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正念营救同修的一点体悟


【明慧网2005年7月6日】对正念营救同修这方面我一直存在着一个障碍,总认为只靠别人帮着发正念,而自身缺乏坚定的正念是不会起什么作用的。所以很多时候,当有同修让我“帮着”某某同修发正念时,很多时候我都是有始无终的。

今年春节后,我和几位同修去铁路公安分局营救在列车上被抓的同修A,当时办事人说得判多少年,经过几次的讲真象和同修集体发正念,A同修十五天后被释放。

4月份时,一同修的亲属大法弟子B被外地某派出所抓去,当时被抓的有十多人,同修给我一个被抓的同修的名字,让我帮着发正念,告诉我公安说她有可能被判刑或劳教。因为同修之间很熟,我也就很认真的去做了,除了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时加上一念外,有时间的时候也帮她清理空间场,有时也求师父加持。五六天后,同修告诉我说她回来了。而且比她轻的都被劳教了,连她家人都说想不到她能被放回来。当时她家人准备找关系花钱,后被功友说服了。这两次功友能无条件回来,使我认识到集体正念营救同修的重要。作为外边的同修不要考虑被抓的同修是否有正念,是否能全盘否定等等,只管用纯正心态去做我们该做的。

五月份时,功友C被抓,我当时的一念是:决不允许旧势力迫害同修,即使同修有漏,旧势力也不配来“考验”。C同修曾经受过很严重的迫害,从未动摇过,真的象师父说的那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美西国际法会讲法》)这么好的同修一定会堂堂正正的闯出来。我们很多同修都抽时间帮着发正念,几乎是晚上每个整点都帮着发正念。这一次比前两次营救同修时所做的努力要超过十倍、百倍,完全是全身心的投入。二天后,同修回来了,又一次见证了集体正念的威力。

五月末时,一同修告诉我某某的姐姐D在长春被送到洗脑班去了。当时我没有太往心里去。虽然,同修也说让我帮着发正念,我想:她当地的同修会去做的。当时没有意识到不对,几天后,她妹妹和两名同修找到我说让我同去长春到她单位要人。我们到了那里,了解了一些情况,得知同修D在半绝食。我想:这样也是在努力反迫害,在她的层次中也不错,她没有强为去做她认为她做不到的堂堂正正绝食。与当地同修也沟通了,这次尽管没要回人,但是我们明确了下一步应当做什么,后来同修又去了几次,而且她们当地的同修很快将事情曝光,而且把迫害真象直接发送到该单位大多数人手中。连续发正念一个星期后还没反响。一天和同修切磋时,我忽然意识到我的心是多么的不纯净啊。A同修因为是当地的,B同修是我身边同修的亲属,C同修是我最佩服的,他能把师父的原话,在哪页哪行都能记住,法理清晰(当然也有很多执著)。这三位同修因为都太熟了,我都努力去做。而D同修不认识,又是外地的,我就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当时,我说我错了。也许我们几个人都错了,我们不应当有区别心,我们都是同修,没有远近之分。我说从今天晚上开始我们都要全身心的投入,一定要把D同修营救出来,同时发了一念,无论D同修有多少执著,有多少人心没放下,旧势力都不配考验。之后的第三天,在两地大法弟子共同发正念的强大威力下,D同修被放了回来。

6月16日,又一熟悉的同修E从家中被抓走,中午得知这一消息时,我们几名同修都有一念:E同修能闯出来。我们加大力度发正念营救,接着我们在找到E同修不足的同时,发出一念:决不允许旧势力利用同修的不足来迫害同修,全盘否定E同修空间场的黑手烂鬼及一切共产邪灵,解体一切障碍,旧势力必须无条件释放E同修。后来听到E同修一直在绝食反迫害,这一消息使我们很受鼓舞,我们一定要全力做好营救工作,可十多天还没回来。6月28日下午,一同修来我这,谈到此事,从同修那着急的表情上,我明白了E同修为什么还没回来,是因为我也有一颗着急的心,这样发出的功能怎么能有威力呢?我们开始调整心态,这时又来二位同修,我们坐下来,一起发正念,一同修说要加长时间发,这样我们持续发了30分钟。在这30分钟里,我感到身体都不存在了。只有功能在往上冲,第一次体悟到“天地我看小”之感觉。那种纯净舒适、美妙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傍晚十分,下午来的同修又来了,急切的问我营救同修的资料来没来?我告诉他来了。同修才放心的走了。我拿出优盘插到电脑上一看,只有一张单页传单,《江城心语》中有一段文字,并没有不干胶。我马上向内找自己,师父,是我错了,我为什么不坚持学打字呢,总是等会打字的同修弄现成的。三年前会一点,可现在忘得一干二净。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学起,我平静的坐了下来,按照单页上的内容一个字一个字的用拼音打,有很多字是翻照字典打的,六百多个字,我竟打了半宿,近四个小时。看着自己用心完成的答卷,我的心静如止水,时间仿佛也静止了一般。最后我用慈悲祥和的心态加了两句:让所有参与迫害的部门及个人不要再继续迫害好人了,要为自己及家人积些福德,无条件释放大法弟子E!

第二天早上,同修就告诉我说:E同修无条件被送回来了。听到这一消息,我没象前几次那么欢喜,我知道这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因为我们是修炼大法的,在修炼中我们会不断的提高升华,在纯净心态下,法的威力自然会得以展现。尽管我打的不干胶没有印,还没用上同修已经回来了。但我做了我此时应该做的,我的心是欣慰的。

以上5位同修能够无条件的回到证实法的行列中,一方面是他们自身正念的作用,同时也体现了集体正念的威力,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是大法威力的展现。通过正念营救同修,使我深切的体悟到;说是“帮”同修发正念,实际上不然。正如师父所说的,我们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给自己做的。因为从表象上看,我们是在“帮”同修,而实际上每一次都是自我身心的净化和境界的升华。每次“帮”发正念后,我都感觉到身体轻盈如同飘起来一般,而内心的纯净更是从来没有过的。

在和同修切磋中,我们也都认识到了过去的不足,因为在他们之前,有很多被抓的同修大家都觉得没什么事的都被判了重刑,那时候我们如果能象今天这样(当然今天也存在很多不足)全身心的投入到正念营救中来,很多同修都会被无条件释放的。因为师父说过:“……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我们的心都想着营救同修,同修就能被营救回来,可是那个时候我,我们很多同修都没有做好,现在想起来真的愧对狱中的同修,更愧对师父的慈悲,因为师父早就给了我们法力和神通,是我们的人心障碍着,是我们的诸多执著封闭着真我,今天面对我们的同修高蓉蓉的惨烈,我做了什么?我的回答是我什么都没有做。佛法无边,大道无形,而我们却被小小的区域所间隔。这种间隔来源于我们自心。面对国外大法弟子为了声援国内的大法弟子所做出的努力,我看到我做的远远不够。我会在今后的正法修炼中正念正行,冲破这种间隔,我会用我的全部功能去正念营救每一个逆境中的同修,无论身边的,还是外地的同修;无论是相识的,还是不相识的同修,因为我们同是主佛的弟子。

最后建议:大法弟子相互见面时,第一件事就是先抽出10到20分钟时间,坐下来发正念营救同修。有针对性或针对狱中的所有同修,清理他们的空间场,求师父加持他们的正念,让旧势力无条件释放所有大法弟子,做到有始有终,形成机制。大法的威力,佛法的神通就会在我们证实法的修炼中得以展现,让我们去真正体悟师父所讲的——“神在人中”所展现的辉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