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现奇迹:孙子的断骨瞬间自动接好


【明慧网2005年7月9日】师父不仅对众弟子呵护有加,对弟子的家人亲属也恩重如天。2005年6月15日下午天降大雨,晚5点多,刚念初二的孙子放学还没走出校园,便不慎摔倒,导致严重的踝骨骨裂,骨沟破损,软组织脱落。

儿子给我们打电话,把医生看完拍片说的创伤情况向我们述说了一遍,他说医生说这种情况要影响以后的成长发育,因为骨沟直接关系到儿童长身体、长个的。由于伤势严重,这个医院恐怕治不了,建议转送市中心医院医治。儿子要我们马上去医院,研究研究怎么治疗好。

对此突如其来的坏消息,我并没有在情绪上产生波动,心态平静的安慰了儿子几句,并告诉他我们一会去。放下电话,我冷静的分析思考,在法上认识觉得这件事的出现绝非偶然,在另外空间是旧势力黑手干的。在这正法的紧要时期,它们竟在大法弟子的家属亲人中捣鬼使坏,表面上是借口看看大法弟子的“情”放没放下,“考验考验”,实质是牵扯你的精力,扰乱你的心境,干扰你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为目地,也使你动常人之情,把你拽下来。

用心多么歹毒!“一个不动就制万动”。不能上它的当!我思忖着,我坚信只有我师父能救治孙子的腿。这时儿子又来电话,带着哭腔说:“孩子要残废了,怎么办哪?”我安慰他:“别着急,没事儿的,我马上去!”我和老伴冒着雨趟着水赶到了医院。

儿子正在医院门口和他的朋友们聚在一起看片子。孙子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他左右扭动着身子,晃着头,脸色惨白,大滴大滴的汗珠不停的滚落,浑身颤抖,看样子他疼痛难忍,只是没哭叫出声。围观的人议论说:“这孩子挺坚强的,一般大人都受不了。”孙子见到爷爷奶奶来了,咧嘴要哭,我马上安慰他:“你别哭,哭解决不了一切问题。你知道你骨折的程度是很严重的。现在这个医院医生说他们恐怕治不了,即使能治他们也没有太大把握达到理想程度。可我师父能治,法轮大法能治。你现在赶紧默念‘法轮大法好’,要诚心诚意的一遍一遍反复念,别分心,什么也别想,一个劲的念,会好的,会出现奇迹的。”孙子很听话,马上开始默念。我又告诉老伴:“你也坐下,咱俩一齐发正念,帮他铲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大约过了5、6分钟,我看孙子痛苦的表情消失了,脸色、坐姿都恢复正常,孙子说:“不疼了,真神了。”我告诉他:“别说话了,继续默念,谁来你也别停下。”

这时,我感觉全身“忽”的一股热流,我知道师父的法身就在近前,给我加持,给我鼓励,也给我提示,说明师父在另外空间已经在瞬间给我的孙子接好了腿骨,止住了痛,全都恢复了正常。此时对师父无限感激之情使我热泪盈眶,心想,伟大的师父啊,您对弟子太慈悲了。我孙子他还不是炼功人,甚至平日里他还不太相信大法,今天您为他处理伤情,使他安然无恙,您太慈悲了!想到这儿,我的泪水止不住了。

这时医院的上层领导,什么正副院长、书记骨科主任、专家大夫、主治医师等通过各种关系都被我儿子(儿子没修炼)请来了,他们和我儿子一起研究治疗方案。

我当时想:孙子的腿已经没事了,是我师父在另外空间完成的一切,但是对于这些不修炼的常人,又是儿子费劲儿请来的,怎样能让他们认识大法呢?我想到师父的话,师父说:“我告诉大家,今天大法在世间能够破除邪恶的迫害,能够叫世人认识大法,那是与你们今天做的这些事情是分不开的,今天这个局面是你们开创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从各方面的关系考虑,从“圆容”大法这一角度出发,也是从达到的证实效果着想,我想通过实施他们的治疗方案“走过场”中,验证大法的神奇,从而使他们心服口服。当然这个过程少不了我要用话点点,启示启示,让他们明白怎么回事。

他们决定先上楼去打石膏,之后照像拍片看情况,如果情况不理想再马上做手术,由外面请的骨科主任(骨科专家)给做。

到了楼上骨科病房,由院长吩咐,一切准备就绪。主任对我孙子说:“一会儿打石膏要疼,你得挺着点儿。”一位在门口围观的骨科患者说:“够呛,我这大人当初打石膏时都疼的发昏要死,一个孩子能挺住吗?这不要孩子命吗?”我马上对孙子说:“没事儿,法轮功师父帮忙了,腿骨已经接好了,不能疼了,你别怕。”在场的人都瞅瞅我,谁也没吱声。

主任开始“接骨”了,他两手在小腿上由上往下一撸,抬头问孙子“疼不?”“不疼”。孙子回答。我马上说:“都归位了,不能疼!”主任又左按一下右摁一下,一劲儿问:“疼不疼”,孙子始终平静的答“不疼”。主任说:“还不疼这回看你疼不!”他把脚掌子死劲儿往上一推,又问:“这回疼不?”孙子仍回答:“不疼。”我又说一句“都长好了,还疼啥?”在场的十几个人谁也没说话,都表现出不可思议的样子。尤其孙子的伤骨部位的腿不但丝毫不疼而且丝毫不肿,更令在场的人百思不得其解。

要开始打石膏了。主任说:“打石膏要热20-30分钟,要忍着点儿。”他把石膏往孙子腿上一放,孙子马上喊:“热!”我对他耳朵说:“你别说热,说凉。”一会儿,他说:“凉了。”大夫说:“打石膏必须热,凉了石膏能干吗?”我老伴伸手一摸石膏确实凉了,怎么解释?在场的人谁也不说话,诧异的相互看看。我心里明白,是师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威,是我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正念显神通的结果。

石膏干了去照像,十分钟片子出来了。照像的大夫问:“咱刚才照的是打石膏这条腿吗?”孙子说:“是啊”。他说:“这么好,不用做手术了。”我又说一句“做啥手术,他都长好了,要不然主任他接骨时能不疼吗?”骨科主任看了片子也惊诧不已,他说他接骨一辈子,患者无数,还没遇到过创伤如此严重,却又似乎自动接好长好的,而且不疼又不肿,更不用做手术,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难以捉摸的奇迹,然而却是铁的事实!主任说:“既然一切都正常都很好,那也用不着吃药打针了,更不用住院了,回家疗养吧……”

孙子回家后,他曾伤过的腿几天来一直不曾肿胀和疼痛,一星期后到医院拍片,恢复的情况更好。

大法的神奇,师父的回天之力震惊了很多人。特别是这个二儿子往日对大法带信不信的,现在铁的事实摆在面前,他真的叹服了。孙子更是坚信不疑,并且已经开始走上了修炼之路。

师父对弟子、对众生慈悲之恩满穹宇,说不完道不尽,那真是“佛恩化天地”(《洪吟(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