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邪恶的上海司法系统(图)

【明慧网2005年8月1日】自从1949年中共非法获取政权以来,利用几十年镇压人民所形成的经验来残酷镇压法轮功,同时利用自己的造谣机器却又对外宣传所谓人权,迷惑了大批世人。在这方面,上海做的“尤为出色”。一方面在表面上利用自己一言堂的造谣媒体大讲人权,并且成为中共展示其所谓人权的窗口,另一方面又在暗地里对法轮功学员進行残酷迫害。

然而,正是这些残酷迫害事实的发生地,除了“百年老监”提篮桥监狱之外,其它的从外表看来,无一不是绿草如茵,花团锦簇。即使所谓“百年老监”提篮桥,也是尽可能广种花草,并积极引导世人参观。但是善良的人们却想象不到,就是在这样花园一样的地方里面,却真正的是人间地狱,曾经和正在发生着令人发指的迫害。

在这些迫害的链条中,不同环节的人发生着不同的恶劣作用。形成了一个从高到低系统的迫害结构。所谓高层的领导不会直接进入法轮功学员的监房,但是他会对监狱的所谓大队长、小队长发号施令,甚至会直接授意去施加迫害行为;恶警就会在监狱里面或者劳教所里面召开所谓的动员大会,直接授意刑事人员或者劳教人员对法轮功弟子进行各种世人无法想象的迫害和洗脑。上海市市610也会直接过问所谓“转化率”,会让伪法院未审先判,而且重判;所谓的《监狱法》也就是给人看看而已。恶党的法律再完善,也只能是恶党利用来欺骗世人的一块遮羞布,一个工具罢了。真的就是它们对大法弟子从来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它们会任意的给人强加各种罪名,无论你做了什么,无论你做的再好,它都会把你的行为加以歪曲、造谣、广为宣传、对人们洗脑欺骗,然后罗织各种罪名,煽动全民仇恨,最后大打出手。

一般的犯人家属来接见,能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们在这里很好,党和政府对我们很好。”其实有正常思维的人都清楚,如果真的对你很好,何必挂在嘴上?一来是怕家人担心,二来也不敢说,如果你说它迫害你,你回到监房等待你的可能就是更加疯狂的迫害。很多人已经被恶党的流氓手段所胁迫所控制了。

有一个具体事例很能说明问题。大约在2003年发生过整个提篮桥监狱的一次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几乎每个提篮桥被关押的人都没能幸免,但是监狱仅仅让人休息了一天之后(实质上那时中毒的人身体极度虚弱,爬也爬不起来),继续开工,强制劳动。而且对外、对家属封锁消息,没有听到过有关此事件的任何报道和传闻。由此可见,中共恶党对普通的民众亦进行严厉的消息封锁,就更不用说它们想消灭而后快的法轮功学员了。

一、隐藏在后面的罪恶黑手-邪恶的上海监狱管理局

监狱管理局位于上海长阳路上,离开上海提篮桥监狱不到50米。监狱管理局的所谓领导大多数是从各大监狱提升而来,其中比例最大的就是上海提篮桥监狱。历任提篮桥监狱长如果能够再升一级,就会到此处任职,就任监狱管理局副书记等。


上海市监狱管理局正门

在提篮桥监狱的3点3平方米的小监内,一般两个这样的小监共用一个摄像头对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小监24小时监控。监控录像归管理局和监狱高层共同管理。在提篮桥监狱里面发生了那么多的残酷殴打学员的事件,如果监狱管理局推卸责任说是不知道,那是纯粹的谎言。而且,在监狱管理局当中,有具体负责对法轮功学员转化的机构和人员配备,对在它们看来“顽固不化”的法轮功学员也经常直接去诱之以利或者施加压力。比如先前的提篮桥监狱长,如今的监狱管理局副书记邰旬,曾到医院里面直接面对被迫害的奄奄一息的熊文旗,许诺如果转化可以考虑早日释放等等。

大法弟子熊文旗在正念闯出提篮桥监狱前经历了非人的折磨。恶警指使恶人24小时不间断对熊文旗进行殴打,原来180斤重的人,被折磨的不到100斤,皮包着骨头。头皮被恶人敲击殴打导致头皮脱落,可是恶警却造谣说,那是法轮功学员被精神控制“妄图自杀”,自己把头撞墙撞的。即使把熊文旗保外就医,也是看到熊文旗实在不行了,为了推卸迫害责任才不得已把熊文旗保外就医。

二、恶中之恶-上海提篮桥监狱

提篮桥监狱是由10余幢楼房组成的建筑群,始建于1901年,启用于1903年5月,后经陆续扩建、改建,直到1935年才形成如今规模,并使用至今。由于所谓“建筑精良,规模宏大”,提篮桥监狱曾号称“远东第一监狱”。上海市邪恶的监狱管理局先后投入300多万元资金,将提篮桥监狱一幢6层高的十字监楼改造为上海监狱陈列馆。并以此来作为其蒙骗世人的基地,为中共的所谓人权、人性大唱赞歌,由此而欺骗了大量世人。

监狱正门一般情况下紧闭,旁边开一个小门。原来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第二、五监区。五监区原来和二监区在一个大楼,现在第五监区已经取消仍旧划归二监区管理。大法弟子被关押在3楼,4楼关押的是死刑犯。随着提篮桥监狱邪恶的不断被曝光,目前大法弟子已经被全面分散到各个监区,据称“青年实验中队”以后不再接受法轮功学员。

被分散到其它监区的学员可能面临更加严酷的迫害。其中以所谓一监区最为恶劣。一监区在提篮桥监狱中是关押的大刑犯,他们的刑期一般都在15年以上。很多人在这里已经度过了漫长的人生,在此期间,或多或少,或被动或主动的接受了中共恶党的洗脑。这些人已经没有人的良知,只知道如何才能获取恶警的欢心,如何才能缩短哪怕是一天的刑期。在这里,大法弟子蔡军曾被残酷的迫害和洗脑。蔡军在所谓一监区度过艰苦的一年生涯被洗脑后重新送回了“青年实验中队”。此时蔡军已经不能去讲他在一监去曾经经历了什么。问他,他也不作声,只是摇摇头沉默以保护自己。


提篮桥监狱鸟瞰图

提篮桥监狱在中共残酷镇压人民的历史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很多其他监狱的大队长,监狱长就从这里调去升任的,比如青浦监狱或者松江女子监狱等等。很多在其他监狱所谓“搞不定的,摆不平的”也被送到这里残酷迫害。很多松江女子监狱的大法弟子被劫持到提篮桥监狱暗地里残酷迫害。

提篮桥监狱内建有所谓“监狱博物馆”,是因为提篮桥监狱是所谓的百年老监,从租界时期到民国到如今中共恶党统治都承担关押的功能。这里有水牢、绞刑架等设施。里面阴森恐怖,建有防暴监房,即橡皮监。监室呈八角形,地坪、房门和四壁全是橡胶制品,可防止犯人自杀。还有叫“风波亭”的禁闭室。这种监室设在监楼的顶层,每间面积仅3.2平方米,设有木门、铁门双重警戒。房顶开有风窗,冬天寒风里着雪花飘落室内,异常寒冷,夏天关上两道牢门,室内酷热难熬。邪恶的江鬼打手罗干等先后来此地“参观”,并“给予充分肯定和评价”。表面上中共利用博物馆来宣扬其进步人权,实际却是背道而驰,也经常利用这些来威胁大法弟子。邪党对外宣称其进步人权不用酷刑,其实是迫害的手段更加精致化,而且戴上了所谓人权的面具,迷惑性就更大。


提篮桥监狱后门照片(远景图),所谓“新岸礼堂”就是家属和犯人会见的地方。通过这张照片我们可以看到里面小监的窗户。提篮桥监狱接见设施监控非常强,每个到这里的家属通过一个小玻璃窗和家人互视“打电话”,并不允许身体的接触。然而却对犯人家属考虑的很少,接见的时候家属就在这里排起长队,“直面风雨”。

三、需要更强有力的曝光-邪恶的上海女子监狱和少管所


松江女子监狱正门,里面还有一扇黑色大门,犯人从那里进入监狱

少管所主楼,这里同样是建筑精良,绿草如茵

上海女子监狱,位于上海的松江区泗泾镇。在外表人们只能看到这里精良的建筑,美丽的外观,即使我们看到的仅仅是静止的照片,我们也能从中领略这里外表的华丽。中共恶党造谣的宣传和粉饰使善良的世人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甚至为其所欺骗并为其所用。然而就在这个所谓的“楷模”,深锁的铁门背后,不知发生了多少令人无法想象的迫害。

警察办公区域大楼是红色的,和监管犯人苍白色的大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人们并不知道在这里法轮功学员曾经经历和正在发生的残酷迫害。松江女子监狱(即上海女子监狱)借鉴了提篮桥监狱所谓的监管经验对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采取伪善、利诱、威逼、甚至大打出手方式逼迫她们放弃信仰。在这里已经有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的记录。象大多数监管场所一样,这里的恶警对刚刚来到这里的学员会采取伪善的对待,一看不奏效,马上就会露出狰狞的真面目。这里的大法弟子要经历伪善的欺骗,残酷的电击,还有可能无理由的加刑。详情请参阅明慧网文章《曝光邪恶的上海女子监狱》一文。恶警让5-6个恶人监管一个大法弟子,关在小监里面不能动弹,而且每个监房只有一个很小的痰盂来供这些人大小便。正因为如此,这些人每天只给大法学员和极少量的水,即使在酷暑高温的夏天。这些恶人轻则恶语相加,重则大打出手。有的大法学员在被非法关进禁闭室时被这些恶人合伙踩在脚底下殴打。

大法弟子葛文新,在松江女子监狱遭受非人的折磨以至奄奄一息,当局为了推卸迫害责任于约在2005年6月将其保外就医。葛文新出狱后不久,由于身体极度虚弱,约一周后死亡。

上海市少管所就在松江女子监狱隔壁,邪恶就把有的坚定的大法学员关押在隔壁的少管所以避人耳目,有的就直接送入提篮桥监狱9监区,实施更残酷的迫害。


松江女子监狱后视图。高墙耸立和铁窗紧闭。有空调的是警察的办公室

上海新收犯监狱

如果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那么离开看守所的第一个被劫持去的地方就是新收犯监狱。新收犯监狱位于上海青浦区外青松公路上,它的对面就是披着法制外衣实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和洗脑的“法制学校”。离开新收犯监狱不到1公里,就是上海女子劳教所和上海第三劳教所。

在这里大法弟子会被强制理发,穿上囚服,拍照留档。如果遭到拒绝这里的犯人在警察的授意下就会使用暴力。一般大法学员在此逗留时间很短,如果上午来,下午就会分到其他监狱,男子会被劫持到上海提篮桥监狱,女大法弟子会被劫持到松江上海女子监狱。其他普通的犯人一般会在这里逗留1-3个月不等。

四、血案的发生地-邪恶的上海第三劳教所


劳教所远观

劳教所正门华丽的外表

在1999年到如今2005年,上海以劳教的方式迫害了大批的法轮功学员。就在这里,有报道的至少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在此被迫害致死。所用的手段,强迫劳动的同时,关入小监殴打或者电击。大法弟子陆幸国、马新星在此被恶人夺去了生命。这里有两个恶人,恶迹昭彰。一个是恶警项建中,一个是项的打手,也是被劳教人员社会渣滓司马龙。有两个真实的小故事可以反映这里发生了什么和恶人的本质。

当我们一位学员正告项及其他恶警,自焚事件是恶意栽赃并且自杀和法轮大法法理相违背时,恶警项建中竟然反问:你们为什么不允许别人自杀?你们不让人自杀就是×教!此话一出口,听者皆为之侧目,即使项的同僚为之也摇头惊诧不已。

司导龙作为恶警及邪党的帮凶,秉承恶警的唆使和授意残酷殴打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罪行非滔天大罪所能形容。下面的对话是司马龙威胁我们绝食学员时候的真实记录:“×××(脏话),你知道吗?绝食就是对抗政府,你认为绝食就让你绝食了?别说你,就是提篮桥监狱的那些法轮功,绝食很长时间,奄奄一息的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人民政府叫我们这里的人过去,一人给我们一根电警棍,把医院里面的护士医生全部赶走,叫我们朝那些躺在病床上的法轮功用电棍挤(电),你有多大本事,受得了吗?”还有一个劳教人员叫做顾海伦说:“对你还算客气,五根电警棍一齐往你身上挤的味道你还没有尝过呢,还有头顶马桶,上面再加三块砖头都还没叫你尝呢!”

从这些对话当中残酷的文字当中我们也可以知道在这里曾经和正在发生着什么,也可以知道在上海这个所谓的人权城市里面发生了什么,从中我们也可以看清邪党的本质。

五、伪善、吊铐和加期-邪恶的上海女子劳教所


女子劳教所正门,这里有很大一片绿地。

非法关押学员的监房

当此文正在形成过程中的时候传来消息,大法弟子李丽茂在女子劳教所被注射不明药物死亡。

在女子劳教所里面法轮功学员所面对的一般要这“三部曲”,伪善,吊铐和加期。刚刚来到劳教所,这里的恶警也会观察,看你对大法的坚定程度,琢磨着用什么手段能达到它们邪恶的目地。对人情重的学员一般就会使用伪善的方式方法,动员你的亲戚朋友,或者诱之以利,或者让邪悟的犹大来动摇大法弟子的正念,同时展示邪恶所谓“镇压”的黑势力让你心生恐惧。如果这一切都不奏效,那就从展示而走向赤裸裸迫害,甚至大打出手。或者把你关进小监,几个月不见天日,或者加大劳动强度,或者挑动学员和普通劳教人员或者所谓“转化者”之间的仇恨,或者干脆就找个借口把你吊起来或者用电棍“修理修理”,对有的大法学员罗织罪名,非法增加刑期(劳教人员称“教期”,其实就是刑期)

很多大法弟子在这里被恶警用手铐吊起来,或者恶警唆使其他劳教人员对学员进行殴打。大法弟子张英曾被邪恶关进小监连续几个月,被恶警几次反铐吊起,从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闯出的时候几乎皮包了骨头;大法弟子柏根娣,两次被非法劳教,被邪恶关进禁闭,从事繁重的劳动,瘦骨嶙峋;大法弟子傅晓红的丈夫杜挺被邪恶非法劫持在提篮桥监狱判重刑8年,自己也被邪恶劫持在劳教所,被邪恶一直严管,经历一年半残酷迫害,最后正念闯出。出来的时候,熟悉的人都说傅晓红人好象都脱像了一样。上海闵行地区大法弟子廖晓明,2001被邪恶非法劫持,劳教两年,邪恶不让她睡觉,历经种种迫害,以至于后来大小便失禁,出来的时候精神失常。大法弟子钱华,硕士毕业,曾经几次被邪恶吊起,几次被邪恶劫持到外地洗脑,历经种种迫害之后,邪恶给她加期三个月,最后正念闯出。

六、在法制的名义之下-邪恶的上海法制学校

中共恶党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社会力量来迫害大法。其中包括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如单位,社区,里弄等等。在此之外,对大量的上海的大法弟子也采取强制的手段。这就是所谓的“法制学校”,进行强制的洗脑。在这里模仿监狱的体制结构,对大法弟子也实行全封闭的关押。而所有这一切都在以法律的名义在进行。

上海法制学校,对外称“上海罪犯改造研究所”,“上海司法警官学校”。就在这样一个应该培养正直善良的警官、拒绝邪恶的地方,却成了邪恶疯狂施恶的场所。就是在这里,最多的时候曾经非法劫持关押了几百名大法弟子。每个区的大法弟子被邪恶一一排查,觉得你对大法很坚定就通过区610及社区街道里委等劫持到此地进行强制洗脑。如上海市某医院的修姓医生,就因为在给病人看病时介绍了一下法轮功,而被举报非法关押在法制学校强制洗脑,因其不肯向邪恶转化,在第一期学期班结束被放出后,被从原工作岗位调离从事图书管理,后被邪恶再次关入学习班,他还是不肯向邪恶妥协,单位就让他去干门卫的工作,通过社会的歧视来施加压力。

走进这个外表同样美丽的校园,会发现有两栋白色小楼。这里一栋非法关押劫持来的学员。在关押学员的每个房间里面都粘贴着所谓的“公安部六不准通告”,模仿监狱体制,每个大法学员有3个“帮教”人员(实际就是不穿制服的警察)24小时监管。学员在这里没有任何的人身自由,吃喝拉撒睡全在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不准与帮教以外的任何人接触,每天学员被强制要求看诽谤大法的录像和有关“揭批”资料,看后并要求写出感想。有时为了变换手法,还经常以所谓上大课的形式对大法弟子洗脑迫害。有时还会以文艺汇演的形式,编造谎言,丑化大法,诬蔑和咒骂我们尊敬的师父。

一个合法的公民,会被强制在这里关押一个月至三个月,不允许家人探视,不允许和家人有类似电话似的联系,这些在民主国家看来也许觉得不可思议,然而,这是发生在中国大陆所谓“人权窗口”发生的事实。而且,这只是闹剧的开始,恶警会强迫你放弃你的信仰,如果你拒绝,你就会被继续强制劫持,而美其名曰“教育”。过了几个月,如果你还拒绝“转化”,那就会可能有更加残酷的迫害。很多人在这里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而被毫无理由的送进了劳教所,仅仅是因为你拒绝放弃你的信仰。大法弟子如林鸣立、张松松、马来雁、邓志辉等就曾经历了这样的事情。

七、目前的结束语

文章结束了,然而迫害还在进行。我们所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脚。还有很多残酷的迫害没有被世人所知,还有残酷的迫害在阴暗的角落里在发生,而且,更为可悲的是,还有很多人为邪党的伪善和造谣的宣传所蒙蔽。根据中共恶党的“枪杆子,笔杆子”理论,很多人被恶党的笔杆子所欺骗,很多人为表面的绿草如茵,为表面的风景秀丽所迷惑。

我们不想多说,只是让事实来说话吧,在真实的事实面前,任何的造谣和强辩都会变得苍白,都会变得虚弱和幼稚。

我们不会对邪恶报有任何幻想,但是我们会为生命的助纣为虐而悲哀,为良知的淡漠而悲哀,为善良者被邪恶欺骗所悲哀。让真象广为传播吧,当真理和真象广为传播,良知会在真理的照耀下生长,黑暗会在阳光下无所遁形,邪恶就在人们的清醒中消亡。

善恶必有报,何必太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