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根娣在上海女子劳教所度过漫长五年后 再次被绑架


【明慧网2005年7月7日】1999年7月20日以来,上海大法弟子柏根娣在上海市女子劳教所度过了漫长的五年。人们要问,劳教最长期限不是三年么?怎么一关五年?何止五年!2005年6月16日柏根娣被再次绑架关押。

1999年10月,仅因恶警怀疑她组织了7.20后的一次万人体育馆炼功,柏根娣被非法劳教两年。2001年10月解教。2002年2月6日恶警无任何理由非法搜捕柏根娣,并又一次判非法劳教三年。2005年2月6日,柏根娣再一次解教,仅仅因为与路人说说话,6月16日与姚玉花一起,再一次先被捕后抄家,转眼又已近一月。满打满算,近六年中,她享受的自由阳光只有可怜的8个月。这次将如何结局?我们拭目以待。

在劳教所,柏根娣过的是什么日子?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头两年一直被“强劳”,超限的定额根本就不允许她完成,使她少有睡眠的时间,有时甚至站着都能酣睡。炎炎夏日,空调下人们尚且不愿动,她却在室内40度以上的高温下,用电热器加工小彩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曾有9天恶警不许她洗澡、换衣。整个人都臭了,破旧的衣衫湿了干,干了湿,成了硬壳。夜深人静,她却被关在外面喂蚊子。

邪党常唱“人权首先是生存权”,而柏根娣被剥夺的恰恰“首先”是生存权。除了剥夺睡眠、奴役,更有“饥饿”。两次劳教中,柏根娣都长时间“享受”“囚餐”,一餐一两饭,几片菜叶为汤,真个是“粒米清可数,菜汤清澈见底。”——强劳下的饥饿。“你们想学柏根娣去吃囚餐啊?”一时成了女教所的“名言”。为什么劳教所出来的人会“皮包骨”?不顺我者“饿杀”!

即便罪犯,尚有见亲属、接受生活必需品的待遇。柏根娣却一无所有,恶警不许接见家人、不许家人送物、不许邮信、没收来信。女教所的劳役回报,每月150元,而一盘菜卖给被“劳教者”,售价3元。请算一下够买几盘?物质匮乏到柏根娣的生活所需仅限于女人必用的草纸,牙膏、肥皂对她而言,都是奢侈品。

为了讲清真象,柏根娣从没放弃过一个可能的机会。中央电视台到女教所采访,记者企图以时间与距离的话题谤法,在苛刻的条件下,柏根娣为使他们明白真象,严辞正告:“你刚才所问,是人类的物理学知识,而现在所说,是我师父用人的有限语言来讲述无限的宇宙时空,你有兴趣,我可以把我的理解告诉你……”

深夜,当包夹在她床前设岗,不许她发正念、炼功时,她提着小凳来到走廊发正念,吓坏了值班的警察。一次在200多人的场合发正念,那个队长气急败坏,一定要惩罚她,说否则没法管,是砸她的饭碗。柏根娣平和而发自内心的对她说:“我所做的一切,都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允许的范围内,一切子法服从母法,是你们犯法。你们以为被迫害的是我们,可你知道吗,真正被迫害的是你们。你们在权势下折腰,在无知中迫害善良,天理难容,当你遭报的时候,你们失去的是自己的未来。”

一次又一次,在别人认为的“不合时宜”中,柏根娣以她50多岁的弱女子之身,抵制迫害,承受了许多难以想象的非人折磨。2002年4月,有上海检察院到女子劳教所做报告,散播610的谣言,诬蔑大法。柏根娣在会场上高喊:“不许造谣!”邪恶恼羞成怒,柏根娣被当时的劳教所三大队队长用飞机式反铐吊起,双脚离地。就这样被铐了10多个小时,双手已经失去了知觉。

希望上海的大法弟子发正念铲除新一轮邪恶的迫害,并正告那些还在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你们的行为决定了你们的未来,历史给你们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每一个参与迫害的人,都是有罪的。希望你们会象出走的前中共官员郝凤军、陈用林、韩广生一样找回失落的善良,去赎你们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