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大法弟子被佳木斯劳教所恶警毒打伤残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劳教所的法轮大法弟子王启、牛玉环、孟宪杰、佟丽、韩桂霞等,被劳教恶警毒打伤残,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王启被劳教所迫害得瘫痪数月,还不放人,劳教所的医生还说:“王启没有病。”

2005年2月末,大法学员王启、牛玉环、樊小华等人写声明交给恶警李秀锦,被李秀锦和孙丽敏等殴打。牛玉环被打得心脏病复发,至今未好,生活不能自理,坐不住。就这样的身体也被强迫到车间里,由于不能干活,就躺在水泥地上,还被强迫别人扶她坐着。6月中旬,恶警李秀锦谩骂大法学员牛玉环。牛因为被迫害得坐不住只能躺着,李秀锦就指示刑事犯人将其铐在老虎凳上,连推带拽,坐不住就骂,平时就让其躺在地上。

大法弟子王启、樊小华、孟繁丽3月2日被叫到楼上殴打,樊小华的牙被打出血,腿被踢伤;王启被打得至今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当时打人的都是事先安排好的男干警,用电棍电,拳打脚踢,极其凶恶。李秀锦指示并参与。大法弟子王启至今卧床数月,每天恶警逼其锻炼,刘亚东给普教施加压力,不帮着练,就大骂普教。管理科长何强及大队长王新还进行欺骗说:能走了,好了就放人。

大法弟子孟宪杰,被迫害得身体极度虚弱,长期呕吐。家属要求接见,被劳教所逼迫诽谤师父才可以见。为抵制迫害,孟宪杰绝食近20天,被恶警强行灌食,让刑事犯将其从楼上迅速拖下来,连拖带拽到食堂,惨状不忍睹。

大法弟子佟丽,被施以酷刑大背铐,导致下肢致残不能行走,干不了活。劳教所极其恶毒阴险,到期不放人,还加期迫害。早在2003年8月,大法学员佟丽因为不写周纪实,被恶警刘亚东叫到办公室,不由分说一顿暴打,拳打脚踢,抓住头发往桌子上、床角、卷柜上撞,一直把她打抽为止。佟丽身上伤痕累累。2004年6月,因为大法弟子不写所谓的作业,遭劳教所女队集中迫害大法弟子,电棍、警棍、大背铐,被电期间,因为喊“法轮大法好”,恶警刘亚东多次打佟丽的嘴巴子,导致佟丽左侧耳聋,丧失听力。

鹤岗市大法弟子韩桂霞,5月1日昏睡中出现神志不清状态,被当日值班队长李秀锦拳打脚踢之后让刑事犯强行将其拖入库房,用手铐铐到床上。因长期被迫害身体虚弱,28日从楼梯摔下,头痛三天三夜睡眠不好。6月23日,大法弟子韩桂霞现被非法关押在佳木斯市劳教所7大队7中队,向干警李秀锦提出些申诉,遭拒绝,并被其拳打脚踢。恶警刘秀锦又用一个刚刚装满热水的水袋打韩桂霞的头,热水撒了一床,殴打致使韩已经走了的月经又流了一个月。事后,恶警李秀锦又强制韩桂霞坐老虎凳,在韩头部摔伤的情况下威逼她干活。

大法弟子高翠兰,3月2日因为不签协议,被恶警刘亚东连踢带拖到一个空屋子里,背铐到床板前,并指使男干警一顿毒打。3月4日,被打过后的高翠兰因为腰直不起来,又被刘亚东一顿拳打脚踢。刘极其险恶的叫嚣:“现在是严管时期,我想打就打,想骂就骂。”6月10日,高翠兰不写周纪实,又被刘亚东扇一顿大嘴巴子,耳朵也被扇出血了。之后,恶警周佳会用小棍把高翠兰的手给打肿了。刘亚东领着普教张羽、刘华拽着高翠兰的手强行按着签字。

大法弟子李梅因为不签帮教协议,被一帮男干警一顿毒打,之后又被拉出去二番毒打,导致身体伤残,不能平卧。每天趴在冰凉的地上近两个月,因为被毒打惊吓,她流血数月不止,劳教所医生硬说她没有病,可她当时都不能走路了。大法弟子许翔华因不写作业,被队长郭钦辉拽着头发往墙上、床上反复的撞。

3月5日,大法学员赵秀云在洗漱时和普教说了一句话,被恶警刘亚东和郭钦辉拖到办公室用警棍一顿毒打,把她打得全身青紫,疼痛难忍,还逼迫她检讨,做保证。赵秀云拒绝,随后就被恶警铐在铁椅子上,并威胁不检讨就添票子铐4天,然后侮辱谩骂,直到半夜才打开铐子。

5月份的一天,因为走操,大法弟子樊小华、赵丽霞又被恶警李秀锦打了。李秀锦可以找任何一个理由殴打大法弟子。4月份大法弟子段秀玲看东西,李秀锦硬说王秀云给其使眼色,然后就打王秀云耳光,边打边骂。3月2日李秀锦强迫签帮教协议时,又殴打大法学员陈平。

7月10日,郭钦辉和干警孙会找茬,说大法学员不打扫卫生,不让她们上厕所。一直憋到早上7点钟,外边下起来大雨,孙会说:“真好,想来啥就来啥,都上外面浇着!”大法学员都得在雨中等别人都在厕所出来了才让进屋。

大法学员曹秀霞在接见时对家人说,我们现在被严管、坐凳子,被干警张晓丹听到后当场不让说话(挂断电话),然后所有大法学员都被停止接见。大法学员宋桂芝一天在去食堂的路上晕倒,恶警周佳会借机说大法学员没扶她造成的,强迫大法学员在太阳底下曝晒,并加以侮辱谩骂。

在2003年10月,大法学员被强制劳动了一上午,刚到屋没几分钟,恶警陈静就在走廊里喊:“赶紧起来,大队长何强让干活!”被迫害得身体虚弱的大法学员张晓更、马翠红、李晓红拒绝参加劳动,陈静气急败坏,推开门就拽张晓更。张晓更说:“你干什么?”陈静举手就打,张晓更抓住她的手说:“不许你打人!”门外的大法弟子看到后,马上喊:“不许打人!”陈静象疯了一样,冲了出去,拳打脚踢,哪里有声音就打哪里,当时就把黄彬打倒在地,一直打累了才停下来。

劳教所根本没有法律。恶警们的想法、看法、意愿、好恶、感觉就是法律。她们看不上谁,就给谁加期,任何一个理由都会成为恶警们给法轮功学员加期的借口。如:东西放错地方了,出屋没请示她们了,走路说话了,顶撞干警了,看经文了;没有劳动能力时,恶警们说你不干活了,态度不好了等等,恶警们说的话可以随意作废、更改。

许多大法学员因为修炼真善忍,拒绝恶警们的所谓“转化”而被加期迫害的情况如下:费金荣:130多天,曹秀霞:58天,高翠兰:54天,郑迎春:50天,佟丽:45天,马晓华:35天,张玉芬:30多天,李平:30天,宋玉芝:20多天,苏艳华:18天,闫喜华:18天,包丽霞:15天,高成女:8天,张晓更:7天,康爱民: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