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金昌教师侯有芳生前被迫害的更多事实


【明慧网2005年7月4日】侯有芳2002年11月29日被甘肃平安台劳教所迫害致死,明慧曾有详细报道。

侯有芳毕业于兰州西北师大物理系,前曾在金昌市金川区西坡中学任教,虽然她也有理想的职业,但家庭很不幸(在修炼之前早已与前夫张廷顺离婚),后组的家庭也很不如意。1999年4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炼功后多种疾病都好了,胆结石也排出了。更主要的是《转法轮》一书中的高深法理深深的吸引着她,通过不断的学法,她越来越明白人生的真谛,明白了大半辈子为什么这么苦。她决心要好好修炼,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

99年7月邪恶势力开始迫害法轮功,她于2000年2月克服重重压力,毅然上北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被非法抓捕,被金昌市某学校校长黄继生和派出所警察劫持回金昌,立即被非法拘留半个月。回家不到三天,丈夫逼她放弃修炼,她不放弃,丈夫怕受到牵连,硬逼迫着和她离了婚。她到单位找领导要房子,单位不给,无奈只好在农村租了房子住。而且她因为上访被派出所罚款三千,学校罚款六千元。

金昌市610不法人员和学校校长串通一气,不让她给学生上课,让她给几十个学生做饭,学校最累、最脏的活全让她干,原来做饭的是校长的堂嫂,她协助邪恶,每天让侯有芳必须提满两大缸水,(挑水的地方离做饭的地方有很远的一段路)水缸一浅,就立刻让她提满,所有的脏活都让她干,不让她休息,而且每天还指桑骂槐,百般刁难。

宁远学区张学友(现已调到金川区政府)相当邪恶,强迫侯有芳在煤堆里捡煤渣,不让戴手套,十个手指全都是划破的口子,常常流着血,就这样每个月只给侯有芳200元生活费。

有关帮教人员说:“只要她写不炼了,几年的工资全部补上,给一套房子,立即恢复教学工作。”侯有芳很坚定的说:“我不写,我只要一间平房。”帮教人员说:“不写,什么也没有。”

2001年8月,侯有芳讲真象时被恶人举报,金川公安分局孟家贤(音)、李新华到处抓捕她,她被迫流离失所,一次她回住的地方取东西,不幸被跟踪,被绑架、抄家,家中500元现金被校长黄继生抄走,后来侯有芳正念走脱。

2001年8月底,侯有芳在甘肃民勤地区讲真象,再次被非法抓捕,坐了三天三夜“老虎凳”,后被金昌公安接回,几天后被非法劳教。

据知情人透露,金昌市戒烟所恶警蔡建军(其父蔡学孝因迫害法轮功已遭报死亡)负责送侯有芳到劳教所,因为侯有芳长期遭受迫害身体状况很差,结果甘肃劳教二所拒收,到一所也拒收,蔡建军又是请客,又是送礼,并对劳教所管教说:“我们领导说了,侯有芳肚子有病,把肚子扒开,病揪掉,也要把此人收下。”当几个犯人把侯有芳抬出放到地上时,她蜷缩成一团,动都动不了,是几个犯人把她抬進劳教所的。

進了劳教所,恶警没有让她有喘息的时间,立即逼她写所谓的“三书”,恶警指使邪悟的人和犯人给她洗脑,让她看诋毁大法的书,吊背铐,当时她全身长满疙瘩,奇痒难忍,在压力面前,违心的写了“三书”,后来清醒了、表示坚持修炼大法,恶警就指使犯人毒打她,一个月不让她睡觉,在外面罚站,而且长时间的让她做奴役工。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她正念闯出,但没有走脱,恶警胡青梅灭绝人性的毒打她,打得爬不起来,几个恶警还狠命的在她肚子上、胳膊、腿上踩,结果这一幕被路过的当地百姓看到。侯有芳被害死后,恶警们怕事情败露,找到这几个百姓,每人给了几百元钱,封住了他们的嘴。

侯有芳被抬回二中队,她痛苦的喊着:“我疼啊,我的胳膊、腿都折了。”当时二中队所有的同修都被关入号室里,让每个人都爬在床上,不让抬头,听到侯有芳凄惨的喊叫声,一个同修扑到门前,看到:她被恶人粗暴的连拖带拉,右胳膊象面条一样耷拉着,腿站不起来,全身是土,脸是黑紫色,被关进严管室。过了一会,恶人把她抬到小医院(劳教所医院),不到24小时,监护她的二名“互监”回来了,啥都不说,其中一名犯人跟另外一名犯人在号室后面悄悄说:“打得太严重了,无法交差。”恶警们没有想让侯有芳活着出来,根本就是打算把她弄到医院灭口。

自侯有芳被送到医院后,所有中队的大法弟子无论白天黑夜,都被禁止上厕所,大小便都在院子里放的一个桶里上,之前所有的全是大法弟子干的脏活、累活都不让干了,全部由犯人承担,七大队有四个中队,共非法关押了百余名大法弟子,邪恶之徒严密封锁消息,不让大法弟子相互接触,所有的同修也不让家属接见,到期的同修也不放,一直持续了几个月。到2005年,恶警还在撒谎对别的中队的同修说:“侯有芳被转到别的地方去了。”

侯有芳多次被非法关押,被非法劳教,儿子没有去看过她一眼,当侯有芳被迫害死之后,劳教所没有通知她的家人,害怕事情败露,伙同金昌市610人员只通知她儿子一人,对她的儿子撒了一套谎言,结果儿子连看母亲最后一眼的想法都没有,写了一个所谓的“委托书”,就让劳教所的罪犯把遗体火化了。

侯有芳与前夫有一个儿子(已经参加工作),儿子由男方抚养,抚养费一次性已结清,她给儿子讲真象,儿子不但不听,还当面嘲笑她,还多次在众人面前嘲笑辱骂侯有芳。

侯有芳被迫害死后,前夫张廷顺迫不及待的以儿子的名义到处骗领遗产,通过不正当手段把抚恤金、丧葬费,几个月的工资共计一万多元骗到手,把侯有芳可怜的老母亲抛在一边。不过没过多久,张廷顺就得了胃癌,2004年12月死亡。

在老家侯有芳的老母亲时刻盼望着女儿回来,老人怎么也想不到,她最孝顺的女儿已经被迫害死了,亲人们不忍心将这个噩耗告诉老人,一直瞒了两年。

2004年的一天,老母亲无意中从别人口中得知女儿已经被害,几乎晕死过去,天天躺在床上,撕心裂肺,绝望的哭喊着,老人精神崩溃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连看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其凄惨的心境无法用语言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