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法弟子肖映雪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5年8月13日】2005年6月9日,肖映雪在武汉市华厦玻璃制品有限责任工厂一分厂上早班(打工),上午约9:30左右,武汉市硚口区易家墩街办事处综合办公室主任许宗静带三个恶警和二个协警等七、八个人以写决裂书为由,如现场写决裂书可以保留岗位上班,否则强行转化,肖映雪坚决不写决裂书,给他们洪法讲真象,他们不听,四人强行把肖映雪从一分厂二楼车间办公室绑架到一个面包车中送往臭名昭彰的额头湾洗脑班。

肖映雪不予配合邪恶的任何命令、要求和指使,坚决要求马上回厂上班,申辩自己没有犯罪,修炼大法“真、善、忍”做好人没错,质问610头目谢冠昌,为什么在光天化日下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公开绑架好人?天理不容。肖映雪24小时不停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好,世界需要真善忍,停止迫害法轮功,全世界公审江泽民,我要自由,我要出去,我要上班,这不是我呆的地方。”

在一楼谈话间,恶徒张凯用鞋、小板凳抽打肖映雪的脸部和嘴。肖鼻子打破,流出鲜血,工作罩衣上,绿T恤衫上血迹斑斑,小板凳打烂了,恶徒用长板凳抽打肖映雪的身体,右手指被打伤,腰不能动弹,上厕所只能用双手抻起身体一步一挪去。还有其它邪恶之徒余X、宣班长(硚口区法院),明知道执法人员不能打人,却知法犯法,故意动手打人。

肖映雪多处青紫、伤痕累累。她绝食抗议他们的绑架,无理打人。恶徒多次灌食,17日、18日晚鼻子间歇性流血,19日由于犹大王汉莲、周春生、姚英萍参与迫害。晚上9点多钟,肖鼻子流血如注,采用各种土方法(拍打后颈,头仰着不动)还是止不住,经过多次申请,晚上11:00急呼120救护车送往第一医院,沿途血流不止,救护车的担架,本人衣服上,头发上被血浸泡。

由于失血过多,十几天没有进食,人刚坐手术椅就昏倒,打强行针才抢救过来。血一止住,恶徒马上又强送回洗脑班,由于肖身体太差,头晕不能站立,在医院急诊室病床上呆了一晚。20日中午被家属接回家。610主任谢冠昌对前往的家属隐瞒事实,说肖映雪几天不吃饭,缺少维生素造成鼻子出血,只字不提打人之事,女不法人员余××(原3506工厂细纱车间书记,区教委找人顶替的人)说,肖映雪鼻子流血是经血倒流,身上的伤是自己在里面胡闹、撞伤的,用这些谎言掩盖事实真象,黑白颠倒。

中共流氓集团6年的迫害,造成肖映雪家庭破裂,现在老父亲家居住,生活困难,身体虚弱,找到易家墩陈家墩制瓶社区解决问题,他们推诿责任,主任周运枝说:他们没有参与绑架,“谁绑架你,你去找谁解决吃饭、工作问题。”

肖映雪原是硚口区工商局干部,1999年4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由于坚持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曾两次被行政拘留,三次被强送洗脑班,强送何湾劳教1年半,原工商局以国家公务员不准炼法轮功为由,没有经过本人同意,在劳教期间被分流到硚口房地产集团公司的区市场物业开发中心工作。2002年上半年,物业中心配合610送额头湾洗脑班,造成肖映雪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神志恍惚,不能正常上班。被迫流离失所大半年,精神有所好转,本人要求上班,物业中心主任陈××说:“你这长时间没有上班,物业中心给予除名。”虽然本人没有签名,什么福利待遇一并取消,到如今一分钱不给,本人多次申请予以拒绝,在外打工养活自己,这次又遇到绑架。

这就是被迫害的中国大陆大法弟子的真实写照,信仰权利、生存权利、人身权利、知情权利给予剥夺,法律公然遭到践踏,劝邪恶要立刻悬崖勒马,不做邪党的牺牲品。


迫害人员及单位名单:
周运枝:(027)83827871 陈家墩制瓶社区主任
许宗静:(027)83830449 易家街综合办公室主任
柳×× :(027)83830449 易家街综合办公室
谢冠昌:13971508123 硚口区610办公室主任
陈主任:(027)83771607 硚口区市场物业中心主任
王局长:(027)83783632 硚口工商分局秘书室转局长办公室