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因做好人遭毒打、被游街、关进精神病院


【明慧网2005年7月5日】我叫殷德秀,今年50岁,是山东潍坊大法弟子。自99年7月22日看电视上诬陷法轮功,我在家坐立不安,我决定要去北京上访,当时是被日夜看守。但我还是很顺利到了北京天安门,接着被便衣推到车里,被送到了潍坊驻京办事处,乡里去车把我们拉到乡里,张有堂就跟着到一间没法住人的房子里,没头没脸的打了我一阵,过了会儿又说到寿光拘留,过了几天又放了回来。他们经常来干扰。到10月20日又到我家,把家抄了个遍,还把我弄到王望毒打,说欠1400元钱,又被送寿光拘留。还开会录相,围寿光的乡镇游街,拘留16天后回家。

我回家后还是学法炼功。我想不能在家这么呆着,很多同修到天安门证实大法,我也是一个大法弟子,怎么就老在家呆着?

到12月26日我们几人又到天安门去证实大法,被抓后,由乡里拉我们回来,当晚把我叫到一间屋,围了一堆坏人,关上灯就开始乱打,打一阵开灯看看,又是一阵毒打,接着给脱了棉上衣一晚就打好几遍,到了明天,又戴上手铐,押着在全王望镇挨村游街,游了个遍。过了几天,她们几个被关押的罚了1万元钱就放回家。我和赵美秀在后几天,恶人在地上泼上水,叫我们光脚站在水深的地方。无论白天黑夜,随时就遭毒打,还用烟卷烧我们的指头,在那里关了8天罚13400元钱后放回家。

到2000年6月底我们几人开了个小法会,乡里又一次把我们8人抓去,到那我们一起绝食,3天后,我们5人被送寿光拘留,我们娘俩关一起,我俩还是继续绝食,4天后回到乡里,我们一共绝食9天,恶人把我娘俩放回了家。回家后一夜之间,我们的身体就和以前一样。三天后,恶人又无理把我娘俩抓到王望,我2人又绝食3天,由元延文和北洛精神病院更院长把我们2人抬上车送进精神病院进行迫害。在那儿给我们强行灌食,天天被迫吃药打针,被迫害得吃饭拿不住筷子,一连十几天,天天昏睡。我们被关在精神病院70多天。我回家后身体四肢无力,14个日夜没睡一点觉,……

我只因为要做个好人,就遭受了这么多的迫害,这就是现今的中国,一个被邪党颠倒了黑白的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