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户县公安恶警的酷刑:“活老虎凳”和“汽车拖人”

facebook google+ email 打印版本

【明慧网2005年7月6日】我是陕西大法弟子。现在把我在陕西看守所、劳教所看到和经历的大法弟子被迫害情况写出来,揭露邪恶的罪恶。

我的同修大姐郗丽琳,60多岁,是兰州大法弟子。她曾被陕西户县公安恶警残酷迫害,她被逼坐“活老虎凳”(注:陕西户县公安的酷刑之一)。所谓“活老虎凳”就是把人的双手反绑在背后,再用另一根粗绳绑在反绑的小臂部位,这根粗绳的另一头系在很高的铁架子上,将人悬空,脚跟离地,脚尖点在地上;把双脚用绳子绑上,再用一根很长绳子在双脚中间结上,然后四、五个恶警一起拉,人悬空几乎拉成水平形状,此为此酷刑第一步;第二步是在此基础上,再在腰间系上一根绳子,另一头绑在地面上,四、五个恶警一起拉绑在脚上的绳子,人悬空后,成直角形状,身体类似坐在老虎凳上的形状,但是是悬空的。户县恶警用这种酷刑把这位同修折磨的活活疼死过去数次;放下来用凉水从头浇到脚。醒来后,还不放过她。夜间又把这个同修双手绑上,绑在汽车后面,开车后汽车拖着人高速行驶。(注:陕西户县公安的酷刑之二),把她拖的遍体鳞伤,晕死过去又用凉水浇醒,反复折磨她。恶警甚至把大姐的银行存款全部抢走。如此邪恶的对待善良的大法修炼者,天理不容!

另一个女同修,也遭到恶警的毒打和上“活老虎凳”,当她双手被反绑在身后,身体被悬空时,她一边发正念,一边大声的喊:“师父,救救我”。话出口时,绑在身后小臂上的手指粗的牛筋绳应声而断。邪恶被惊呆了,从此再也不敢给她上“活老虎凳”。

一位男同修,名字叫王大卫,57岁。2002年9月1日,恶警把他关押在户县一家招待所一栋楼内,一连六天对他残酷迫害,刑讯逼供。户县610以刘志金为首的恶警对这位同修毒打,打死后,为了掩盖它们的罪行,晚上将人从楼上扔下去,说他是跳楼自杀(明慧网已报道)。被我们同修看见,同修大声喊:警察打死人了。邪恶警察害怕我们揭露他们罪行,第二天早晨天还没大亮就把我们法轮功学员全部转移山下其它各处,分散在各个看守所。

在陕西女子劳教所,寒冬腊月我曾经被关在铁笼内。在风雪交加,冷风刺骨的季节,我冻得浑身麻木,下身失去知觉。每天凌晨3、4点才许我睡下,早上天还没亮5、6点又叫起床,从早晨直到晚上十几个小时,对我进行强行洗脑。

那里的每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干活十几个钟头,活干不完不准睡觉,每天的活都堆积如山,根本做不完;恶警为了榨取更多的经济利益,强迫二、三十个大法弟子挤在一间房间,给核桃夹上刷油漆,用橡胶水稀释油漆,又没有通风设备,造成我们头晕、呕吐。恶警却说:你们死不了……。

还有很多弟子,受到各种迫害,如:老虎凳、吊在铁栏杆门上、做喷气式飞机、偷偷给大法弟子饭菜里放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罚我们面壁蹲兵马俑姿势[注一]、穿约束服[注二]、挂铐、用警棍打(打得学员身上发黑)、拳打脚踢、用手拧(拧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皮肤拧烂了)、抓住大法弟子的头往墙上猛撞,等等,等等。我们每一个被非法绑架的大法弟子都受尽了残酷的迫害。

[注一]蹲兵马俑姿势:一条腿蹲,一条腿的大腿和小腿成45度左右,上身直立,一蹲多少天,脚失去了知觉。
[注二]约束服:就是双手在背后用手铐铐上,再穿上约束服,大小便就在衣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