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私”对自己心性的影响

【明慧网2005年7月9日】有一件事在我心里印象很深。我因讲真象被非法关押在教养院期间,和同修们在一起都是你帮我,我帮你的。记得一同修手部有被细菌感染的症状,每次吃饭时,我都是默默的主动帮她拿馒头吃。有一次,她对我说:“以后吃饭就你帮我拿馒头吃,我手这样,别让其他人嫌弃。”劳动休息时回到寝室,我对她说:“我不能保证每次都能帮你拿馒头,顺其自然吧。”谁知这话伤了她的心,到楼下劳动时,她竟然哭出了声。我心里很难过,我不是不帮她,我是个很认真的人,答应别人的事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办到,也正因为认真,象有了负担,所以才说出了那样的话。同修的哭让我看到了我自私的心,其实钻牛角尖的认真也是一种执著啊!

非法关押期满后,我独立做起了小买卖,干服务这一行,对我来说并不很适合,我的脸色冷,待人不是很热情。由于我小时候被家里管惯了,处处被约束,又因自己喜欢看书,与人的交往中反映出很多的不足,存在着心性问题。冬天天冷,有两个在外面摆摊的人(我对她们讲过大法真象的),总找借口到我的小店里取暖。时间长了,就有点烦她们了,觉得她们利用我,我拿话点她们也不听,直到我态度生硬,她们才没有再来。我也曾帮邻居看店,他们一有事就走了,有时每天七、八次的喊我看店,也没考虑我有没有什么事。我自己承受不住的时候还撒过谎,人家来换零钱时,我说没有。还有类似这样的事,总能感到自己被一些东西所干扰,而自己也总是承受到一定限度时就动了心。

我以前不太会拒绝别人,不该接受的事也委曲求全,其实有时是对别人不好行为的一种纵容。现在知道不该承受的就不要一味的承受,拒绝的过程中方式却不好,性子急,明显的表现出了不满。大法威严的一面并不是以恶制恶。我本人自认为很真诚,敢说真话,可“真”里也有“真、善、忍”啊,那么我在“真”的同时做到了“善”和“忍”了吗?魔性的“真”并不符合大法。比如我心里对人有看法,就直接表露出来,其实这不是真正的“真”,而是人的七情六欲在作怪。凡事都要站在别人的角度想一想,看看这样做对别人有没有伤害,忍一忍就好了。

分清了这些,我自己轻松了很多,虽然也错过了一些继续提高的机会,虽然感到了去执著的苦,但我清醒的认识到我应该努力做好,我也一定能够做好,因为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们是众生能够得救的希望,为了这些,也一定能够做好。

从另一方面讲,我看了《九评共产党》以后,我开始剖析我从小到大成长的过程,父亲因成份高受过压迫,总是不得志,所以他对我们的教育比较严厉,甚至让我感到他在我身上是一种发泄式的教育,强制的东西比较多。我在邪党的教育中形成了疾恶如仇、爱憎分明等等观念,都是不正确的。我知道这都是共产邪党的因素在作怪,我一定修好自己,修掉共产邪灵强加给我的观念,什么事都应该以大法对自己不同层次的要求为准则。

以上是我在正法修炼中所体悟到的,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