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旧的《明慧周刊》处理的一点看法


【明慧网2005年7月9日】看了《就两个普遍存在的问题与同修探讨》一文后,针对旧的《明慧周刊》处理的问题谈一点看法:

《明慧周刊》主要是针对大法学员编制的,大法学员阅后如能再传递给其他学员比较妥,这样不会造成资源浪费,而且得到《明慧周刊》的学员也会很珍惜的,看后会更加精進。以此类推,《明慧周刊》就会传递到那些急需要的人或者学员手中。反之,看后如果将旧的《明慧周刊》其中适合作真象散发的取下散发,其余的销毁,不能说不妥,但心中总感觉有点不是味。因为我在某市的县城,与学员接触中得到的信息告诉我:需要《明慧周刊》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下学员很少得到《明慧周刊》:

1、县城内,99年7.20在高压下就放弃,而现在又从新开始归正,但与一直在证实大法反迫害中走过来的学员接触的又很少,甚至被动的接触,这样的学员很多,尤其在党政机关里更为突出。农村这样的也不少。这部份有《明慧周刊》的很少。

2、长期被非法关押迫害的部份,尤其从劳教所和监狱回来的,已开始归正,但心里还不稳,还没有彻底找到自己的根本执著的,更需要看看《明慧周刊》,虽然是旧的《明慧周刊》,对这部份人来说,也很需要。

3、农村地区,尤其是偏远的农村山区,学员少的地方,即使学员多的农村地区,《明慧周刊》也是很缺的。

总之,只要没看过的就是新的,就是宝贵的资料。记得网上有位同修的文章中写道:在劳教所里,有次与家人见面后,偶然得到一份2001年11月份36名西方大法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的资料。看后,感到震撼人心。当天晚上,该班里被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学员,就人传人的,都看了一遍。看后,都震撼人心、彻底突破了共产邪灵的封闭洗脑迫害,从新做好、证实大法。

我看了这篇文章印象很深,因为本人曾在2000年底,被邪恶绑架到劳教所迫害,深知劳教所的邪恶至极,尤其封闭式的洗脑迫害,更是残酷至极。在那样的环境里,如能得到这份资料,对每个学员来说,都是非常的珍贵,比生命都宝贵,所以,他们一直保存的很好。

以上仅说明了《明慧周刊》对大法学员的重要性,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