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怕心


【明慧网2005年7月8日】近来读了一篇明慧文章《谈谈怕心》,引起我的思考,也想就自己的修炼谈谈对怕心的认识。

我是95年得法开始修炼的。在修炼过程中,我认识到自己是一个怕心比较重的人。99年邪恶开始迫害后我参与了张贴、散发传单的行动中。在揭露迫害、证实法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经常有怕心反映出来。那时我是边怕边做,边做边去怕心,这样走过来了。去怕心的反映就象老师讲的炼功时消业的反映一样:怕心出来时,贴一张传单、发一份资料都觉得很难,但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信,我用最大的勇气和毅力去克服怕心,在做事的过程中去掉怕心。怕心去掉的时候,再做就感到非常轻松。这种情况会反复出现。

2000年,我做了一段时间资料工作,可不久被邪恶发现了。在老师的慈悲看护下,它们没有抓到证据,我又坚决不给它们提供迫害的任何借口。在这期间,我从内心经历了一次“生与死”的考验。当我很艰难的去掉怕心,战胜了对死亡的恐惧,心情轻松,没有了怕的时候,邪恶就再也关不住我了,只好放我回家。我还以为这一次终于把怕心去尽了。但我很快发现,不是这样。后来我去北京证实法的过程中,怕心又接连不断的反映出来。

怕心是和自己各种各样的尚未去掉的执著联系在一起,以各种各样的形式体现出来的。我在北京证实法的过程,实际上也是一个不断的面对邪恶、同时也不断的面对怕心的过程。多数情况下我都能正面面对它,用正念抑制消除它,但也有的时候会走弯路。

在北京,我经历了一次很大的魔难。2000年底我第三次到天安门广场去证实法时,被邪恶抓捕。在这次去之前,我已经有些怕心反映出来,但这次我没能用正念对待。当时有许多刚到北京的同修,我对同修对自己都不愿承认自己还会有怕心,所以就用了一种常人的勇敢和要带动大家的心态又去了广场。结果第三次被邪恶抓了起来。之后,由于开始没有在修炼的基点上去消除怕心,又有很多执著也跟着来了,一方面用一种英雄的心态表现自己、掩盖怕心,另一方面内心又在求师父帮助去掉魔难。由于前两次被抓时自己心态比较好,在师父帮助下过关很顺利,这次心态不好,没有在法上认识,就想着用人的什么办法过关,结果被旧势力抓着了把柄,邪恶利用恶警极其残酷的酷刑折磨我以及一起被非法关押的十几位同修。2001年我被劫持回家乡,不久又被非法劳教。回想自己这一段时间实在是在修炼中走了弯路。

结束劳教回家后,我又参与到证实法的進程当中。但回想这三年,自己有一段时间又走了另一个极端,即每当有怕心反映出来时,也知道要修去它,但有时就产生了懒惰懈怠情绪,认为自己已经做的很多了,现在可以少做点;有时甚至认为自己已经修得不错了,不必要再象别人一样去做。这些思想都隐藏的很深,表现出来就是对证实法的事不太积极。

后来我反思自己,发现其实还是隐藏了怕心,同时被各种执著心和邪恶钻了空子。从某种意义上讲,和因有怕心躲在家里不出来是同一情形。我体会到,在面对怕心的时候,我们必须用一个真正的修炼人的心态去对待它,用正念去掉它,才能走好自己的路,做好正法之事。

回头看看自己走过的路,看看身边的同修,觉得存在着两种情形:一种是至今还没有走出来的同修和一些当初做过一些证实法的事,但被邪恶迫害之后,现在在家里又不出来的,尽管这些同修都会有种种借口,但根本上还是有怕心,自己又没有正念去掉。另一种情形是有些同修在做证实法之事时表现得很积极,但是自己有怕的时候不是正面理智清醒的面对,而是用否认来掩盖自己的怕心,用一种表面的勇敢来表现自己不怕,这些同修往往说自己没有怕心,并指责别人怕心太重,在做工作时表现得不太理智,做事容易偏激,不智慧,也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我看到我们地区有很多近来被迫害、甚至被迫害很严重的同修,都是这种情况造成的。

我个人认为,在邪恶没有彻底消除、修炼还没有走到最后一步,修炼人还是带着各种各样人心的,那么怕心也会不时的反映出来,关键是我们必须处处事事以修炼的心态面对,消除内在的怕和外在的邪恶,不用任何方式掩盖怕心,也坚决不被它带动,坚定的走好我们修炼、证实法和救度众生的路,直到最后。

个人体会,如有不妥,望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