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资料:韩广生声明

|

【明慧网2005年7月6日】前沈阳市司法局局长韩广生2001年出走来到加拿大。近日,媒体对他进行了大量报导。为此,韩广生于2005年7月4日发表声明。希望各界媒体能够发表。

韩广生声明

近日,加拿大的媒体对我进行了采访报道,包括一些中文媒体在内的许多媒体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转载报道,其中有些未能准确地表达本人的意愿,并有误导成分,因此本人认为有必要发表声明如下:

首先,就我个人而言,我是由于对中共的极度的失望,脱离出走的。我抱着“执政为民”的理想参加工作,现实中最大的感受却是“警匪勾结”。我在中共的专政机器内工作了很长时间,中共的残暴,腐败与我想保一方平安、扶正祛邪的信念背道而驰,但却无力回天。如果不听命于镇压善良民众的指令,就属于党内异己分子,会受到严厉处罚。我非常痛苦。六四事件让我认识到中共说的都是假的,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是假的,当人民和中共发生冲突的时候,它会毫不客气的动用军队来血腥的镇压人民。法轮功事件,中共对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使我更加对其绝望。虽然我基于良心出于同情,利用职权尽量减轻对他们的伤害,但我所能做的有限,对此,我一直于心不安深感负疚。我觉得这样活着是一种耻辱。这也是我于2001年9月,宁可舍弃高官厚禄,毅然决然地脱离中共而来到加拿大的真实动机。

我到达加拿大两天后立即写了辞职信,辞去我在国内担任的党内外一切职务。我当初只想远离中共的残暴、专制、无信、腐败、虚伪,而活的清白,自由,更象人一样。我当初没有公开揭露中共丑恶面目的想法,主要是对中共的残暴,黑社会的恐怖统治手段心有余悸。更主要是担心国内的家人。在中共统治下生活过的人,哪个没有恐惧的阴影?尤其是我原来的工作性质,使我比其他人更了解中共对付自己人民的恐怖手段,无论是在国内或在国外。

我公开站出来有几个原因。

在详细阅读了《九评共产党》之后,更加使我感到中共强加于中国人民的统治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所以,我非常佩服前中共驻悉尼外交官陈用林和天津“610”警官郝凤军公开站出来告别并揭露中共的勇气,我也愿意站出来声援他们、支援他们,让他们觉得不孤单。我以前的顾虑主要是担心国内的家人,后来发现无论我说不说话,中共都没有停止对我家人的监控,所以我决定站出来支援陈用林、郝凤军。进而鼓励更多的同胞脱离中共,选择有良心地活着。

我的难民申请被拒,我觉得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它关系到和我类似的许许多多想摆脱中共的,有良知官员的希望和前途。我觉得有必要公开站出来让加拿大政府和民众对中共有进一步的了解。在中国,中共可以强迫绝大多数中国人做非人道司法制度的帮凶,否则,就是惨无人道的司法制度的打击物件。对于既不想当帮凶,也不想被专政的人,西方社会应当帮助他们看到希望和出路。反之,就会使中共官员因为看不到希望和出路而不得不死心塌地地为中共效力,并使他们感到绝望。我感谢一位网友的话:给韩广生政治庇护,中共非人道的政治制度就将越来越少真心帮凶;拒绝给韩广生政治庇护,中共非人道的政治制度就会越来越多作恶者。

很多人问是不是我有什么经济问题逃出来?我想告诉大家,我逃离是因为我的良心。我不想为中共卖命了,我不想做昧着良心的事。这是我最根本的原因。我放弃了国内的优越物质条件,来到这里,为了生存,我打工,开计程车,还做了一些小的生意。生活清苦,但挣的是干净钱。

对于海外华人同胞的各种反应,尤其是从大陆出来的朋友们对我的各种猜测和评论,我想告诉您:虽然我们是由于不同的原因而共同选择了不在中共的统治下生活,但我同您一样,深爱我们的祖国和人民。中共不是中国,更不代表中国人民。我站出来是为了更多的人有机会摆脱中共,获得光明与自由。

谢谢!

韩广生
2005年7月4日 于多伦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