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雨后初荷(1)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

千金一诺
——献给师尊

佛前一柱淡香立志整顿乾坤/ 慈悲一行清泪发愿力挽天回
几度落难/ 几度重生/ 笑看磨难/ 铁骨铮铮
兑现久远的誓言/ 拳拳护法的一念
法赋予我智慧/ 法给予我豪情
滚滚而来/ 源源不断/ 破魔网/ 发正念/ 经风刀/ 历霜剑
正气/ 冲霄汉/ 贯九天
得来威名壮心在/ 赢得尊严敬师前
佛光普照/ 威力无边

(2003年9月8日)

这一天对海宽是特殊的。曾身居囚室的他,每每看到别人解除监禁、重获自由的那一刻,他都会想到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个日子——2003年9月8日。今天,它到了,原本这个日子应给海宽带来的是久盼的自由,但今天他的特殊之处是让海宽开始了沉思,开始对自己那段难忘的、曾经历过的岁月的沉思。因为海宽在法轮大法的力量下,将这个日子提前了一半还多三天。海宽的这段难忘的经历让他想起了两句话:哀大莫过于心死。海宽心未死,置于死地而后生。海宽又重生了!

从7.20开始的爱情

海宽与妻子兰玲都很喜爱一首歌,他经常给兰玲唱,歌名叫做《思乡曲》。

浪迹海角天涯,历尽风雨沧桑。
感叹人海茫茫,世事纷纷攘攘。
走遍千山万水,看尽世态炎凉。
辗转漂泊沉浮,离合聚散无常。
家乡总在我心中,乡音在耳边回荡。
忘不了美好的家园,忘不了圣界的时光。
那是众生的召唤,那是亲人的盼望。
那是心灵的甘泉,那是我梦中的向往。
青山巍峨,挡不住归真的正念。
绿水悠悠,诉说着弟子的衷肠。
踏上神路的旅途,不管前方路有多长。
那是今生的宿愿,那是我久远的愿望。

6年来,中国政府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使海宽与妻子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人生的感慨在歌曲中可以清晰的体会到,而海宽知道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情仅仅是冰山一角。

又到7月20日了,这一天对于兰玲、海宽本人以及他们的婚姻都很特殊。

这一天对于兰玲特殊,是因为7月20日是她33岁的生日,对于海宽特殊是因为海宽是一名大法弟子,相信这一天对每一名大法弟子都是及其深刻的。到2005年7月20日,中国政府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已经持续6年了。7月20日这一天对他们的婚姻同样是特殊的,因为海宽与兰玲的爱情恰好是在这一天开始了不同寻常的洗礼。

6年过去了,大法弟子们在迫害当中都经历了很多。海宽与兰玲的爱情有离别、有思念、有等待、有企盼,也有重逢,人生的苦味尽在其中。海宽要写下这篇文章以纪念他们这非同寻常的爱情,兰玲说:“应该写,佛说过— 一粒沙里有三千大千世界。我们就是那一粒沙,今天这粒沙在痛苦的磨砺之后,已经结成了一颗晶莹剔透的珍珠了,不是吗?”

1999年,这是海宽大学毕业来到A市的第二年,7月20日下午2点,天气闷热,海宽与数以千计的大法弟子站在A市政府的信访办门外。凌晨,A市法轮大法的义务联系人被非法抓走,大家觉得这是因为政府不了解法轮大法造成的,所以都来到这里说明情况。大家都静静的站在马路上,空气压抑得几乎要凝固了,每个人都不知道这是来自中央政府的决策,每个人都还不知道这一天成了每一名大法弟子挺身护法的开始,而且会持续6年。对于海宽不知道的另一件事情就是——他未来的妻子兰玲,此时正坐在通往A市的火车上。

兰玲与海宽是高中同学,而且是前后座,同年考入了同一个城市的两所大学。1992年,一种心法在中华大地悄悄流传,他使病者脱沉疴,恶者生善念,狭者变宽宏,危者得新生,修者日众,不计其数,修炼人数在7年里面迅速达到了一亿人。这部心法就是法轮大法。1995年7月,大学2年级的时候,海宽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海宽的身心在真、善、忍的法理中得到了净化,心清似玉,那一年海宽22岁,风华正茂。

毕业后海宽分配到了A市,兰玲留在了家乡,她不修炼,本来这段爱情看似要以有缘无份来收场了,但是1999年7月19日这一天,兰玲带着买完票仅剩的80元钱,背起她的小红包,在没有通知海宽的情况下,毅然的登上了通往千里之外的A市的列车。7月20日下午两点,兰玲出现在陌生的A市,一阵热浪扑面而来,她还不知道,他们的爱情除了要突破来自地域、父母的压力等客观因素之外,还将要从这一天受到冲击,而这种冲击是由于中国政府对法轮大法的迫害带来的。

“嘟、嘟”,海宽的传呼在响,是兰玲在火车站给他打的电话。她坐了24个小时的火车,风尘仆仆的,海宽到车站直接将她接到了上访的人群中,人群中多了一位行囊简单的女生,海宽没有时间向她表达对她意外到访的惊讶,她也没有时间向海宽表达她对眼前密密麻麻人群的惊讶。

她在无意当中见证了7月20日A市全体大法弟子上访的全过程。作为她未婚夫的海宽选择了维护大法,而兰玲选择了将他们的爱情進行到底。这是冥冥中命运的安排还是意外的巧合,反正兰玲被身不由己的卷入了这个宇宙在人间的正邪大战,她也完全想象不到他们彼此的命运都从7月20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