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很重要


【明慧网2005年7月7日】在助师世间行的道路上,感受着师父的慈悲点化,一步一个脚印走正自己的路。在这里,我把自己的证实法的经历和经验说一说,意在和大家切磋,不对之处,请同修们批评指正。

在学法的过程中,我深刻的感受到,讲清真象是人世间最伟大、最正的一件事情,作为大法弟子的我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去做,想明白了这点,在讲清真象的时候,我再也不会提心吊胆,因为一切邪恶的东西都怕正的。

有一次在公共汽车上,一位老大爷上了车之后就站在我的座位旁边,我马上站起身来,把座位让给了他。他连声说谢谢,并问我:“姑娘,你哪站下啊?”我一看,有讲真象的机会了,我马上和大爷说:“大爷我终点站下呢,您就安心的坐吧。”我当时心里想,我该怎么开始说呢,如果他能问我在哪工作就好了,因为我在学校当教师,就是因为我在学校跟学生讲真象被学校领导知道他上报到610的,迫使我辞去工作,如果大爷问我工作的话,我正好可以从这点说起。这个念头一出,那个大爷真的就问了:“姑娘做啥工作的啊?”我马上说:“大爷我曾经在学校当老师的,后来学校知道我炼功,他就上报到教委,教委又上报到镇压法轮功的非法组织610办公室,警察三天两头来学校闹事,弄的校长也没办法工作,为了不给学校领导添麻烦,我主动提出辞职了。”(其实应该主动给警察和学校讲清真象,而不是被动接受迫害)

大爷又问:“还炼啊?”我斩钉截铁的说:“炼!干吗不炼?这么好的大法,他让我身心受益了,为什么不炼?”

大爷问:“国家不让炼了啊!”我说:“不是国家不让炼,是共产党不让炼,共产党什么都不在行,就是整人在行,他们不管一管那些贪官污吏,却来镇压我们炼功人,还抓了好多人呢。”大爷也非常认同,然后我又接着说:“就是因为这个党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早就失去民心了,所以才有260多万人上国际中文网去发声明退党退团退队呢,以每天2万多人的速度在退,我看啊,这个共产党的末日真的要到了。”

在我旁若无人的讲真象过程中,车里大部份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我这里,我一边讲,一边用眼神和他们進行交流,向他们传递着正念与慈悲,并尽可能的让自己说出来的话祥和而正气凛然。

然后车里另一个人也加入了话题:“中国这个一党专制太黑暗,没办法。”我点头并说:“共产党犯了多大的错,它从来没向老百姓认过错,它犯了什么错都仍然鼓吹我党一贯正确,共产党它政权多危机,它都会说形势一片大好,现在那么多人退党退团退队,这么大的一件事情,中共的媒体只字未提,还用消息封锁的老手段。”

在讲真象的过程中,尽管车里很多人没参与我们的话题,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来,他们是认同的,通过这次,我更坚定了自己悟到的,讲清真象,救度世人要堂堂正正的去做,要心无杂念,要真正本着一颗为了众生的心。

后来,和同修一起聊天的时候,同修说:“那些横幅啊,法轮大法好的标语以前都有贴,自从邪恶猖狂之后,就不太容易贴出来了,有的常人都说,以前炼法轮功的不少啊,现在没见了,标语都少了。”听了这话,我在想,怎么能让身边的常人从新感受到大法弟子不但没少而且就在身边存在着呢?

每次出门我的包里都带有一本袖珍的《转法轮》,一向是包着书皮的,坐车的时候,路上时间我就用来看书,自从听了那个同修的话之后,我把书皮拿了下来,我再想:我以什么心在做这件事呢?目地是什么?

认真的找了找自己,目地是:

第一:当年在全中国一亿人修炼,这本书很多老百姓都认识,我要让我身边的常人知道,大法弟子一直没有消失,就在身边。

第二:在车上,我给年迈的人让座,帮助残疾人搬轮椅,做这些事情的是一个大法弟子,让更多的人了解,炼法轮功的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第三:在我身边的人中,也许会有修炼的同修,他们也许会看到我拿的这本《转法轮》,而当他们看到时,会随之清除掉一部份怕心,同时也在思想上受到鼓舞,也让那些因为种种原因没能走出来的同修们,受到触动,从而走好自己的路。

从我开始这么做以来,引来了很多有缘人主动和我攀谈,询问关于法轮功的事情,也真正的成为了讲清真象的一个引子,就象师父说的:“讲真象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我过去讲过,我说实际上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虽然有旧势力的存在,可是你们没有那个心,它就没有招。你正念很足,旧势力是没有办法的。”(《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

但是每个弟子修炼的路不同,不要盲目效仿我的做法。

师父也说:“对法认识、理解的程度不同会感觉到当前的形势的不同,这一切都是针对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得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态,对环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么每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就不同。”(《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

还有一件事情对我触动很大,当时在拘留所里,我和一个同修拒绝写悔过书,这种情况肯定是要劳教的,当时我一直在体会师父诗中的话:“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无存》)如果马上我要面对死亡,我不会怕,我会笑着离开。后来我就和那个同修说,去劳教所我不怕,她也说不怕,可是她心里担心她老伴的病。最后第31天,我被释放了,而她却判刑2年劳教。从这件事情上我悟到,任何一颗放不下的心都会让自己变的很被动,从而给证实法带来阻碍。

无论采取什么形式去证实法,一定要理智,正念足,一切邪恶都会被解体。

以上是我的一点感受,写出来希望同修们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