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要做到全盘否定


【明慧网2005年8月10日】 现在重温师父经文《大法坚不可摧》,倍感亲切,因为这篇经文是我在劳教所那个邪恶的环境下,由大法弟子一句一句教我背会的,那时丝毫不敢松懈自己,时时背法发正念,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头脑中稍有不正的念头,即排除它,反对它,归正自己,使自己与许多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走过来。同时自己也悟到环境的邪恶并不可怕,关键是能不能走正,能不能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当我们走正,站在法上,那就会坚不可摧,让我们记住师父的话:“我说超出如来层次很高境界的佛多的是,那个魔算什么,相比之下很小很小。”“一正压百邪,你不追求的时候,谁也不敢动你。”(《转法轮》

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已经6年了,它也已经从气焰嚣张,疯狂镇压,到现在仅仅在维持这种迫害了。看了同修的《对一位同修在中共伪法庭上的言行的几点认识》,还有我们地区因两个同修传真象资料被非法抓捕,由此牵扯几百人被抓,确实存在大法弟子在迫害面前如何走正的问题。

《明慧周刊》有许多文章记载了大法弟子在邪恶面前正念正行,来去自由的事例,就此来谈一谈我的看法,和大家共同交流,共同提高。

一、从内心认识法,明确大法弟子助师世间行的使命——救度众生

大家在学法中都知道,师父为什么在这个时期传这么大的法。这个旧宇宙是为私的,遵循成、住、坏、灭之理,通过师父正法,将其成就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圆容不灭的新宇。在此时大法弟子所做就是救度众生,证实法,履行自己的使命,兑现自己史前的誓约,我们做着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我想没有理由不理直气壮,更没有理由害怕。

二、按照中国法律,迫害大法是非法的,恶警迫害大法弟子是犯法。

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做常人做不到的好人,对人类道德回升,社会稳定、经济发展,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许多人花了许多钱都难以治愈的疑难病、重病,通过炼法轮功也都恢复了健康。我们没有什么理由去承认中共恶党对我们的迫害和恶警对我们的非法审讯。

按照中国的法律讲,全国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全国人大委员会,只有它们批准的法律才是合法的,否则就是违法和犯法。而取缔法轮功却是由民政部发布的,江某某亲自指挥的,还有什么司法解释,都是非法的。中国法律也明文规定警察不准刑讯逼供,不准侵犯人权。

三、大法弟子在迫害面前正念正行的基本做法是:发正念、背法、运用功能(神通)、揭露邪恶与讲真象。

一次派出所警察把我叫去,没有抓着迫害的把柄,把我叫到小屋,拿出讯问笔录,我拒绝回答他问的任何问题,发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使命是救度众生,我要出去,做该做的事,然后发正念清除操控警察的邪恶。所长过来说:“你配合一下,你不配合将来没好果子吃。”我心中想:过去配合一下,劳教一年,这次不用想。继续发我的正念。讯问笔录也就写一页,警察念给我听,回答部份都写“不语”,让我签字,我不签。警察说:“你回去吧”,送我到门口说:“有事再来”。我知道人都有明白的一面,他没有迫害我,明白的一面也轻松了。

四、配合邪恶带来的后果

如果理智不清的配合了邪恶,带来直接的危害就是被关押、劳教、或判刑,失去了救度众生的条件,而我们讲真象,使一个人得救那又是什么样啊!“他还讲了一粒沙里还有这样的三千大千世界,一粒沙子就象一个宇宙一样。”“人的分子细胞也一样”(《转法轮》)一个人得救那就是无量众生,很可能对应的是一个庞大的宇宙、天体,配合邪恶的危害还小吗?所以大法弟子必须走正。

五、在迫害面前几种不可取的做法:

在劳教所时,大法弟子证实法被抓捕,有一位把“责任”全承担过去,队长也说:“某某是条汉子,敢作敢为”,最近也有同修说:“被抓的某某同修,与他有联系的同修有几十人,他一个也没说,把责任自己都揽过去了。”在劳教所还有一位同修,检察院找他谈话,问什么他说什么。同修劝他不要接受迫害,他说:“修炼快结束了,我不怕。”这是对时间的执著,不怕也不等于叫它迫害,这位同修现还在监狱中。把这些同修的做法与师父的法对照,他们并没有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还在变相的承认它们的安排。大法弟子证实法,行使自己的权利没有错,更不是犯法犯罪,怎么能承担责任呢,那不是承认自己错了吗,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了吗?把自己做的事与大法摆放到什么位置上去了呢?

六、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以上提到的同修看似“仗义”,其实并没做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还有在劳教所时,我们集体炼动功、立掌发正念,突然来了一群恶警和刑教,坐在铺上发正念的同修纹丝未动,恶警也没动他们,而我动了人的一念,下地去制止他们抓人,一个胖警察过来把我和另一个同修一手拎一个送到一边。我还不悟又冲过去,结果被打得昏倒在地上,不知多久才醒来,很久才明白怎么回事。那天我被送到看守所,一个多星期不能躺下,只能坐着,只觉得时间过得快,我现在知道师父在替我承受。警察审讯我:“政府不让炼法轮功,你还炼,是不是反政府?”“我不反政府”,“劳教所举报你们几个人是头”,“我不是头,大法弟子没有头”。他又问:“你喊法轮功口号”,我刚想说没喊,马上意识到不对,我是来证实法的,连喊真象都不敢承认怎能是对呢?我回答:“喊了”,但他在讯问笔录上写的是:你喊没喊法轮功反动口号?我看后指出法轮功口号不反动,叫他改,他不改,我告诉他不改就不签字,警察只好把这句话改过来了。通过这件事使我悟到:大法弟子证实法每走一步都很关键,都要把握自己的一思一念,时时用法对照,只有正念才能正行。

写到这里,觉得有两个应该注意的事:

(一)单位或什么部门要求写“保证”,有的人认为先写了,过几天再在网上声明。这可不行,修炼是严肃的,绝不可用人的观念去看待,这是对自己和大法都不负责的表现。

(二)在迫害严重时,有的学员可能有这样那样的怕心,因此有的同修不愿意送经文或《明慧周刊》给他们,原因怕他们出问题,“咬出”自己,这也不对。尽管他们做得不尽人意,但是我们要尽量不落下一个得了法的同修。

有个同修做了个梦:有个同修和许多人在泥泞的坑里忙碌,她走过时,那个同修说:“你走时招呼一声。”我想,我们都要,也都应该招呼一声落后的同修。

“佛教中讲人类社会一切现象都是幻象,是不实的。”(《转法轮》)我想大法弟子面对的迫害也是幻象,当大法弟子走正时,这种现象就不存在了;当谁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这一切又是真的了。

可能每个人情况不一样,路不一样,但不管怎样,都要走正自己的路。

我记得同修的一首诗,把它写出来:

修炼之难难在悟,层层云霞重重雾,
云翻雾涌何处寻,岂知正念就是路。

自己层次浅显的一点认识,如有不妥之处,恳请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