到区医院检查,医生怀疑我患了白血病,家人为此心急如焚,马上送我到市里大医院检查。骨穿化验结果血肌酐达580,确诊为尿毒症晚期。家人不甘心,又领我到省级医院再检查,结果仍是尿毒症晚期。全家人陷在极度痛苦之中。孩子们通过网上和朋友先后咨询了几家国内有名的大医院,得到的回答均是病到如此,谁也无能为力,只能撑一天算一天。

从此以后,每天伴随我的就是打针、吃药。从2004年3月到今年3月,一年的时间里先后在省、市医院住院治疗三次,花费6万多元,可病情却越来越重,血肌酐由入院时的580上升到700,最高达840,尿排不出去,导致全身浮肿,呼吸困难,吃饭就吐。从去年腊月二十九到正月初七整整九天时间滴水未進。体重由原来的132斤降到80斤。只能靠点滴药物维持生命真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我是个性格开朗、刚强的人,看到一家人被我拖累折腾得筋疲力尽,哪能受得了,还不如早一天痛快死去。但想到九十岁的老母亲和得过脑血栓的丈夫,还有孩子们的期盼,心如刀绞,泪水不干,家人看到我一天不如一天,就悄悄给我准备了寿衣。

就在我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是慈悲伟大的师尊用无边的大法把我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现在回想起来得法的那一刻真神奇。

今年三月十六日,我突然想到一位64岁的大法弟子,他是怎么回事?红光满面,脸上连个褶都没有,想去问问他。这么一想,第二天,大法弟子就来到我家门前。我老伴让他给我发发功,他说:“你等一会我马上就回来。”十分钟后他拿着师父的讲法、教功带来了,对我说:“大姐,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只要你相信大法,师父就能救你。”我说我都是快死的人了,不管病好不好,我都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就是死了我也要把这功法带走。接着他先是给我放师父的讲法录音,我越听越爱听。接着他又教我炼功,家人都说我身体太虚弱不让折腾,我说不行,我得炼功,说也奇怪,足足躺在床上几个月的我此时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然一下子学炼了半个小时的功法,炼完后就小便了,还喝了半碗小米粥。目睹眼前这令人难以置信而又真真切切的一切,全家人无不为之震撼,儿子激动的说,妈妈你有救了,法轮功太神了,从今天开始你就炼吧,我们全力支持你。

从那一刻起,我如同久旱的禾苗逢甘霖,如饥似渴的学习师父讲法,每天看《转法轮》至少两讲,炼动功2次,静功3次,发正念十几次,24小时连轴转,全部身心溶于法中,一连几天不睡觉,也不觉得困不觉得累。炼功第五天我就把家里所存的一切药物全部扔掉。接着师尊为我彻底清理身体,身上像有无数的虫子在爬,奇痒难捱,一直持续一个多月,身上掉了一层皮后,原来黑紫色的皮肤也一天天变白呈现光泽,

修炼20多天后,我就能串门了,饭量也正常了,还能做饭及做一些轻微的家务活。看到炼功后判若两人的我,邻居们都称赞大法的神奇,更看清了江氏集团迫害大法的丑恶嘴脸。家人、朋友更是从心底敬仰大法,鼓励我好好炼功,老伴也和我一样捧起了大法书。沐浴在大法的阳光雨露中,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起来,家里又听到久违的笑声。

大法是我生命的全部,无论遇到任何艰难险阻,我都会坚定、勇敢的溶于法中,以实际行动证实法,捍卫法,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