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部份监狱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


【明慧网2005年7月5日】几年来,我耳闻目睹了山东省看守所、监狱和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山东省成为全国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省份之一。下面只把我了解到的和亲历的一些迫害手段简述如下。

一.各种经济勒索的办法

1999年7月20日以来,山东省不法人员疯狂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它们认为的敏感日前后,都不放过害人的机会。如:山东省济宁一个小城市,政法委一声令下调动6.10,大市,中区,郊区公安局和分局各大队,和各街道派出所一起出动几百人马上阵。有的是布下陷阱蹲坑,有的是秘密跟踪,有的是直接到单位或家中强行抓人,恶警多抓一个人,就会名利双收。

首先它们的单位给凶手还会多发一份奖金。据说,抓一个学员,奖励1000元;

二是抓住了人就有理由马上抄人的家,抄家的目的就是为了他们的经济收入,而且收获不小,抄家有时不带任何证件(家属大都畏惧邪党的恐怖,怕招杀身之祸),几个公安一起去,象一帮土匪,见钱就拿,值钱的东西就搬(抄家时关上门不让任何外人在场)如:你家的收音机,手机,录放机,电脑等等,都会被拿走,包括你全家人的存折;

三是你如果有工作单位,它们会同时到你单位罚你单位的钱,一次一万元(等你回去工作时,单位再扣你的工资,有的功友回去后上两年班还还不上罚款)。还有的回去后就被开除或下岗。如果你的单位效益好,它们会多次抓你再放你,以此来获取更多的罚款;

四是公安放人时会通知你的家属带钱去领人,并且也会根据你家的经济状况要钱,我们这里是五千至两万元不等,家属交完钱连个收据都不给开,更不要说发票了。这样公安政保大队就可以把所有的私人罚款分赃,它们上面的局长也都清楚的很,就是用这种默认方法鼓励它的手下多抓人,以牟取暴利。而且从来就不讲任何理由,采用着各种社会上的最卑鄙的流氓手段,强行或欺骗把人关进劳教所(家里的亲人都不让知道被送往哪里,故意让家人担忧)。济宁市中区公安局政保大队因镇压法轮功阴险狠毒,多次被评为省级先进,受表彰,发奖金。

二.劳教所里的奴工劳动

1.掩盖现场

劳教所里,每天的劳动时间平均大约10个小时,经常加班,加班就要干到深夜12点多,长达15—16个小时,内部的恶警们也是心虚怕外界知道,所以劳教所地面上的厂房闲置不用,为了遮护它们的丑恶本性,并把功友们强迫在地下室做工。这样劳动的时间更长,开着的微弱的灯光,空气质量十分恶劣,外界的人根本看不见,免去外界的关注,(它们的产品不交税)外界也根本不让参观或调查,万一有点风声它们就会伪装现场,布置完后再让外人参观,外人看到的只是地面上的大厂房,是给参观摆样子用的,根本看不到真象,很难知道它们的丑恶行径。

2. 劳动环境恶劣:

劳动环境恶劣,法轮功学员的生命与健康没有任何保障,例如我们被迫关在山东省济南女子劳教所,只能容纳200人左右的地方,可是镇压法轮功后,强行关押进去高峰时,高达800人之多。这个不足大约500平方米的五层小楼,每层住一个大队,一百多人,每个监室不过十个平方米,住十几人,上下铺挤的满满的,连床底下都住满人(新的学员睡在床底下),污浊的空气使刚来的人受不了,白天还要在恶警办公室的地下仓库做工,地下室没有排气通道,堆满了货物,有大量的纸箱子(不知道装些什么)和各种铅笔。不到300平方米的仓库,几百人进去只能原地不动,连落脚的地方都不宽敞,更没有走动的地方了。还不允许说话,墙上贴着厂规,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工作只许上两次厕所,上午一次,下午一次。还要按号排队去,你如果多去一次别人就要少去一次(所以功友们连吃饭时都不敢多喝水,再热的天也不敢多喝水)。

3.使用有毒原料,无任何劳动保护

生产的产品:大多都是外界一般人不干的,费时又费力的产品,如济南女子劳教所做的产品是:装铅笔,各种铅笔的包装,往工艺花瓶画金粉画等。还有,山东省济宁市刑事拘留所,让女功友做手工扎花,男功友制作军工产品。剪制各种型号的橡胶垫,有的花很小眼睛看不清,还有做花用的闪光的小亮片都是很刺眼的东西,因光线又太暗,通风差。对眼睛刺激造成极大的伤害,产品大都销售到国外,铅笔包装上都是写的国际商标。手工扎花物美价廉,外国人也喜欢,如果国外看到中国出口的铅笔,基本上都是廉价的劳工产品,那上面可有我们的血泪啊!

原料又都是带有毒性的原料,如:包装铅笔,铅有毒,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但恶警为了一己私利,根本不管你的死活,什么劳动保护都没有,没有工作服,一人只发一个围裙,连个手套都不发,管教说:戴了手套干活慢,每天每人赤手抓上万次的铅笔芯,经常有功友铅中毒,晕倒在地,才被管教令人拖出去通风;或为工艺花瓶——刷金粉,金粉带有毒性。有一次,全体人员(几百功友)集体中毒昏倒,恶警得知后,还说是装出来的,有几个还被拉出去殴打,看到确实没有反应时才停手,不堪入耳的脏话让正常人难以启齿,还找带头人是谁(最后被法医鉴定后才不再追查)。只得给几百人打针,喝绿豆水解毒。这样的劳动环境,造成了很多功友慢性中毒,胸闷,肺部和呼吸道严重感染。并发低烧,头眩晕 ,眼散光看不清东西,还有一些功友,因长时间不能上厕所,造成排尿困难,大小便不通。

4.劳动所里的报酬

正式被判教养的功友(被判两年或三年不等),每月发给60元,但是不给现钱,只是发给内部用的钱票(只能买恶警的商店里的东西,商品价格又比自由市场贵几倍)还得有人记帐,说是统一管理。临时被送去洗脑 (几个月不等) 的功友,每月一分钱都不发,只要不“转化”,不签“悔过书”,家属别想知道你在哪里,更不让发信,不让打电话,不让探监。而临时被抓的功友,突然被抓一般都没有准备,身上的钱又被恶警收走,不能买内衣,就连换洗的内衣都没有,一关就是几个月,在里面只好穿别人不要的破旧衣服,还有什么卫生可言?日用品更谈不上有多少了。而共产邪党的操纵者是根本不管我们的死活的。后来我才知道,全国的劳动所、监狱都是这个样子的。

三.对法轮功学员的精神和肉体迫害

劳教所里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大队里,应该说95%是我们的功友,其他是社会上的一些犯罪人,如吸毒,抢夺人员。以济南女子劳教所为例,法轮功学员被编制成五个大队,每个大队有恶警十个左右,这是从表面上看到的编制,特殊的情况就不同了。有一次,我们全体功友绝食抗议。劳教所不到半个小时就调来了全副武装的部队有两个连的编制,真枪实弹,在各层楼道里布满了,一步一个岗把整个劳教所大院和宿舍楼围的水泄不通……管教人员是分班制,晚上政治学习时恶警大都到齐,看管学员,进行精神摧残(看它们制作的录象片,然后由它们的指导员、队长再灌输一些更邪恶的东西,用来控制你的思想)。

我亲眼看到的一个功友,是济南某大学的女教授,因不转化被电棍击的满身都是烫熟的伤疤,发高烧长达半年之久,一位72岁的老太太,手被吊起来,吊到暖气管道上,只能脚尖着地,两只脚和腿被控的大面积充血黑紫,肉皮都要撑破了,管教踢着她的脚,无耻的问她痛不痛,还炼不炼?有的功友还被拖到厕所里泼尿水,还有一位济南郊区的功友,因不转化被用钢丝鞭打坏了臀部,受重伤,再加白天还要做工,一坐就是十几小时,造成大面积臀部溃烂,睡觉都是趴着,不能躺睡,高烧不止,达40多度体温,所里的恶警才通知家属,说是炼功炼的有病了,拿来8000元钱,才同意给她治疗。听她本人说在她的臀部抽出两大碗脓水,医生说如果再看晚了人就不行了。

打人时也有男警,它们做这样的事情都是在小号里做,也就是单间,极其隐晦的掩盖它们迫害的罪行,表面上很平静,粉饰着太平景象,背地里干着阴毒的勾当。功友放回来后大家才能知道真象。我们做工时,恶警为了自己的健康,怕中毒,只是抽时间进去检查抽样,而被恶警指派的犯人——她们还要里面轮流值班。而看管功友(犯罪人如果能看管严厉残忍,也就是立功了。就能给其鼓励,还给其减刑)。

另外,各劳教所之间恶警可以互相调换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比如有的功友不写“保证书”不“转化”的,在本所里加重迫害后(就是这个劳教所里的各种刑罚都用过了,也不起作用时)恶警们就随心所欲把法轮功学员换到其它劳教所,让他们再一次受到另外劳教所的刑罚。比如济南女子劳教所的功友送到王村女子劳教所,王村的功友送到济南劳教所再度迫害……中国的劳教所就是邪恶势力的黑窝,它们具备了最邪恶的流氓行为,把这一切卑劣又用到法轮功弟子身上。

我被关进劳教所和拘留所多次,第一次到天安门去证实法,那时我们对政府还抱着一些希望,我本人也是科级干部和共产党员。可是,权力者置宪法与法律于不顾,把我们关进了看守所、监狱。在里面,被侮辱和殴打,才使我们清醒地看清了,侮辱我们的就是我们以为是我们的政府和我们的党的具体人。

第二次因为我们散发法轮功真象材料,被恶警查到,投进了监狱。通过这几次的被迫害,才真正认识了,什么是政治流氓集团,什么是具体的流氓分子和流氓特务,什么是卑鄙无耻,什么是邪恶小人。后来几次敏感日没能及时躲避出去,被邪恶在家里非法抓到,主要是他们须完成他们的政治任务,多弄些钱。中国的老百姓平时劳动很辛苦,每年也就是指望过节放几天假,和家人团聚,休息几天放松身心,可是每年的节假日中国所有的大小城市的劳教所、看守所、监狱里都关满了功友,我本人三年的农历新年都是在看守所里过来的,不能和我的丈夫孩子吃上一口团圆饭,我年迈的父母,和孩子更是痛苦不堪。我知道,多少个家庭都是这样被邪恶迫害着,而更多的家庭却被邪党蒙蔽着毒害着,并且,几亿人受到牵连,整个中华大地笼罩在红色恐怖之中。例如:我有一个功友的孩子,不满两周岁,就成了孤儿。许多功友常年在外,至今有家不能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