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省女子劳教所惨无人道 遵义市医学院张燕被灌死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贵州省女子劳教所邪恶之徒犯下了无数罪孽。贵阳的大法弟子陈桂红被折磨成精神失常;遵义市医学院的大法弟子张燕在以顾兴英为首的恶魔指使下迫害得骨瘦如柴、不能行走,还多次被抬到医务室灌食,在2003年8月底的一天又被抬去用绳子捆在床上强行灌食,当时就被灌死,没一个人敢声张。还有一个姓周的贵阳功友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叫家人抬回去就去世了。

恶徒经常把大法弟子们劫持到无人的地方,几个人轮番上阵,拉住手,用脚一绊,在惯性的冲击下把人往远处的墙上或铁床上扔出,反反复复多次,当成取乐,还口口声声说是“上课”,不“乖”就得留课。这些邪恶迫害的手段和招术变化莫测、无所不及,就连功友互相看一样眼也会招来殴打残害。恶徒们常用不知名的药物往功友身上乱抹。面壁时强迫背所规队纪,威逼看诬蔑大法的碟子和书籍。

恶警们天天开黑会,商讨计谋来加重加深迫害,若与其理论便用擦地布堵住嘴。夏天让大法弟子们在烈日下曝晒并随着太阳转;冬天把人站到四面八方都挂着被冻成冰块的湿衣服中间冷冻,加上风雪侵蚀,寒风刺骨,冻得五脏六腑俱裂;即使这样恶人仍不放手,强迫大法弟子们赤脚站着,如支持不住,就几个人把人抵在墙上抓住头发往上撞。有时衣服被扯破。多少功友的脚站肿变烂,下半身肌肉萎缩直到不能行走。

大法弟子只为做个好人,却被绑架到这人间地狱的魔穴中饱受非人的折磨与虐待,肉体和精神都承受着前所未有的摧残和迫害,其身心所背负的创伤是言语无法表达的。邪恶之徒对其所犯下的罪恶实行严密封锁,绝不泄漏,就是同在魔掌中生活的恶人、犯人,也很难完全知道他们的整人伎俩。恶警彻底涂改甚至抹掉其罪证,不出面迫害,而是利用“包夹人员”,表面上标榜所谓“文明管理”来掩盖残害真象,其实他们是真正幕后主使的恶魔。

自我被劫持进贵州省女子劳教所魔窟之日起,恶警就门窗一关,用纸贴上,窗帘一拉,马上就调吸毒人员“包夹监控”,轮班监视、折磨,一分一秒都不放过。如:长时间不准睡觉,强制面壁站立,以队列训练为名体罚,从早站到晚,又从晚站到早。恶徒还要达到什么所谓的标准:眼不准眨、手不准动,连蚊虫叮咬,也得报告才准动或不准动。大法弟子日日夜夜被强制连续站,如支撑不住,倒在地上,恶徒就用冷水淋;眼睛睁不开就用拳头打胸部,还口口声声说:只要你写“三书”就马上让你睡觉,用车轮战术逼攻,加上受不了迫害违心“转化”的人做所谓“帮教”,践踏和蹂躏着大法弟子的人格尊严。

每天劳教所里都让不法“干部”签字几次以反映情况,若不照做,就连包夹也不放过。包夹就在这样的威胁和减期的诱惑下恣意逞凶加害我们。上厕所每天只能一到二次,还得一层层批示。有些功友被憋出问题,痛痒难忍还不准换洗。即使抗议自行上厕所,包夹也要前后夹行,大法弟子被连拉带拽强迫低头着地前行,一进厕所便开始叫骂,连推带打,若不听指挥,动手拉扯到屋内,卡住大法弟子脖子压倒在床直到休克,便又马上抬到点上(专门行刑的场所)另行整治。购买东西也只能由包夹代买,只准买日用品和盐、酱、醋、辣几样。

恶警们每天强迫大法学员干十几个小时的活,甚至于60、70岁的老人也不放过。生产任务下来就逼着加班加点干,在规定的时间内一定要完成。

以上所述,对一进去就强制洗脑“转化”的人是一无所知的;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都是九死一生走过来的。上述一切事实真象,只是在严密封锁的情况下所知晓的一点点而已,都是我的所见所闻及亲身经历。现在我向世人曝光贵州省女子劳教所邪恶的真实嘴脸,目地是为唤醒每一个生命,分清正邪,让每个灵魂得救,有个美好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