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再造我的绘画之路


【明慧网2005年7月7日】小时候我并没有特殊的艺术表现,在国、高中由于喜欢看日本和香港的卡通漫画,便开始学着画一些漫画人物,有时画得像一点时便觉得挺高兴的。我想,这可以算是我的绘画开端吧!

大学進了台东师院,大三时我选择進入了初教系的美劳组,不过那时玩心比较重,并不用心,進步得并不是很多。毕业后回到台南教书,这时才突然想要好好的把这条路继续给走下去,很幸运的我遇到了一位恩师,在他的指导下進步良多,并对绘画开始有了如饥似渴的热情。想那时,我的脑袋、视线几乎时时被线条所占据,甚至接下来苦闷的两年当兵生涯中,“我要画图”竟也是我重要的精神支撑力量;当别的老兵在营中打混等退伍时,我早已把画具带到营中开始替未来积存能量。

退伍后的前三年,走得都算顺利,我除了运动、看看电视外,最常做的就是画图,最常去的地方就是画室,我的技巧稳定的在進步,坚持着写实风格,也在老师的画室协助指导学生。水彩的灵动、水与色调和时的感觉越来越吸引着我,而想当水彩画家的梦也开始在脑中编织了起来。虽然自知还很有進步空间,但在老师的鼓励下我开始参加比赛,虽然开始并不顺利,都被刷下来,但后来慢慢有了進展,在省公教美展也了有得奖的成绩,不过对绘画的单纯热情也加進了越来越多追求“名”与“利”的杂质。

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在此时身体却开始有了一些伤痛的困扰。除了胃肠日益失调,由于喜欢激烈运动和车祸留下的运动伤害越来越严重,身上几处大关节都有伤,常无故酸痛难耐,到后来甚至无法久站,连画图的右手也不能举太久,虽如此我仍不愿放弃运动和画图。我告诉自己,我还有左手可以上场,两手轮流画;就这样我练起了左手,虽然速度慢,但还不错,谁知过不多久连左手也伤了。这期间我看了中医也求助西医和复健,不过都只能短暂的麻痹,去不了根,有的甚至毫无效果。

后来在机缘下听说从中国大陆传来的法轮大法对祛病健身很有帮助,在台湾有很多人受益,半信半疑之下三年前的暑假我便参加了两天“法轮大法”的教师研习。在那个暑假我身上的毛病竟在不医不药的情况下得到明显的進展,画起图来也越来越没问题,修炼大法使我迅速恢复健康,重拾画笔。

其实法轮功除了炼功,还要求学习者在日常生活中实践“真、善、忍”,做一个好人,并要放下自私和自我,时时刻刻想到别人,也就是这样我动了想要带动学校老师画图的念头。

其实刚退伍没多久就有学校的一些老师和义工妈妈常说要我指导她们画图,除了推说自己还画得很差之外,最重要是自己那时只是自私的想着我的画家梦,深怕教这群人画图会耽误自己向前進的步伐。炼了功的我渐渐放下自我的追求,也才想到,我应该把自己的这一点小才能和大家分享。

就这样我在那一年开学后,无酬的组了这一个老师的绘画社团。虽然人数因各种原因减了不少,我不在乎,人数多少也不用太执著了,相反的我和这群留下来的同好们培养出了默契,成了工作和绘画道路上的好伙伴。在一起画图的时刻我也常与他们分享修炼法轮大法的心得,并告诉大法在大陆受迫害的情况,所以他们都很支持大法,没想到能以这种方式讲清真象,证实大法,这是当初料想不到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