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思一念中否定邪恶的安排


【明慧网2005年7月9日】师父要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们为什么有时还会受到邪恶的迫害和干扰呢?我们往往在大的环境中能够把握自己,在一般的情况下就容易放松自己,尤其对自己的一思一念容易让它滑过去,我们如果注意一下自己的一思一念,会发现很多是不正的,只是有些我们还意识不到。想一想这一天我们在与人的交往中、所遇到的事务中,会动很多念,如果我们法学的好,用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动的就是正念,否则就是邪念。一念出善恶,一念之差有不同的后果,不要小看了这一思一念,不要放松了这一思一念,不要不归正这一思一念。这一思一念牵扯着无数的生命存与灭,我们要成就那么多的生命,承担起那么大的责任,我们所遇到的任何事中都蕴藏着无数的生命,头脑中出现的各种思维也都是生命,放松了自己,就是荒废了生命,所以要抓住一思一念。

长期这样坚持下去,自己开始感觉也是很累,不放松一思一念,尤其对那些不正的,捕捉一思一念不正的根源,总还是感觉还有那么多的不正,甚至没有喘息的时间,一批生命归正了,还没等体会松一口气,新的内容又开始了,总感觉那么不纯净,做的事那么不尽人意,总也不满意自己,总是在不断修正自己。时间长了,这种向内找修正一思一念的机制会越来越强,有时不用有意去找,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头脑中思念,在很短时间内很快就自动过滤一遍,不正的东西就被筛滤出来了。要修正自己一思一念,首先要分清哪些思念是来自于自己真念,符合法的是自己,除此之外都别把它当作自己,能救度的就救度,该清除的就清除。

那么,在实践中,在证实法中,在救度众生中,当触动自己根本的执著时,在与人发生矛盾时,当碰撞各种观念时,是面对还是滑过,是固守还是放下,是用法来衡量还是复合着自己观念;是坚定在法上,还是随着邪劲走;是救度归正那无数的生命,还是为邪恶迫害找理由和借口;是放弃自我,还是维护自我;是以自己坚定法的心不动制约万动,还是随着外界环境的变动而牵动。怎么样选择,全靠自己。

有些心修过去了,不是万事大吉了,在不同层次上还有它,还得修正它。就拿自己来说吧,那个自我时常在表现,修过一层,没同化法的生命还有自我的表现,最近又突出了,那种自以为是又表现出来了,由于这段主念不强,不精神,加长这层的修炼过程,心里使劲抑制着它,嘴上说自己是普通的一员,自己人的一面什么也不是,做的好的是法的展现、法的威力,做的不好的就是那个自我,可是细心体察,说出的话那么缺乏底气,那么勉强,那么没有力量,是理上明白,并没有想实实在在做到,换句话说,就是心里还放不下它,这种明知故犯,思想上的麻木、放松,就在随着它走,一次次的在用它,让它表演,甚至被它操控,把它当作了自己,加强了它,它又怎能下去呢?悟到做不到,是主意识不强,不精神,这时应该多学法,用自己的真念去清除它,归正他。比如,这个困,许多学员都被它干扰,有些学员长期处于魔难当中,如果我们一思一念都不符合它,它就不起作用,是邪灵就清除它,困劲上来了就顺着它走,就开始迷糊,就无可奈何,就躺下大睡,一点毅力都没有,它就一直控制着你。我有时采取人的办法,站起来溜达会,洗把脸,过一会还困;有时跟它对着来,从一思一念上否定它,你让我困,我就一宿不睡,或者连续几天很晚再睡,就突破出来了。我们现在都体会到,越睡的少越精神,越睡的多越困。为什么?睡少了就犯困,不是身体受不了,是自己的观念造成的、你认为还缺几小时的觉,还想要补上,是先有了这种思维观念,符合了它,它就让你困。

有些思维是变异的自己都意识不到,尤其是大家普遍存在的问题,在正法中就是一种干扰。

比如,与同修几天联系不上了,无论自己怎么否定、抑制,不好的念头全出来了,它就往不好处想,是不是出事了,被抓了等等,想象联翩。这是邪恶多年来搞运动,搞镇压给中国人造成的恐怖心理,不主动清除这些党文化的思维,不就是在符合、承认它吗?不是我们都不能否定,有时我们主念很强,这种念头一出立刻就否定了它,有时就意识不到,就随着它走一段,还有意无意的告诉别人,扩大这种思维氛围。

这种思维还表现在:看到同修一时不好状态、一些执著表现出来了,或出现病业状态,就开始为他担心,往不好处想,觉得他危险了,就不愿意和他一起配合做事,怕出现问题,他能行吗?师父早就告诉我们,不要担心这个不安全,考虑那个是不是可靠,还给我们讲了关于“特务”的理,我们能够宽容、慈悲,才能救了人。不要看重同修的执著,往不好处去想他,给他以负的、反的因素,我们应该给他正的因素,先肯定他好的、正的方面,认为他一定能行的,会好起来的,鼓励他树立正信,善意指出他的问题,这是正法的需要,因为:“正法中也不承认这种负的、反的因素的。”(《在2005年加拿大法会上讲法 》)其实同修一时不好状态、一些执著表现出来了,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大家善意的帮助他很快就会过去,如果大家都有不正的想法,形成了一个场,才会真的给他带来麻烦。

还有的学员对于身边的同修因讲真象、发资料遭迫害,大家都能够积极配合营救同修,发正念清除邪恶,而在私下又在想或议论同修他是不是不该这么去讲,不该那么去发,太执著吧!这种思维首先否定了同修讲真象的正念所为,你否定或疑惑他的不应该,因而才遭这种迫害,那不就给邪恶迫害找借口吗?尽管在立掌除恶,也是在认同迫害的情况下做的。不是不能这样想,是出于什么心,首先是要肯定讲真象是绝对对的,否定邪恶强加给同修的迫害,它不配考验大法弟子。遇到魔难我们要找自己的原因,保不住同修做事的心态有些问题,找出来大家引以为诫,但绝不是给邪恶迫害找理由。一些学员存在着不正的思维逻辑和行为,只要同修一遭受迫害,就开始埋怨了,很多话就上来了,“我早就看到他不对劲了”,“他学法少”、“有怕心”、“做事心”等等,完全否定同修的正念所为,其实说这话的人本身就有问题了,看到他有问题为什么不帮他呢?我们是一个整体呀,他的事不就是你的事吗?他有问题不就说明自己有问题了吗?怎么就分了家了,象个旁观者呢?

师父《在元宵节讲法》中,有一个学员问:“有个别海外学员去中国大陆而被抓起来,是不是没有按师父要求做? ”

师父说:“不能这样说。大法弟子都在想办法为大法尽量的去做。不能说学员这样做不对、那样做对。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我们不能用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有了问题呢不要去说谁对和谁不对,问题出现大家要互相帮助,想办法解决。”

还有一些人的想法也在邪恶的思维之中,在前些日子所谓的邪恶大搜捕中,有多少学员在藏大法书、藏资料,家里不敢放了,甚至有的学员也藏一藏、躲一躲,停止了大法工作。我们都很清楚常人社会发生的一切都是我们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去掉最后的执著》),为什么听到“大搜捕”就动了心了,这不是人心吗?这种“藏”,不已经承认一定会到家来搜捕吗?人心不去能从根本上否定它吗?有一个同修和我讲,我把大法书和真象资料都藏好,警察来了搜不出东西来,他们抓不到把柄,就不能把我怎么样!我说,如果搜出大法书和大法资料,你就认为抓到把柄,承认它的迫害么?什么把柄?作为大法弟子大法书肯定会随身带的,肯定会讲真象有大法资料的,我们学大法,讲真象,救度世人怎么成为邪恶迫害我们的把柄,我们为什么自己就先心虚了呢?一次邪恶迫害我,从家中抄走大法书、光盘、软盘和未发出去的信件、真象资料,一个警察拉了一个单子让我签字,他说:这回抓住你的把柄了,你无话可说了吧,少说也得判你几年。我说:我不签,这是我的东西,你们非法抄走,让我承认你们的行为吗?我做这些没有错。在我的心里你抄出一车来和没抄出东西是一样的,你的心不动它是没有招的,但是从这件事上,也确实看到自己的马马虎虎的习惯。我们是应该把大法书和资料收拾好,不只是为防迫害而收,平时就养成好的作风习惯,做事严谨,敬重大法书,珍惜大法资料,不要随便扔放。不给邪恶破坏找到借口。

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根本上不承认这种强加给我们的迫害,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在一思一念修正自己,在一思一念上去否定,使自己一思一念都在法上。有了这坚实的基础,对师父对法的坚定正信,遇到什么问题,在任何环境、情况下心都不会动,不会受到任何干扰,会理智、清醒的做好我们应该做的。

以上个人所悟,不妥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