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到山东女子监狱去“验收”什么?


【明慧网2005年7月31日】读到山东姑娘柳志梅被北京清华大学党委和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区中共伪法院、山东女子监狱一起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消息,悲愤无以言表。

一个因为坚持信仰而饱受酷刑折磨和精神迫害的清华学生,由于对母校的留恋和复学读书的向往,在监狱里违心的答应所谓“转化”,而清华派人去监狱“验收”,大概觉得她并不是真心的“转化”,于是不同意她回校复学。从这件事情上人们可以看出,清华现在对人的诛心洗脑,比监狱好象还狠!

柳志梅,算起来今年该是25岁了。过去的四年多她是蒙冤在看守所和监狱中度过的。她的经历说起来让人心酸。柳志梅家在山东莱阳农村,17岁那年被保送入北京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读书,到1999年9月,该上大学三年级时,因为江氏小人迫害法轮功,校方竟对修炼法轮功的她不予注册,还强迫柳家父母来北京将她带回家,强令休学并且不出示任何书面证明。之后,柳志梅因为坚持自己的信仰,于2001年5月在北京海淀区租住的房屋内被绑架,辗转被劫持到几个看守所,后来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市公安局七处看守所,柳志梅头被打变形,胸部被打坏,多个指甲被摧残掉。2002年11月,22岁的柳志梅被海淀区中共伪法院非法判刑12年,转至山东女子监狱(济南)继续迫害。柳志梅长期不配合所谓“转化”,最后被邪恶人员以“复学”诱骗,在巨大压力与欺骗下违心“转化”,清华大学去人“验收”,不同意复学。柳志梅当即精神失常,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山东女监(在严峻的压力下,违心转化是邪恶迫害的结果,但作为修炼人来说,其实违心转化也是接受了转化,是对邪恶的妥协,而且是知之而为,所以“转化后”当事人心理压力非常之大。)

柳志梅母亲在农村,听说女儿被判刑12年,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也精神失常。由于家境贫困,家人至今没有去看过柳志梅。

我不想去探讨看守所里对一个22岁女学生下狠手的警察若不是地狱里的小鬼转世还能是什么,我只想问如今控制清华的又是些什么人?!

从山东莱阳农村到北京清华园,柳志梅令多少人羡慕!从被清华校党委逼出校园到被北京市公安局恶警绑架,柳志梅为坚持信仰顶住了多大的压力!从北京看守所的毒打酷刑到济南山东女子监狱的洗脑转化,柳志梅受了多少非人的折磨!这样一个聪颖、坚强的女孩子,由于对母校的留恋和对继续读书的渴望,被邪恶人员的“复学”许诺所欺骗。

清华为什么要去山东女子监狱“验收”呢?清华就那么怕有个学生从心里还相信真善忍吗?清华要求的对学生的洗脑,比监狱里的骗子们要求的还要彻底!柳志梅也许没想到,她那大名鼎鼎的母校竟容不得一点她对真善忍的信仰;她也许想不到,她向往的、多少人羡慕的清华校园怎么沦落成比挂牌子的监狱还要狠毒的思想监狱。

我想柳志梅不会忘记,自从对法轮功的迫害一开始,清华大学党委就有些不法人员,追随江氏集团,采取威胁、利诱、休学、退学、软禁、下岗等种种强制手段,迫使学生及教职工放弃对法轮功的信仰。但是柳志梅多少还有一丝幻想,幻想校园毕竟不会真如监狱一样邪恶,她没看清邪党的黑手已经久久伸入校园的每个角落,母校去的人不是接她回校读书,而是把她彻底推向绝望。

十分可惜,面对中共监狱里的洗脑邪说,柳志梅没有能识破这个骗局。我们希望柳志梅能清醒的认识到,和邪恶妥协不会给人带来哪怕是人间表面的“幸福”。而更多的人,则会通过这件事,更看清楚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中共和尾随江氏流氓集团的人使用了多么卑劣的手法。

而对于在此事中扮演了恶劣角色的清华大学和相关人员来说,中共邪党一向是利用完了就抛弃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出卖良知,给你们自己又会带来什么呢?全国各地出现的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出现的恶报,还不能让你们警醒吗?当你们还要以“是上面的命令,我们也没办法”为借口而执行非法迫害命令时,柳志梅的悲惨遭遇和柳妈妈揪心的痛苦,难道还不能使你们的内心有一点点忏悔吗?

有一天,世人会看清楚,众多的法轮功学员在蒙受奇冤、承受巨大苦难时对真善忍的坚持,他们夜以继日的向人们讲述法轮功的真象,用高尚无私的巨大付出在摧毁以谎言编织的黑幕。会有那么一天,在中国,百年学府不会再是在中共邪党劫持下对善良学子和民众洗脑的招牌;求知的自由不需要用良心为代价;谎言会被一个个揭穿;真实的信息将在校园内外广传。

对于清华那些还在麻木不仁的执行迫害命令的人来说,当这一天来临时,你是和爱好自由的人们一起呼吸自由的空气,还是要和被戳穿的谎言一起被扫入历史的废墟呢?如果你希望前一种结果,那么现在的选择只有停止追随中共迫害法轮功,善待法轮功学员,把柳志梅接回清华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