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中共在海外对法轮功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7月4日】近日投诚官员陈用林、郝凤军所揭露的中共在海外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几乎每个大法弟子都经历过。本人就曾经有两次亲身体验。

2002年6月初,我与另一名悉尼大法弟子申请赴俄罗斯的签证,递交申请后,工作人员叫我们等待。一会出来说我们的申请不受理。当我们询问原因时,他明确的说,因为接到中国外交部提供的一份大法弟子的名单,上级要求他们在名单上的人不给办理签证。我们试图说服做为一个主权国,不应受中共的控制时,他无奈的表示无能为力。当我们举例有些朋友前几天申请签证,已经获批准时,他说是前两天,五月底才接到的文件。当我们要求文件副本时,他说不能给我们,但可以负责的告诉我们确实有这份文件。

2003年4月份,我与母亲住在HOMEBUSH区的一位大法弟子家,我才购买的新车,连续四次轮胎被扎破,最严重的一次是四个轮胎同时刺破,去修理时,被告知已无法修理,我只好从新买了四个轮胎。这几次都是在早晨我上班之前,严重的影响了我正常的工作、生活。我向地区的警察局报了警,两名警察迅速来了解情况,作了记录。当我提出此事与中领馆有关的怀疑,警察毫不惊奇,但因为没有掌握更多的证据,不能直接向领馆交涉。

这次事件对我的生活产生很大的影响,在这之前我们与另一位同修同住,在她回国探亲时,被中共警察抓走,在监狱里关了8天。因为她是澳大利亚公民,虽然最后被澳大利亚政府救出,然而她在国内的父母多次被公安威胁。她在澳大利亚的家庭也多日沉浸在担忧与恐惧之中,刚从国内来看望我的八十多岁的老母亲亲眼见证了这一切,感到巨大的恐惧。轮胎事件后,她心有余悸的说,中共太猖狂了,甚至在国外都能感到他们无处不在的黑手。

有了这两次经历,当听到陈用林所披露的中共在澳大利亚有1000多名间谍时,我毫不怀疑这个消息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